返回

厲少權寵替嫁妻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型:
第1653章 第1639章 我們結婚吧

時嘉醒來之後,只覺得肚子裡空空的,餓的難受。

木豈聽到床上翻身的動靜。

他道,“你醒了,我讓人送吃的上來。”

時嘉還沒有開口,木豈就知道她想要什麼。

說起來,也算是在床事過後,最溫暖的舉動。

時嘉從床上起來的時候,只覺得自己渾身痠疼的厲害。

許是因為好久沒有和他做這樣的事情。

沒有想到再見面,會到如此激烈的程度。

她倒是有點點的尷尬。

不知道要說什麼,因為男人的眼神一直在她身上游離。

好在,這個時候門鈴響了。

木豈站起來去開門。

服務生推著餐車進來。

時嘉穿好浴袍,去了客廳的位置。

木豈已經將食物擺在了桌子上。

見她走了出來。

“快點吃吧,都是白城的特色菜,你應該很饞了吧。”木豈道。

知她者,木豈也。

時嘉是想要好好的回來白城,過過癮。

她在白城的這幾年,可是口味養成了。

時嘉也不客氣,只顧著自己吃。

木豈看她吃的這麼開心,自己一直提著的心,也放鬆了很多。

也許這個時候,說一些嚴肅的事情,正當時。

木豈開口道,“時嘉,我們結婚吧。”

時嘉嘴裡的食物還沒有嚥下去。

就堵在了嗓子眼,直接把她給噎住了。

木豈見她有點激動,馬上就拿水給她。

時嘉先是喝了水,這才感覺到呼吸順暢。

她不知道該怎麼說話。

難道只是和他睡了一次,就讓他產生了這樣的想法嗎。

說起來,兩個人以前都說好了,永遠也不要向對方,提出不可能的要求。

他們最初在一起的時候,只當對方是一個合拍的床伴,僅此而已。

而木豈的話,很明顯是越界了。

木豈道,“我不要你馬上答覆我,你什麼時候想清楚了,再回答我。”

時嘉沒有說話,因為不知道在這個時候該說什麼。

木豈繼續道,“醫院裡叫我回去,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

“好的,你去忙吧,我送送你。”時嘉道。

說著,她要去換衣服。

木豈笑著道,“不用那麼客氣,你繼續吃東西吧,就是我不能陪你了,我走了。”

時嘉目送木豈離開。

等聽到關門的聲音後,時嘉再也沒有了任何的胃口。

她直接躺到了床上。

結婚,是她最害怕聽到的一個字眼。

特別是這個字眼,用在她的身上的時候。

彷彿所有的不堪,所有的屈辱,都往她的腦海裡充斥而來。

她害怕,所有的舊事再重演。

若是第一次,她還可以接受這樣的打擊的話。

再來一回,她怕自己真的是承受不起。

時嘉原本還想在白城多呆些日子的。

她怕再遇到木豈。

因為她不知道該怎麼答覆他。

若是說,木豈從來沒有提過結婚的事情。

兩個人還可以裝作若無其事的來往。

可是,當這個話題被擺在了明面上的時候,就意味著兩個人的關係,就此結束。

時嘉在醫院裡陪了外公一天,就直接離開了白城。

臨上飛機的時候。

時嘉給木豈發了一個訊息,“我走了。”

簡單的三個字,已經可以讓木豈看到他們之間的結局。

木豈垂頭喪氣的來找厲歲寒。

把時嘉送了他三個字,就離開的事情發洩了一通。

厲歲寒也沒好氣的,在木豈的面前,痛斥自己親自從國外低三下四的邀請回來的那個金綰。

只是讓她幫忙,為厲若辰做藝術治療,竟然被那個人拒絕,偷偷的逃跑了。

木豈道,“不會吧,女人是不是,只是會逃。”

“該不會是她們商量好的吧。”厲歲寒不可思議,不知道怎麼來了這一句。

他接著補充道,“喝酒都喝糊塗了,她們要不認識,怎麼商量。”

木豈比起厲歲寒,失落多了。

原本以為,就著這個機會,他們重新見面。

把自己想了這麼久的話,說給時嘉聽。

不說是會感動,起碼要正視這個問題,當面和他說清楚也可以。

沒有想到,她竟然匆匆的離開。

生怕會再見到他一樣。

厲歲寒看出了他的沮喪。

他道,“我這次可是給你提供了大大的便利,以後不要再說我不幫你。”

木豈道,“你就不要說了,都是我自己的問題,沒有讓她接受我。”

厲歲寒也不知道,怎麼勸慰木豈。

他從來沒有見到過,木豈是如此的沮喪。

兩個人喝酒喝到了天亮。

過了幾天,厲歲寒接到木豈的訊息。

說他出去做無國界醫生去了。

厲歲寒只道他在外面注意安全。

時嘉回了蘭城之後,又開始了平日的日常。

她一想到木豈和她說的結婚的事情,就感覺到壓力山大。

因為她知道,自己不太適合婚姻吧。

即便是結了婚,也免得不了,因為時間太久的對著一個人,而感到厭倦。

於其到時候,兩個人撕破臉皮。

讓昔日的美好,全部化為讓她傷心的利器。

不如從來就沒有過。

時嘉就是因為這樣的想法,才決定自己一個人一輩子。

一樣可以過精彩的人生。

更何況,她現在身上的責任重大。

肩負著重振時氏的職責。

家裡還有父母,需要她照顧。

公司裡有那麼的員工,特別是這麼多年以來,對時事抱著極大的忠誠。

一直守在公司。

沒有背叛,沒有離開。

即便是為了他們,自己也要咬牙堅持下來。

她後悔以前因為兒女情長的事情,耽誤了自己太多的時間。

讓那麼多,在父親身邊學習治理公司的機會,都溜走。

現在終於吃到了教訓。

時嘉後來也聽說了木豈,離開了白城的訊息。

她甚至想要從厲歲寒這裡,多打聽點什麼。

又怕讓木豈誤會。

於是,就當做什麼也不知道。

直到厲歲寒出了事情。

時嘉才又回了白城一趟。

她去看望金綰。

時嘉知道他們之間,能重新來過,是多麼的不容易。

沒有想到,會再次遇到這麼殘忍的事情。

不過沒事想的是,木豈竟然一直守在了受傷嚴重的厲歲寒身邊。

時嘉聽到這個訊息,也是鬆了一口氣。

為了他們的友情。

也為了他們都一切平安。

如果您覺得《厲少權寵替嫁妻》小說很精彩的話,請貼上以下網址分享給您的好友,謝謝支援!

( 本書網址:https://m.51du.org/xs/126512.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