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抱緊野蠻愛人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型:
第2204章 第2207章 後記25

邢十二不怕死。但他卻害怕自己不能活著見到清清肚子裡的孩子。雖然清清一直說她不需要邢十二對她負責,更不會用肚子裡的孩子來逼迫邢十二娶她,她會一個人撫養肚子裡的孩子;

但邢十二能看得出那個傻丫頭一直希望著能有一個小家:有他,有她,還有他們的孩子!

可現實是,義父河屯是個剛愎自用的主兒,而邢太子這回又鐵了心要硬碰硬!

邢十二愁眉不展了幾十個小時,最終他決定去見林雪落。

如果說這個世界上有人能化解義父和邢太子之間的矛盾,那這個人肯定是林雪落無疑了。

她是封行朗深愛的女人,又是義父三個心愛孫輩的親媽!這樣的身份和光環,足夠她有資本跟公公河屯,以及丈夫封行朗談判了!

“老十二,今天怎麼這麼客氣啊,竟然請我吃飯?”

自從已婚成了寶媽之後,是極少有男人請她吃飯了。即便有飯局,也是媽媽團之類的。所以邢十二今天請她吃飯,雪落的心情還是有些美的。

這些天,雪落因為nina和嚴邦的過世而哀傷不已。每日見著小無恙時,更是心疼到不行。如果再不舒展一下心緒,雪落覺得自己都要抑鬱了。

“林雪落,我有一樁很嚴肅,也很重大的事件想請你幫忙!”

聽邢十二這麼一說,雪落剛剛才舒展開的笑意,再一次的凝固在了臉頰上。

“十……十二,你別說得這麼嚴肅好不好?我聽著怕怕的。”

雪落實在不想再聽到任何哀傷的訊息。她不想在短時間裡去一而再的面對人世間的苦楚和哀痛。

“事關我義父……還有我們所有的義子……”邢十二的神情有些黯然。以義父河屯的暴戾,以及他對邢太子的虧欠和愧疚,如果邢太子真的去實名舉報義父的種種惡行,義父一定會認罪的!到時候,所有的義子則一

個也逃不掉!

“怎……怎麼了?你們……你們是不是又遇到什麼大仇敵了?”雪落戰戰兢兢的問。

說真的,上回的那個塞雷斯托,已經摺騰得她後怕不已的了。簡直就是一場噩夢。

“這回是……是邢太子!”邢十二低沉的說道。

“啊?是行朗?他……他又怎麼跟你義父扛上了?”雪落緊聲問。

當邢十二把前幾天邢太子在臥室門口威脅義父的話告訴林雪落後,她是又震驚又無語。

當然,邢十二還保留了一些:比如說,義父河屯正打算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弄掉嚴邦兒子。雪落知道河屯跟嚴邦是死對頭。當初嚴邦為了救封家兩兄弟,豁出去了自己的生命。可天意弄人的是,封行朗竟然是河屯的親生兒子!!這不僅是打了嚴邦的臉,而且還

侮辱了他對封家兩兄弟的一片赤誠之心!

“你義父的心得有多兇殘多惡毒,才會連一個幾歲的孩子都不放過?”

雪落強忍著心頭的憤怒和哀傷,厲聲追問,“邢十二,你老實跟我說,nina和嚴邦的死,是不是你義父布的局?”

“不……不是!嚴邦是真的死於意外!至於那個nina天知道她是怎麼死的……”

邢十二很心機的選擇了對林雪落隱瞞了真相。因為他知道愛妻的邢太子一定不會將殘忍的事實告訴妻子的。所以他能肯定林雪落什麼都不知情。

“那你義父為什麼不肯我跟行朗收養嚴無恙?一個沒了爸媽的孩子,很可憐的好不好?何況他爸媽還對我們封家有大恩!”

雪落深嗅了一口氣,“我會全力支援我家行朗收養無恙的!做人要知恩圖報,不能忘本!”

“林雪落,我義父不讓你們收養嚴無恙,那也是為了你和邢太子好!再說你們都已經有三個孩子了,再多一個嚴無恙,家裡得有多亂呢!而且……”

邢十二本想說,如果嚴無恙長大後知道自己父母的死因,一定會找邢太子報仇雪恨的。換句話說,就是養虎為患。

“這就不用你義父操心了!要實在照顧不過來,我們會請保姆的。”

“林雪落,難道你想看到我義父跟邢太子父子倆互相傷害嗎?”

邢十二是真沒想到林雪落想收養嚴無恙的意念更為強烈,“小蟲已經因為失寵跑丟一回了,難道你想自己的三個孩子一輩子都生活在爭風吃醋的陰影下嗎?”

這理由也太牽強了吧?

“邢十二,本就是你義父做得不對啊!他非要置我跟行朗於不仁不義的地步麼?”

雪落理解不了河屯為什麼不同意他們收養嚴無恙。此時的她並不知道,河屯最終的目的是斬草除根!

“林雪落,為了邢太子和我義父之間的和睦,你們就別收養嚴無恙了!送去給白默收養也不錯啊!”

邢十二尋思著,只要嚴無恙離開了邢太子的視線,那他們想動手就方便多了。

“你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邢太子真去實名舉報我義父吧?那只有兩種結果:要麼我義父認罪;要麼邢太子吃牢飯!為了別人家的孩子,真不值得!”“邢十二,你能不能有點兒明辨是非的能力?明明就是你義父不對,為什麼我們要一直遷就於他?我跟行朗比白默更有責任和義務收養嚴無恙!當初要不是嚴邦,你們的邢

太子恐怕都已經……”

這一頓飯局,雪落跟邢十二並沒能達成共識。

雪落覺得就憑嚴邦曾經為封家兩兄弟的付出,她跟丈夫也得收養嚴邦的孩子;

而邢十二則認為:為了別人家的孩子,要弄得父子兵戎相見,真的是得不償失!

……

這幾天,封行朗回到封家時都是這樣的狀態:懷裡抱著小兒子蟲蟲,手裡牽著大兩三歲的嚴無恙。

因為不捨得丈夫每天這麼辛苦,雪落不止一次的提起讓丈夫把嚴無恙和小兒子放在家裡給她帶,可丈夫卻執意每天帶上兩個孩子去辦公。

似乎在看到丈夫手牽嚴無恙、懷抱小兒子的這一瞬間,雪落冷不丁的意識到了什麼:即便丈夫關愛嚴無恙,也用不著如此緊張的!對,丈夫就是在緊張嚴無恙!

為什麼會這樣呢?

難道……無恙會像他的爸媽那樣有生命危險?

雪落不敢去細想!

“無恙,到乾媽這裡來!”雪落朝嚴無恙招著手。

而下地的封蟲蟲小朋友卻慣例的走到精美的燙金掛曆那邊,爬上板凳一邊看一邊用小手數著什麼。其中的一隻小手還數了兩遍。

封家大多數人都習慣於看手機上的電子日曆,但莫管家和安嬸她們還是更喜歡這種紙質的掛曆。看起來更為方便。

封行朗淺瞄了一眼正掰著手指數著什麼的小兒子,英挺的眉宇微微斂沉。

“行朗,從明天開始,就把無恙和蟲蟲放在家裡讓我帶吧!你每天辦公那麼辛苦,還要帶著無恙和蟲蟲……太累了!正好我準備給無恙找一個家庭老師。”

“暫時還是我帶著吧!無恙和蟲蟲都這麼黏我,我還挺滿足的!就讓我多滿足幾天吧!”

雖然男人嘴裡這麼說著,但雪落能看得到男人的疲憊不堪。而丈夫越是這麼說,雪落便越是擔心是不是真有人想傷害嚴無恙!

難道是……河屯?!

如果單單只是河屯不肯讓自己的兒子收養嚴無恙,那他們父子倆根本不可能會鬧到要兩敗俱傷的地步。而且丈夫還堅持每天都帶著小無恙去公司……雪落難免會多想!

雪落正準備拐彎抹角的試探丈夫,是不是河屯想把小無恙怎麼樣時,邵遠君卻登門拜訪來了。

“無恙……”邵遠君朝嚴無恙召喚一聲。

“大邵!”小傢伙立刻歡快的朝邵遠君奔了過來。

邵遠君是嚴邦的遠房親戚。或許也是唯一跟嚴邦有那麼一丁點兒血緣關係的人。他是御龍城的財務總管,又兼職法律顧問。小傢伙跟他還是很熟的。

跟嚴無恙親暱了一會兒後,邵遠君才開口跟封行朗夫婦打招呼,並說明了自己的來意。

“封總,我想把無恙帶回御龍城!那裡才是無恙的家!”

邵遠君這一提議,到是讓封行朗微微驚訝了一下。似乎這才記起,邵遠君跟嚴邦是遠房親戚關係。“封總,我知道您厚愛無恙,但這幾年來無恙已經習慣了在御龍城裡的生活!我會好好的撫養無恙,直到他長大成人,然後接管嚴總名下的所有產業!我接受您跟白總的監

督!絕無私心!”

邵遠君說得相當誠懇。而且無恙也不排斥他。

“可媽媽讓我跟乾爹一起生活!”

嚴無恙還只是個孩子,說話並不是那麼周全。他這句話讓人輕而易舉的聽出之所以要留在封家的目的。除了對封行朗這個乾爹的喜歡,還有就是聽媽媽的話。

父母之愛子,則為之計深遠!封行朗能懂nina臨終前對小無恙叮囑的深沉之愛!雪落沒有接話,而是側頭看向丈夫封行朗。無論丈夫做出什麼樣的決定,她都會支援他。他們夫妻一條心,就是要保全嚴無恙!不僅僅是為了嚴邦,還有nina的那份為之動

容的偉大母愛!

“這樣吧,你先回去把御龍城清理乾淨!該整的整,該廢的廢!無恙就先留在封家,等什麼時候我覺得時機成熟了,會把無恙送去御龍城的!”封行朗淡聲。聽他的口氣,並沒有完全答應,又似乎答應了!

如果您覺得《抱緊野蠻愛人》小說很精彩的話,請貼上以下網址分享給您的好友,謝謝支援!

( 本書網址:https://m.51du.org/xs/127236.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