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液態慾望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型:
第24章  24 簡訊(5/5)

易暘走後,陸昭從莫名其妙的yu_yue中回過神來。

陸昭不是不知道自己的劣_gengx,當一件事情掌握不住,他就乾脆放棄,不再過多嘗試,事業上如此,_gan情上亦是如此,他想要的是完完全全的主動權和可控x。

周則楓是他目前生活中最大的不可抗力。

他以為自己把周則楓拿捏得死死的,沒想到對方只是一段時間不主動湊上來,陸昭就有點不習慣了。

而且一想到周則楓的藥早就吃完了,卻沒有再來過醫院,陸昭就更加無法不去反覆想這件事。

他躺在床上開啟簡訊介面,周則楓一直沒有再聯絡過他,簡訊的nei容還停留在周則楓詢問用不用歸還襯衫,陸昭回想起今天在露天餐廳看到的那一幕,又把手機息屏了。

不和我扯在一起也好,反正我也不是什麼好人。

此時,陸昭的手機突然亮了,顯示收到垃圾簡訊,已經存進了垃圾箱。平時他也有收到過類似簡訊,但他以為是一些醫療公眾號或者app的推送通知,從來沒開啟過。

陸昭隨手點開,果然是購物節大促的提醒,他隨手刪除,想清理一下垃圾箱裡的簡訊,卻發現了一個有些眼熟的號碼,有十幾條未讀簡訊。

陸昭想起來了,這是之前因為說了一句“你的yao好細”就被他隨手拉黑的*擾號碼,在那之後還發了很多資訊,他一條都沒收到過。陸昭點開往上滑,一條條往下看。

【和男人*有那麼爽嗎?】923星期四

這是“你的yao好細”下面隔了幾天後發的簡訊,陸昭對這個日期和時間有印象,因為那天是中秋夜前一天,周則楓大半夜打電話把他從睡夢中吵醒,還很瓜地給自己發了中秋節祝福簡訊。

是巧He嗎?

【你賣原味嗎?我想買】924星期五

【撤回撤回,上面那條當我沒說】924星期五

只隔了一天,這人又問了一個變態問題,縱觀他給陸昭發的簡訊裡,一大半都是問句,陸昭也注意到了日期,這是周則楓來複診的那天,因為埋在陸昭的白大褂裡被他抓了個現行。

【想*你[圖片]】1001星期三

圖片是周則楓完全boqi的x器,粗硬上翹的rBang青筋盤_geng錯節地繞著柱身,碩大光滑的*頭Zhang成紫紅色,馬眼還掛著透明的粘ye,熱熱的腥氣從圖片中噴薄而出,陸昭第一次_gan受到一張照片居然能傳遞溫度,從螢幕燒到他的大腦。

陸昭大腦一空,他竟然因為一張幾把照起了反應。

他博覽群屌,摸過的也不少,卻是第一次因為一張圖片就有這樣直觀的_gan官刺激,如果說上面的資訊只懷疑是巧He,那麼看到這張照片的時候他就已經確定,這個號碼背後的主人就是周則楓。

陸昭難耐地翻了個身,把被子夾在兩tui之間繼續往下看。

下面的簡訊就綠色健康了起來,都是周則楓在跟他分享生活,簡訊傳送的時間大多是國慶期間,周則楓好像沒有回家,寢室裡也只有他一個人。

周則楓拍的照片,不是在球場就是在游泳館,偶爾是健身房,或者圖書館和食堂,他或分享自己看的書,或拍攝自己吃的飯,他的生活循規蹈矩,就像每一個普通的大學生,彷彿不在乎接收簡訊的物件會不會看到,只是當做樹洞一般。

照片其實很少,很快就滑到底了,最新的圖片傳送於兩個小時前,是紅彤彤的火鍋,但是拍攝技術不太好,鏡頭前滿是霧氣,陸昭認出來,這是露天餐廳對面的牛r火鍋店。

陸昭眼前出現一個幹什麼都得先拍照發簡訊的大男生,禁不住笑出來。

再接著,是久違的文字資訊,傳送於今晚。

【你沒有心。】1011星期五

陸昭有種預_gan,他不會再收到來自這個號碼的資訊了。

他站起來,在房間裡轉了轉,開始啃手指甲,這是他少年時期焦慮時的小動作,已經戒去很久,現在卻故態復萌。

過了好一會兒,陸昭又重新拿起手機,打字發過去。

【睡了嗎?】

周則楓收到資訊,一個鯉魚打挺坐起來。

陸昭居然回覆他了?要知道除了之前的【謝謝】,陸昭就再也沒有迴音,周則楓早就預設這個號碼被陸昭拉黑,現在又回覆了,是想幹什麼?

陸昭知道這個號碼是誰了嗎?

周則楓謹慎地回了一個【?】。

【和男人*確實挺舒_fu的,你想試試嗎?】

【你知道我是誰嗎?】

【不知道啊,但是看你條件挺好的。】

陸昭沒認出來。

這本該是一件讓周則楓舒了一口氣的事,卻反而把他的氣給吊上去了,周則楓_gan覺心裡堵得慌,像回南天被幾公斤重的大棉被*漉漉地壓著似的喘不過氣來。

敢情陸昭晚上剛跟男人吃完飯,回家又撩*另一個陌生男人?

周則楓又生氣又憋屈,他狠狠地打字發過去:【那就試試,我想幹你很久了】。

陸昭挑眉,他沒想到會有這發展,玩心大起。

【xx小區等你。】

好傢伙,第一次約一個見都沒見過的男人,都不知道是不是心懷不軌的壞人,就往家裡引???

周則楓_gan覺自己快要被氣懵了,他shenxi一口氣,打下【不見不散】四個字,把手機扔到一邊生悶氣。

陸昭沒有再回復,他也不知道明天見到周則楓應該說些什麼做些什麼。

好不容易遇到這個He心意的人,就算時時見到也是好的,不管是控j還是進一步發展,都走一步看一步吧。

陸昭不一會兒便睡著了,可是另一邊的周則楓卻是久久無法入眠。

他意識到自己做出了一個開弓沒有回頭箭的決定。

真的要到這一步了嗎?可是陸昭的想法又是什麼呢?如果繼續和他來往,是以怎樣的身份和名義?周則楓什麼都還沒想好。

他又把手機拿回來,開啟和他媽的聊天頁面。

在他發完那條語音之後的幾天,都沒有收到回信,他心想可能是他媽那邊訊號不好,所以接收不到,周則楓決定跟她當面說。

周則楓國慶期間去看了他媽媽,特意帶上了她最愛的洋桔梗。

李nv士的住處是青山綠水環繞的郊外,這裡風景怡人,栽種著常青的松柏,聽管理員說,鳥兒也很喜歡光顧這裡,所以冷清卻並不孤寂,十分適He喜歡安靜的李nv士。

一束百He花包在j美的包裝紙裡恬靜地盛開著,周則楓皺眉,把百He拿開,將洋桔梗靠著放好,坐在地上看了一會兒風景才開口說話。

“媽,給你發微信你沒回,我怕你那邊省錢懶得裝寬頻,收不到訊息,”周則楓的聲音很輕,渺渺地被吹散在風裡,沒有迴音,“我給你發的訊息你都聽了嗎?不知道的話我再跟你說說,國外可好玩了,就是一個人有點無聊。”

周則楓開始絮絮叨叨地說自己在國外的生活,他平時話很少,現在說的話可能頂得上他幾個月的說話量,等說到回國之後,他才開始猶豫起來。

“我好像喜歡上一個人,他叫陸昭,”周則楓頓了一下,“他是個男的,你會生氣嗎?”

回答他的只有山間呼嘯的風,和嘰嘰喳喳的小鳥撲騰翅膀的聲音。

“其實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喜歡,我們面都沒見過幾次,我也不知道真實的他是什麼樣子,只是想每天見到他而已。你和你初戀是這樣的嗎?給我透露透露唄。”

“媽,你會怪我嗎?”周則楓自言自語道,“但是我不會像那個人一樣,如果真的和他在一起,我不會做對不起他的事。”

周則楓知道自己不會收到回答,但依然洋洋灑灑說了一大堆,眼看天色不早,他才不舍地站起來,離開了墓園。

為了保證內容的質量,請小主選擇原始模式或者預設瀏覽器看書,也不要翻頁太快哦!

在右上角三個點或者類似工具的小圖示。然後退出“ch_ang訁賣”changdu模式喲!

然後再點選“上一篇”或者“下一篇”,就可以恢復了呢。

彈窗很久就一個的,幫忙點開關閉就可以啦。謝謝小主的支援啦!

其實我們也挺不容易的。

如果您覺得《液態慾望》小說很精彩的話,請貼上以下網址分享給您的好友,謝謝支援!

( 本書網址:https://m.51du.org/xs/142452.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