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勇者友夏的奇妙冒險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型:
第3章 自然能量?精靈族旅遊團!

 經過上一次的事件之後,友夏對這份工作的性質產生了質疑。

 “我到底是在做什麼危險的工作呀!?”友夏在休息室大聲吐槽著,而躺在沙發上看著綜藝節目的哈雷並沒有理會友夏的抱怨,畢竟這對哈雷來說只不過是小巫見大巫了。

 “為什麼我會應聘這樣的工作?難道我還要遇到幾個頭上長著肉瘤的人一起組團前往埃及戰鬥嗎?怎麼?我是替身使者嗎?”友夏依舊在抱怨著對工作的不滿。友夏的吵鬧終於讓一盤忍了半天的哈雷從沙發上跳了起來,沒錯,就是跳了起來。一個身高7尺大漢竟然能夠敏捷的從沙發上跳了起來並對友夏大喊道:“你這傢伙!如果有意見的話怎麼不去園區外找嵐那傢伙打聽清楚再考慮來不來!?還是說,你就是因為看到報酬非常的豐富,問都沒問就選在應聘了這份工作?真是個懦弱的蠢蛋!”

 哈雷雖然雖然也是個脾氣暴躁的硬漢,但是話糙理不糙。友夏毅然決然的前往園區外的辦公樓找到嵐的辦公室。

 嵐的辦公室是位於辦公樓三樓最深處的獨立房間,因為只在深夜工作的原因,辦公室的佈置非常的簡潔,楠木的辦公桌加上深褐色的花紋地毯在暖色燈光的照明下顯得十分的氣派,黑色的皮質老闆椅以及客人坐的深褐色沙發就是整個辦公室擺放的傢俱了,而除了空調以外唯一的電器就是放在辦公桌上的電腦了。此時的嵐正在辦公室看著工作報告,這份報告是昨天那個事件,由哈雷完成的突發事件總結報告。上面詳細的記載了事件的起因和戰鬥的過程以及魔族擅自入侵的原有和失去魔力加持後的魔族動態觀察報告。

 “在這次的突發事件中,起因為一位魔族少女幻化成白銀騎士團成員混入到旅行團中一同來到了樂谷歡主題公園深夜場,但因為在反魔法結界的作用下,需要持續消耗的幻化魔法失去了魔力的支援最終自動解除了幻化暴露在了眾騎士團面前,驚慌失措的魔族少女便襲擊了身邊的騎士團成員,而客服也是第一時間接到了來自騎士團的委託並排正在巡查的友夏、哈雷一行人第一時間來到現場。而最終哈雷成功的捕獲魔族少女並解決了這次突發事件。”看著報告書上的內容,嵐好像察覺到有什麼不對。這份報告書中並沒有提到友夏的名字,不過也是友夏作為普通人根本沒有任何作戰能力,而哈雷作為前特種兵並執行過各種特種人物能夠擊敗無法釋放魔法的魔族來說也並不困難。

 此時,嵐察覺到有人正向他的辦公室走來。嵐迅速的關上了報告書將它夾子桌子上的眾多檔案當中。當敲門聲響起時,嵐便已經知道,來辦公室的人正是友夏本人。

 “請進~”嵐說道。

 友夏打開了辦公室的門,關上門之後以一個不自然地姿勢走到了嵐的面前。嵐似乎被這滑稽的姿勢逗到,但是長年的經驗並不會讓仍和情緒表現在嵐的臉上。因為這就是一個專業管理者應該做出的表現,不能讓下屬觀察到自己任何情緒的變化。

 “坐吧,有什麼事嗎?友夏”嵐翹起了腿搭在另一條腿上等待著友夏的回答,似乎友夏的到來並不意外反而更在情理之中,畢竟一個普通人在昨天晚上經歷了正常人都不會經歷的事情,應該都會在第二天來確認自己到底有沒有問題。

 友夏緩緩的坐在椅子上,似乎在思考這樣的問題到底要不要問出來。因為坐在對面的嵐似乎對昨晚那種事件已經司空見慣,並沒有任何情緒上的起伏,還是因為本來這份工作就是要處理這些事情。但是友夏的直覺告訴他,如果不問出來的話,自己可能根本見處不下去這份報酬非常豐富的工作,因為在錢面前,生命更加值錢。

 “怎麼了?友夏。如果沒有什麼問題的話應該不會這樣不去休息室而是來我的辦公室吧。你是新人,無論發生什麼事情,我作為管理者都會優先保證你的安全和包容你的錯誤。所以不要害怕,有什麼問題就直接問吧。”嵐似乎看出了友夏的不安,給友夏打了一針語言上的鎮定劑,在聽到嵐的這番話之後友夏鼓起了勇氣開口道:“這份工作到底是要做什麼?難道是讓我和別人戰鬥嗎?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我······我可能·····做不來這樣的工作。”

 嵐長舒了一口氣似乎在找什麼合適的措辭來讓友夏不要對這份工作感到害怕,但是一想到往後或許也會有同樣的突發事件要解決,在友夏還不能獨立完成這份工作之前,必須得讓他認親事實。就是自己已經不能像一般人一樣在城市中生活了。

 “那麼友夏,你如果想走當然也可以。但是你要知道我最初招聘的就是勇者,對你來說勇者面對這點小事就要打道回府了嗎?雖然對於你來說,第一次見到如此場景確實比較驚訝,但是我也想問問你,在你心中到底什麼才是勇者?”嵐站了起來背向友夏說出了這番話,讓友夏不知所措,因為這種問題根本不是一個正常人能這麼面無表情一點不像開玩笑的說出來。就好像是動漫裡特別自然喊出招式名稱的主角一樣奇怪。

 “嗯——既可指有勇氣的人,勇敢的人,也可指勇猛的人?”友夏這麼回覆到。

 嵐皺起了眉頭回頭看了看友夏並說道:“你這個答案是剛剛從手裡看的億度億科的解釋吧。”看到友夏並沒有反駁嵐的行為,嵐找到了能夠讓友夏回心轉意的方法,便重新坐在了椅子上翹起了腿跟友夏這麼說道:“其實每個人的心中有不同的哈姆雷特一樣,每個人心中的勇者也不一樣。在我的心中,勇者就是能夠帶領夥伴一起奮鬥的領導者,而哈雷心中的勇者則是能夠讓眾人從戰爭的陰影中走出來的英雄,那對你來說難道只是億度億科那個字條解釋嗎?好好想想吧。”這一番話讓友夏瞬間不知道怎麼回答嵐,確實,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不同的哈姆雷特,勇者也是,每個人心中的對勇者的解釋都會不太一樣。但是自己心中的勇者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呢?這一番話讓友夏陷入了沉思,發現友夏一聲不吭的嵐以為友夏對這番言論壓根不為所動的表現感到以外,因為這一招也對哈雷用過,或許是兩個人的經歷不太一樣,所以沒能產生共鳴的關係,嵐最終還是用出了殺手鐧。

 “另外,合同裡也寫到了。如果深夜場特別部的員工選擇離職的話除了不發放工資以外還要賠償最低薪資10倍的賠償金。”嵐一說完,友夏終於從思考中脫離了出來,而是把注意放在了薪資10賠賠償金,果然還是現實擺在了友夏的面前。發現變化的嵐也添油加醋的繼續補充到:“就算是自動離職,我們也會透過特殊手段找到你。別忘了我們連魔族都能降服更別說是普通人的你了。所以放心吧!我一定會讓你能夠獨立完成這份工作的。”友夏似乎做出了妥協,雖然不能接受這樣的說法,但是在鉅額的賠償金面前還是選擇了接受。看到友夏回心轉意的嵐之後表情又恢復成了皮笑肉不笑。

 “對了,除此之外。我還給你帶來了新的搭檔。畢竟哈雷是一個基層管理者不太經常參與巡園和一些基礎的工作。”嵐說完便拍手讓另一個一直在門外等待的人走進來辦公室。

 這個人一出現讓友夏變得吃驚不已,因為這個人就是上一個事件當中襲擊白銀騎士團成員的罪魁禍首亞麗絲。

 “好了,做一個自我介紹吧。以後你就跟友夏一起搭檔工作喲。”嵐似乎帶點自嘲的口吻說道。

 亞麗絲似乎害怕著嵐,也不知道上一次事件之後,嵐到底對亞麗絲做了什麼,讓亞麗絲如此害怕嵐。不過也是,就算是7尺猛男的哈雷也這麼害怕嵐。

 亞麗絲清了清嗓子看了一下面前的友夏,她還記得這個懦弱的人類。在魔界如果有如此懦弱的同胞,一定會遭到身邊人的排擠。不過這裡不是魔界,亞麗絲也深知這一點。但是傳統觀念依然束縛者亞麗絲,她輕蔑的瞪了一眼友夏。友夏感受到了這個冰冷的視線害怕的瑟瑟發抖。

 “老孃正是第三魔王軍精銳特工亞麗絲大人是也!害怕吧!人類!~哈哈哈哈哈!~”亞麗絲的發言果然把友夏嚇到了,不過一旁的嵐卻輕描淡寫的拿起手中厚重的報告書砸在亞麗絲的腦袋上。“呀~好疼!”果然物理的疼痛一下就讓亞麗絲安靜了下來。

 嵐清了清嗓子似乎再打破這尷尬的局面。

 “那麼之後請你們友好相處喲!”嵐說完別讓二人離開了辦公室。

 剛剛遭受到攻擊的亞麗絲還沒從頭部的疼痛感緩過來,如實兩個人毫無交流的在路上走著。

 沒過多久,亞麗絲好奇的問友夏:“你到底是什麼原因來做這個工作的呀?明明毫無戰鬥能力。”友夏回答道:“錢,因為這份工作的工資特別的多我才來的。”亞麗絲反倒有些驚訝,因為在她的認知力錢只不過平民用來買東西的資源而已。在魔界身為精銳特工的亞麗絲從來沒有錢的概念,因為自身的服裝、食物、住所都是魔界承擔而且也基本沒有任何機會想要購買其他東西的慾望。“哈?錢?那玩意有什麼用?果然是個凡人,竟然因為錢就選擇這麼危險的工作啊!哈哈啊哈哈~好痛~”亞麗絲笑著又想到了嵐剛剛的攻擊,頭又開始疼了起來。不過友夏並沒有反駁亞麗絲的言論,因為從目前來看,友夏來的原因確實是因為豐富的報酬。“對啊!我就是這麼懦弱的男人。但是你又為什麼會成為巡查組的一員?”友夏的問題讓亞麗絲從剛剛的疼痛中緩和了過來。

 “我回不去了。”亞麗絲輕聲的說道。友夏似乎沒有聽清她再說什麼於是很自然的靠近亞麗絲說:“什麼?我沒聽清!”這些又點燃了亞麗絲心中的怒火。

 “對啊!我就是回不去了!那該死的怪人明明能夠開啟傳送門把我送回去的!可惡的傢伙,現在反而讓我留在這裡保護你這沒用的廢物!”亞麗絲氣憤的說道。

 “保護我這廢物真是對不起了啊!如果有什麼不滿的話你可以找嵐商量啊!”友夏似乎發現嵐就是整個巡查科食物鏈頂端的男人便用嵐當做擋箭牌。

 這些亞麗絲是真的怕了,一聽到嵐的名字就老實了不少。

 亞麗絲小聲的說一句“殺了你哦”便不再做聲與友夏一起來到了休息室內。

 此時的辦公室並沒有哈雷的身影,原本開起來窄小擁擠的休息室也因為哈雷不在的原因看起來大了不少,桌上沒喝完的啤酒和還沒吃完的烤串顯然哈雷也是剛出去不久。雜亂的櫃子裡放著許多對講機和工作服,似乎一直沒有洗過這些工作服的原因。一開啟櫃子就散發著衣服潮溼的臭味把友夏和亞麗絲燻的不輕。友夏拿出兩套看起來還比較乾淨沒什麼味的外套背心出來。

 “暫時就穿這件背心吧,今天輪到我們守開園和巡園。”友夏說完便引來了亞麗絲的不滿,顯然並不是對工作服感到不滿,而是友夏的口氣。

 “憑什麼命令我?我只承諾了嵐保護你得安全罷了,可不要在那得寸進尺!”亞麗絲說完搶下友夏手中的工作服並穿在了身上。

 看到盯著自己的友夏有點不耐煩的說道:“看什麼看!還不快穿好外套出發!”

 雖說不要讓友夏這樣命令自己,但還是乖乖的和友夏前往廣場等待旅行團的到來。

 樂谷歡的廣場在深夜依舊燈火通明,在耀眼燈牌的照亮下整個廣場就像是白天一樣根本看不出是深夜。但是在普通人的眼裡,這個廣場和樂谷歡主題公園依舊是閉園的狀態。

 友夏拿著今天的通知單說道:“今天到訪的旅行團是來自瓦尼亞大陸守之森林的精靈族們,是一個親近大自然的種族。近期因為獲得了抗戰勝利成功擊退了常年入侵森林的巨魔一族迎來的長期的和平。所以才會決定來到著名的樂谷歡主題公園遊玩。”

 亞麗絲一臉震驚的看著友夏說“你竟然知道的這麼清楚啊!”

 “呀~這份通知單上寫的很清楚不是嗎?”友夏納悶的說道。

 明明通知到上寫的那麼清楚,亞麗絲卻壓根不知道今天來的旅行團到底是哪個。

 “對啊!我就是看不懂你們人類的文字!這下滿意了吧!小鬼!”亞麗絲身為魔族只能看懂魔界的文字根本看不懂人類的文字。

 友夏一聽到小鬼兩個字也氣氛的說道:“誰是小鬼!?我已經是一個25歲的成年人了好嗎?”

 亞麗絲聽到友夏的年齡更加嘲諷的說道:“哦!是嗎?既然25歲就被叫做成年人的話,那我232歲是不是可以當你祖宗了?”

 在魔界每個種族的壽命都在將近千年或者透過修煉來達到長生不老的境界。所以在魔界亞麗絲也只不過是一個活了兩百多年的小鬼罷了。

 “什麼?232歲!?你騙誰呢?你明明就是一幅小鬼頭的樣子還在那裝大人呢?”友夏壓根不知道魔界的人都那麼長壽所以壓根不相信亞麗絲的說辭。

 “哼!不信算了!”亞麗絲也不想過多談論關於年齡的話題,畢竟這是女人的禁忌!哪怕是活了兩百多年小鬼!

 沒過多久,廣場中央的雕像旁出現了傳送門。友夏和亞麗絲的注意力也重新放在了傳送門上,因為馬上就能接到傳說中的精靈族們。

 傳送門內嘰嘰喳喳的嘈雜聲不斷的從傳送門裡面傳來,伴隨著廣場主題音樂的播放,精靈族旅行團的成員們陸陸續續的從傳送門內走了出來。精靈族的眾人身穿著草綠色的雙層外套,雖然現在才11月份,但是依舊能從精靈族的臉上感到寒冷,標誌的金髮和長長的耳朵也被毛線帽和耳罩隱藏了起來,看來這些精靈真的怕冷。

 一個精靈族少女也抱怨道:“雖說被提前告知是這裡的溫度跟森林的溫度完全不一樣,明明提前穿了雙層的外套,但是沒想到竟然會這麼冷。”

 另一位精靈族女孩也附和到:“是呀,不過這是族長的特別款待。而且不是你喊著特別想來看看這傳說中的樂谷歡主題公園嗎?”

 看來這座樂谷歡主題公園在各個異世界中非常的有名,作為第一座向異世界開放的主題公園對那些異世界的人來說非常的新鮮。

 沒過多久,精靈族旅行團就進入到了園內。進入園內之後,友夏和亞麗絲二人回到了休息室內,此時的休息室依舊沒有看到哈雷的身影,而且桌上的啤酒和剩下的燒烤依舊放在那,看來哈雷在這段時間都沒有回來。友夏把沙發上的雜誌和紙牌收拾了一下便示意亞麗絲坐在沙發上休息一下。

 “哎~總算可以休息一下了。沒想到這些精靈族看到主題公園就興奮不已,真是一群沒見過市面只會躲在森林裡的妖精。”亞麗絲似乎對精靈族沒有什麼好感。友夏察覺到亞麗絲的心態,雖說表面上看起來是一個十五六歲的小鬼,但是在之前的戰鬥中相當厲害的亞麗絲依舊有著十足的氣場。

 “這些精靈怎麼也惹你不開心了?”友夏就這麼一問似乎就開啟了亞麗絲的開關一樣,原本還躺在沙發上的亞麗絲坐了起來開始一本正經的說著故事。

 “你知道為什麼精靈族一直遭受到巨魔族的入侵嗎?”亞麗絲這麼問道。

 友夏想了想便做出了回答“因為落後?”

 亞麗絲有一種恨鐵不成鋼的表情浮現在臉上,不過意識到身為凡人的友夏根本不知道異世界的這些事情於是又重新講解了起來。

 “再過去,精靈族被稱為自然的守護神而住在神界並不是現在所謂的瓦尼亞大陸的那片森林裡。雖然我也是聽說的,這些原本在神界生活的精靈族本身的職責就是掌管所有世界的的森林,透過控制森林的增長和雨水的變化讓森林裡的原住民信仰他們從而獲取能量。然而有一個世界的森林原住民並沒有因為這件事信仰這些精靈。沒錯,就是瓦尼亞大陸的巨魔族。他們壓根就沒把這些森林的變化歸到精靈身上反而自己開始信仰薩滿教,這讓精靈族們非常不滿,於是精靈族私自懲罰了瓦尼亞大陸的那片森林,導致那片森林因為長期不下雨而逐漸消失。得知此事的神界統治者勃然大怒!一揮手就講森林變回了原來的面貌。為了懲罰私自破壞森林的精靈族,將精靈族從神界放逐並將精靈族傳送到了瓦尼亞大陸而且還回收了精靈族的神力。失去家園的精靈族想起了讓他們吃盡苦頭的巨魔族,於是便入住到了這片森林裡。遭到入侵的巨魔族們雖然有著魁梧的身材和健碩的肌肉,但是精靈族很快就發現了隱藏在森林裡的能量便很快將這些巨魔原住民趕出了這片森林。而你剛剛提到的戰爭,與其說那些巨魔是入侵者,那些精靈族才是真正的入侵者。直到現在那些精靈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些什麼噁心的事情,狗都知道如何道歉,可惜這些精靈並不如狗。”

 亞麗絲的一番話讓友夏回想起自己國家的歷史,好像有一些相似的地方。也許亞麗絲說的對,這些精靈族根本就不是什麼善類。但是在之前嵐提醒過,無論客人之前在他們的世界裡是怎樣的存在,一旦來的樂谷歡主題公園裡,他們就是跟普通人一樣只是前來遊玩的遊客。

 正因為如此,樂谷歡主題公園才成為所有異世界中聞名的旅遊景點。

 正當友夏與亞麗絲休息閒聊的時候,對講機內突然傳出了聲音。

 “緊急事件,一位精靈族少女不慎落入景觀湖中,請巡查組成員立即前往現場解救精靈族少女。”客服透過對講機向巡查組通知突發事件。接到通知的友夏立刻起身前往現場,亞麗絲看到後也慢慢起身跟在了友夏的身後。

 到達現場後,友夏發現了落入湖中不斷掙扎的精靈族少女。而周圍在圍觀的精靈族們似乎沒有一個人有想要救她或者擔心她的焦急表情,反倒十分冷漠的看著落入湖中的這位精靈族少女。友夏想都沒想便跳入湖中向精靈族少女方向游去,這個時候一位精靈族的人反倒勸阻友夏並說道“不要過去!精靈族不需要得到幫助!這樣反而更危險啊!”

 而在一旁看著友夏跳入湖中的亞麗絲也慢慢的說了一聲:“笨蛋。”便靜靜的看著友夏的行為。

 友夏拼命的向湖中的精靈族少女游去,但是友夏發現自己的雙腿慢慢的被奇怪的東西纏住了,友夏回頭一看竟然是樹根把自己的雙腿綁了起來。粗壯的樹根破土而出將友夏的身體纏在一起讓友夏無法正常的遊動,另外的樹根也快速伸出將友夏的雙手綁了起來讓友夏瞬間失去了運動能力。

 友夏從來沒有看到如此場面,“這到底是什麼情況?”友夏大喊著,而亞麗絲這才開口說道:“就算是被放逐收回神力的精靈族能夠順利住在森林裡正是有著與自然能量溝通的能力,一旦發生危險的時候,精靈族身邊的自然能量就會主動保護受到危險的精靈族。”

 巨大的樹根將友夏舉向空中,亞麗絲飛身跳像空中,用藏在身上的匕首切斷粗壯的樹根。在皎潔的月光下,亞麗絲就像白色的魔術師一樣在空中轉體面向正被巨大樹根纏繞的友夏。但是隱藏在湖中的樹根立刻伸出又將亞麗絲纏繞了起來。

 “好快!”亞麗絲震驚的說道。巨大的樹根將友夏和亞麗絲都纏繞了起來並緩慢的拖入水中,而落入湖中的精靈因為驚慌失去了理智依舊被困在湖中任憑樹根胡作非為。

 而此時在旁邊圍觀的精靈族們依舊不為所動,因為在他們的認知裡,如果連這樣簡單的突發事件都處理不了的話,就不配被自己的族人認可。

 “開什麼玩笑,為什麼我要遭受這樣的對待。”逐漸,被拖入湖底的友夏開始思考著自己的人生,從出生到現在的25年間裡,一事無成的友夏雖說成為了一位優秀的公關人員,但是因為金融危機的原因失去了自己的工作而導致自己背上了鉅額的網貸,現在的友夏即將在這裡結束了自己的一生嗎?

 不!

 “我真是受夠了!給我停下來啊!你這個不聽話的樹根!”友夏從心中發出靈魂的吶喊瞬間讓樹根停止了活動,依舊沉在湖底的友夏似乎察覺到了記得內心的吶喊起到了作用,於是順水推舟的接著說道:“把我們從這湖中就出來吧!你這不聽話的破樹根!”

 樹根似乎再一次接收到了命令便緩慢的將友夏、亞麗絲和精靈族少女從湖中救了出來並放在了地面上。

 這突然的插曲讓其他的精靈族們大吃一驚,因為第一次看到非精靈族使用自然能量。

 “這不可能!到底這人是何方神聖!”一位精靈族人說道。

 而此時聞訊趕到的嵐看到了當時的場景後,臉上浮現了欣慰的笑容並解釋道。

 “這位就是我優秀的下屬,友夏。”

如果您覺得《勇者友夏的奇妙冒險》小說很精彩的話,請貼上以下網址分享給您的好友,謝謝支援!

( 本書網址:https://m.51du.org/xs/167726.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