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京師第一大媒婆

穿成京師第一大媒婆
書名:穿成京師第一大媒婆
類別:古代言情
狀態:連載中
作者:阡耘
更新:2022-06-27 19:59:29

線上閱讀

簡介

提供穿成京師第一大媒婆繁體版全文免費閱讀,最新最熱穿成京師第一大媒婆繁體版全文免費閱讀線上閱讀,穿成京師第一大媒婆繁體版全文免費閱讀完結版非常精彩,【玄學文】白灼是天庭小火種,一朝犯錯,被貶下凡。結果,卻穿到一個即將被砍頭的騙子媒婆身上。鬼頭刀底下僥倖被免罪的她,卻被捲入一場驚天秘案!幸虧下凡後,白灼獲得仰觀天象這一超強buff,她一邊用天象幫未

絕世神醫妃 陳陽 林雪落 秦九州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大膽小火種!這段時間,你不是應該待在太清仙境的八卦爐裡,為老君煉製丹藥的嗎?!為何跑到月老廟去,燒燬諸多塵世間的紅線姻緣?!”

玉帝的震怒聲響徹凌霄寶殿,嚇得站在兩旁的眾神仙們,大氣不敢出,一個個屏息凝神地斜瞅著殿內正中央,那跌坐在地,早已蜷縮成小小的紅色一團,正瑟瑟發抖的小火種白灼。

白灼委屈極了,縱有千萬句言語想要辯解,可燒燬了月老好不容易才牽成的紅線這一事兒,卻是真的。

她不知道該如何解釋,又或者,不管怎麼解釋,在玉帝的眼中看來,似乎都是在狡辯。

她甚至很想大哭一場,表達出心中的懺悔,可無奈,她生來便是火種,只為點燃天、地、人三界的燈火,帶去萬千光明。

所以,她生來無淚。

此刻,她只能無助地跌坐在原地,渾身顫抖地,一遍又一遍地伏地磕頭請罪,她的聲音帶著恐懼的顫兒:“白灼錯了,請玉帝責罰。”

太上老君向來疼愛這個宛如自己小孫女一般的白灼,見她這一副受了驚的模樣,不由得一邊嘆氣,一邊走出諸神仙佇列,對著玉帝行了個禮,道:“要說這事兒,其實也有我的不對。前段時間,月老向我借一些天火,用來點燃凡間的姻緣之火,恰巧白灼在我那兒幫著煉丹,我就把白灼借給月老一用,誰知……”

太上老君的話還沒說完,月老那笑呵呵的聲音便截了過去:“老君你可真不厚道!聽你這話外音,事情的源頭還是因我而起的咯?”

跌坐在原地的白灼一聽,趕緊解釋道:“不不不,都是我的錯!我幫月老爺爺點燃凡間塵火之後,就應該離開的。可是,可是月老爺爺幫凡間男女牽紅線的時候,口中振振有詞,我好奇心作祟,仔細一聽,原來,是月老爺爺在為凡間男女繪星盤,測姻緣。我太喜歡聽這種測算,卜卦之類的事兒了,就忍不住多聽了一會兒,誰知,這一聽,就聽了九九八十一天……”

“什麼?!”玉帝再次震驚:“你竟然在月老廟裡待了九九八十一天?如此說來,這麼長的時間裡,你都沒有去做正事兒了?”

白灼將自己哭喪著的臉,深埋在泛著仙氣的地面上。

她恨不得找個地兒抽自己一巴掌!

太多嘴!

月老的笑聲更大了:“哈哈,小火種啊,聽你這麼一說,看來,這一切還都是我的錯了?”

白灼一聽,嚇得更是連連磕頭,她那一身火紅色的赤煉仙衣本是有著零星小火苗在四周微微泛著,卻在聽到月老的這句話時,跟著白灼一起,嚇得縮小了幾分。

白灼知道自己怎麼說,怎麼錯,便只能繼續磕著頭,說:“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聽得入了迷,分了神,才不小心燒燬了那麼多紅線。硬生生地扯斷了凡間男女姻緣不說,這些也都是月老爺爺您的心血啊!”

玉帝見白灼這副知錯就改的模樣,不由得連連嘆氣:“小火種啊,你說說你,向來做事兒就毛毛躁躁。我本是想讓你待在老君身邊,跟著他後面修身養性,興許能讓你的毛手毛腳給改改,現在可好,你自己說,你該怎麼處罰你自己!”

白灼一聽,玉帝的口氣似乎緩和了幾分,直到這會兒,她便放下心來。甚至是,她的心中還存有幾分僥倖,覺得自己應該是安全了。

她微微抬起頭,故作委屈巴巴地看著坐在自己正前方,凌霄寶座上的玉皇大帝,她的眼底半是討饒,半是帶笑地說:“月老爺爺為凡間男女姻緣合盤的方法我領悟了不少,要不,就罰我去月老廟,幫他牽紅線吧?”

月老笑得紅光滿面:“你這小火種,還學會偷師啦!?”

白灼後脊一緊,微微用雙手抱著再度深埋在地面上的頭,懊惱自己又多嘴了。

真的是,什麼秘密都藏不住呢!

“對……對不起。”白灼半是撒嬌,半是怯生生地說:“月老爺爺,您用日月星辰來解讀凡間男女的感情,真的特有意思,深入淺出,通俗易懂,我……我就學了幾分。您別生氣啊!”

只是,她的聲音裡,早沒了之前的擔憂害怕了,倒是露著幾分俏皮。

月老摸了摸自己日漸圓潤的下巴,那一撮白花花的鬍子就像是他此時無奈的心思一般,理不出個頭緒來:“你學了幾分我解讀男女姻緣的方法,這倒沒什麼。你若是喜歡,我也可以教教你。可眼下最棘手的是,這些紅線已被燒燬,要想重新牽,必須要有個人幫我在凡間牽線。否則,原本燒燬的紅線無法連線上啊!”

太上老君為小火種著急,他本是清瘦的身形,此時更顯力薄。他滿臉愁容,眉心間有著微微的褶皺,他捻著黑白交錯的鬍子,琢磨道:“要不,咱找個小仙童下凡去牽線?”

白灼剛準備對著地面連連點頭,卻聽見月老擔憂道:“事情沒那麼簡單,小白灼還燒燬了一對木牌。”

“什麼木牌?哼,看來,小火種犯下的錯還不少呢!”玉帝的聲音微微提起,好似一雙大手,撥緊了白灼心底的那根弦。

月老如實說道:“塵世間,每對男女姓甚名誰,我那兒都有一個小木牌,木牌的一角牽引著姻緣紅線。可有一對木牌燒燬得最厲害,通體焦黑不說,就連那上面雕刻的名字是什麼,都看不清楚了。”

最新章節
同類推薦
熱門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