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得見倒懸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型:
第17章 橙裝樸扈

 浩然天下尼爾洲,雲霽宗宗主樸扈,十四境,合道扈僕,好衣橙裝。

 浩然天下九洲情傷女子,如過江之鯽,潮湧雲霽。

 女修樸扈,來者不拒,頗有孟嘗遺風。

 ————

 一日,來了個瘋和尚,袈裟破爛,舉止癲狂。

 只見他身上,揹著一具百納袋,說來化緣。

 “不想死,就老實點兒!”青衫心聲言語道。

 一個頭捶猛然側落,瘋和尚身後百納袋,消停下來許多。

 瘋和尚大搖大擺,就在雲霽宗祖師堂住下了。

 ————

 “灑家餓了!”

 “好酒好飯,端上來!”

 宗主樸扈萬萬沒有想到,這瘋和尚食量奇大,每日食米十鬥,飲酒八升,素齋蔬果不計其數。

 宗門上下每位女弟子,都想攆他走。

 宗主樸扈說了一句,

 “不妨是!雲霽宗不缺這點兒糧。”

 ————

 如此,便過了半個月。

 又一日,那飽腹和尚,見雲霽宗女弟子在練劍。

 竟然在一旁發出訕笑,欠揍的很!

 忍無可忍的一眾雲霽宗女弟子,決定出劍教訓一下這位不知天高地厚的老禿驢!

 ————

 一瞬,也就只是那一瞬,瘋和尚

 “金鐘罩出!”

 “鐵布衫破!”

 震飛女弟子萬千,絲毫不知憐香惜玉!

 ————

 “閣下身為佛門弟子,好不自尊!本宗主以禮相待,為何傷我宗門弟子?”宗主樸扈手執神劍鬚眉道。

 只見,那瘋和尚從身後百納袋中,大力取出一手腳反折,疊如被褥的女子。

 “停雲指,柳雅?”宗主樸扈認出是開山大弟子飛昇境巔峰柳雅不敢相通道。

 “沒錯!正是停雲指柳雅,宗主的好愛徒啊!”

 “她仗著是你十四境樸扈的開山大弟子,十五歲飛昇境巔峰。在我們蠻荒天下,燒殺搶掠,傷妖性命。近日,被灑家逮住,本想來此地,尋師問罪。但住了半個月,知你雲霽宗民風淳樸。”

 “這女子,不檢點!”

 “你雲霽宗宗主樸扈呀!不長眼!”

 ————

 “不長眼?”宗主樸扈怒目圓睜道。

 “扈兒姐,老弟我下次不敢啦!”青衫膽怯道。

 “小老弟,打我弟子如此狠辣,與我又當如何?”宗主樸扈彈指神劍鬚眉道。

 “打便打,廢話恁多!”青衫依葫蘆畫瓢舌舔神劍斬龍道。

 “我不乾淨了!”神劍斬龍一臉厭棄道。

 ————

 青衫,橙裝,二人拔地而起,沖天極快,遇日下墜更疾!

 青衫不改,綠水長流!

 “扈兒姐,冤枉啊!”

 淥水湖畔,二位十四境大修士,身影飄落。

 米賊、尸解仙、捲簾紅酥手、挑夫、抬棺人、巡山使節、梳妝女官、捉刀客、一字師、他了漢、南海獨騎郎。

 “青冥天下十一位山上難纏鬼,這也行?”青衫撓臉不解道。

 “小老弟,天下扈僕,皆為我用!打過他們這群飛昇境,才有資格,與我問劍!”橙裝掉落道。

 “扈兒姐,清瘦許多,老弟心肝兒疼啊!”青衫目不斜視道。

 “流氓!”橙裝滿臉通紅重返雲霽宗祖師堂道。

 ————

 青衫,米賊,裹挾天下大勢,漸次登高!

 大風呼嘯,青衫踩風滑落,拳轟米賊。

 背若金剛,米賊絲毫不懼那青衫拳罡。

 五指如鉤,掘陰曹煞氣,於一爐!

 一瞬,也就只是那一瞬,雪漫九洲,冰凍山河!

 一爐煞氣炙熱如火馬奔騰,掠襲青衫!

 神劍斬龍出鞘護主,旋風乍起!

 風生,雨落,雪融!

 泥溼!

 “不妙!”

 待青衫後知後覺,晚已!

 風生於谷底,米賊截魂大陣當結於此!

 狂風大作,後沖天而去,遇雷公電母,八部雷電司業,普降甘霖!

 雨落大地,萬物復甦,青綠嫩苗生長迅猛!

 參天古樹驟現,飄雪萬里,自有那片片雪花飄落枝頭。

 寒枝雀靜,鴉雀無聲,眼角感恩熱淚泉湧,滴落大地,泥溼陰曹!

 青衫,此時,此刻,於這米賊截魂大陣內,萬物皆敵手!

 狂風裹挾,青衫腰際衣物,皆化作齏粉,歸於無!

 暴雨傾盆,雨滴作劍,劍劍洞穿青衫五臟!

 大雪如拳,拳拳大如山嶽,轟卻青衫萬里!

 泥濘纏腳,青衫,愈掙愈不得!

 桀驁青衫,飛昇境米賊

 “直教你萬般,終是求不得!”

 一個擰轉,青衫頭顱滾落,潑天武道大氣運,歸於陰曹。

 永劫!

 ————

 青衫,尸解仙,二人於腐臭屍窟對立。

 青衫永遠不會低估女子拳腳,被捶打多了使然。

 青衫腳踩骷髏頭骨,左右騰挪前衝,頭骨碎裂無數!

 一進一退,尸解仙退無止境,青衫疲於前衝,急停!

 青衫,尸解仙,二人撞個滿懷,雙手無法掌握!

 一瞬,也就只是那一瞬,青衫連忙雙手負後!

 青衫假裝什麼也沒有發生過,尷尬撓臉!

 尸解仙連忙裹衣蔽體,尸解好色行屍無數!

 青衫所依存處,唯有一柱,蒼穹倒懸。

 行屍伏壁而行,迅猛異常,一柱傾倒!

 山河陸沉,蒼穹裂碎,飄絮萬里!

 青衫棍聲所止,行屍腳下!

 欲過弱水三千湖畔,問過此棒!

 萬千行屍愕然,止步不前!

 尸解仙手握玉淨瓶,桃枝沾水微滴弱水,湖幹床現!

 泥沙遇風而揚,青衫手中長棒,遇風沙漫天,瞬間化作齏粉!

 青衫欲引天外星辰之力,轟砸尸解仙,無果!

 “弱水繞臂伏爬,似騰蛇吐息,嘆卻青衫無數!”

 “多情青衫,今日定叫你有心無力!”

 尸解仙一個陰柔動作,青衫被攔腰斬落!

 大快人心!

 ————

 青衫,捲簾紅酥手,二人現身糕點甜食鋪內。

 青衫拳腳落處,皆酥糕,渾身甜膩!

 捲簾人,紅酥手出,五指如鉤,握青衫右拳橫掃千軍!

 馬蹄聲落處,青衫嵌于山石之內,千軍化作齏粉!

 捲簾紅酥手一鼓作氣,右手緊握青衫碩大頭骨,拔地化虹而去。

 不周山前,洪鐘嘶鳴!

 青衫撞鐘,驚散寒鴉無數!

 青衫止身不前,雙臂猶如龍騰虎躍之力依附,力拍洪鐘。

 青衫雙掌用力最重處,洪鐘直墜陰曹,深悔遊此人間!

 味甜色佳處,青衫即至,遇捲簾紅酥手擂鼓不停!

 鼓聲激盪,山巒朝青衫四方傾碾而來,無以避落!

 “聒噪青衫!今日,終要你,有口難言!”

 巒石亦有柔心,裹纏青衫巨口,無縫遺漏!

 ————

 青衫,挑夫,二人遇舊我擔水,於閒庭。

 拳至,青衫,舊我依舊,挑夫牙歿!

 水桶濺水,凝滯!

 我,遇舊我,仍我?

 世人只知挑夫擔水,助力修為,卻不知水為何物?

 光陰長河,是也!

 青衫轟拳不止,挑夫肩挑日月以對,日蹤與月影皎潔如畫!

 青衫現身瓜田,無瓜農擔水,瓜熟蒂落?

 “為何?”

 “不為,何如?”

 挑夫雙手緊握星辰掛物,猛砸無知青衫!

 掛物無以掛落,青衫亦然!

 “淵博青衫,今日全知,當下無知!”

 “不服?”

 ————

 青衫,抬棺人,二人抬棺而行,步履蹣跚。

 一人力輕,一人力沉,偏斜明顯。

 青衫拳腳齊出,抬棺人寫意招架,似塗鴉搥蠟!

 二人化虹而去,一如化虹而返,原地停留!

 棺槨之內,玄機!

 玄之又玄天機,豈是爾等鼠輩,可觀?

 一瞬,也就只是那一瞬,棺槨炸裂,灰袍老者無上尊者,一雙金色純粹雙眸,戰意盎然!

 拳落青衫,腳止白衣!

 青衫,白衣,二人換拳不止,灰袍亦然!

 三人打作一團,勝負難分!

 三人混戰,實則青衫戰白衣,打己!

 未來符籙消散,灰袍老者歸於無!

 白衣換灰袍,斬青衫於崖落,潮平!

 “無畏青衫,當下,亦無懼?”

 “自欺欺人!”

如果您覺得《得見倒懸》小說很精彩的話,請貼上以下網址分享給您的好友,謝謝支援!

( 本書網址:https://m.51du.org/xs/221734.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