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雪孤劍錄

赤雪孤劍錄
書名:赤雪孤劍錄
類別:修真小說
狀態:連載中
作者:下手不黑
更新:2022-06-23 18:39:20

線上閱讀

簡介

提供赤雪孤劍錄繁體版全文免費閱讀,最新最熱赤雪孤劍錄繁體版全文免費閱讀線上閱讀,赤雪孤劍錄繁體版全文免費閱讀完整版非常精彩,蒼嵐末年,天災人禍,朝廷腐敗,中原八方揭竿而起。江湖中佛、道、儒、武四教亦是牽扯其中,動盪不安。隴右道武林人士組成的綠巾軍、江南道名門望族率領的劍武卒、劍南道後蜀舊部聚集的大蜀銳士、河北道大周皇族統籌

蛇怨:龍夫如玉 葉凡 陳寧 林漠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豐收之際無顆粒,卻道天涼好個秋。

隴右道首府金州知府,一位身穿華貴貂裘,頭上扎著幾根可擠出油來的可笑辮子的大漢,朝著門外倒下一杯清澈美酒,憨憨笑道:“天涼好個秋!”

今年的秋風格外涼爽,爽到凌晨之際,秋風掠過積水之處,可見凝霜。

金州泗水縣,原本有七八萬人的熱鬧大縣,現已走去大半。歸結原因,主天災次人禍。一處地一年災可勉強生存下去,可連續兩年的天災,甚至波及了周邊三州。別說普通老百姓要出逃求糧,就連當地土豪強紳趙家,糧庫裡的餘糧也不多了。

今日,趙家獨子趙學殊高中解元歸家,生於蒼嵐三零三年的他,僅僅十六歲就如此成就,百年世家趙家終是出了個有望登頂一二的大才子。

趙府門口,趙家主、但凡與趙家能扯上親戚的人們以及家奴,浩浩蕩蕩地張燈結綵,哪怕門口不斷路過衣不遮體、飢腸轆轆的人們,他們也當作看不見。許多路過的瘦弱小孩還一步一回頭地好奇望著這座豪華府邸的陣仗,吧唧吧唧嘴,似乎裡面有食物的香氣傳來。奈何,帶領他們的大人卻是頭也不回地將他們拖走,想要早點逃離這個種不出糧的地方。

讓人意外的是,眾人期盼的趙家公子趙學殊遲遲未歸。趙家主趙德新屢次派人前去尋找,亦無訊息。誰又知道,得此殊榮的主角卻早早到了泗水,潛入趙家府邸,來到一處簡陋木屋與一位油頭垢面的少年,還有一位面無血色的鵝臉小女孩坐在雜草地上,三人一邊細嚼慢嚥他帶來的饅頭,一邊聊著。

“小殊子,你還別說,這官家的饅頭確實細膩柔軟、麥香撲鼻。早知道考試能有饅頭吃,我也跟著你一起去了,真是可憐了我妹子。”

趙學殊大笑回應著垢面少年,絲毫沒有上等人嫌棄下等人的意思,哪怕是被後者碰過,白花花的饅頭被染上了焦黑,他也毫不在意地將饅頭扯下,放入口中咀嚼。

“四五哥,要是你跟我去考試,我這解元還真有點懸。別人不知道,可我跟老師是瞭解你的。如此才華,不參與功名,豈不可惜?”

被叫做‘四五哥’的少年姓王,父母去年因饑荒而死,好在得到從小相識的趙學殊收留,在府邸做起了家奴。他身邊埋著頭細細啃著饅頭的小女孩正是當世他唯一的親人,妹妹王一一。

自古以來,種地農民皆無文識,取名大多以生辰日期為準。如王四五,生於蒼嵐三零三年四月初五,因此取名四五。其妹王一一,生於蒼嵐三零六年一月初一,得名一一。

名字簡單,但人生卻不簡單。

王四五上幾代人都是泗水農民,雖說蒼嵐糧稅較之大周、南唐、後蜀多了幾分,但總歸餓不死,亦苟且偷生有餘。

可到了王四五這一代,蒼嵐官員終於按奈不住性子,露出外族人的獠牙,不斷增收糧稅。甚至於徵收糧食時還發明瞭個‘淋尖踢斛’稅,徵收官員紛紛猶如武將習武,每日踢木五百次,做到樹葉滿天飛樹木不動如鍾方可入選。一腳下去,糧食撒一地,全進了貪官糧庫,弄得老百姓苦不堪言。

不過這還好,生存嘛!只要土地能種出糧食來,多交一些,咱就少吃一些,還是餓不死,不寒磣。可要是土地種不出來了怎麼辦?那也要交稅,天子給了爾等土地,種不出糧食是爾等的責任,想要逃稅?罪加一等!更何況土地為何種不出糧食?還不是因為爾等偷奸耍滑,不願辛勤勞作,實在有負聖恩,加罰!王四五的父母就是因此,接連兩年顆粒無收,家中錢財散盡,最終為讓兒女吃飽,自己卻餓出病來而逝。

好在王四五從小心思活躍,年幼時便愛爬那書院高牆與裡面的童子書生一齊搖頭晃腦,背四書五經。泗水書院老師,宋大家年事已高,見得如此好學且聰慧小孩難免心喜,收為弟子。在這書院讀書時,結識了一生摯友,趙學殊。同齡人趙學殊是十月初一生,所以王四五一直叫他‘小殊子’,他也尊稱為‘四五哥’。

宋大家晚年得此二人作為學生,畢生心血盡授,二人也爭氣,勤奮好學舉一反三。去年宋大家病逝之際召集二人前來,只留下兩句:“學殊乃治世之能臣,為官甚好。四五乃亂世之梟雄,非亂勿入。”,就此閉眼。

王四五慢慢放下手裡饅頭,嗤笑道:“外人當道,欺壓我族三百年,你叫我如何為他們做事?若是考試中第能有吃的,我去考便是,但做孛兒只斤的狗嘛!呵呵!”

“天下大勢已成定局,我等讀書人皆是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當今天下雖亂,但仍可斷殘肢而重治。倘若我等不作為,試問天下百姓將何去何從?”

“去他孃的百姓,我只想妹妹活下去!”

王四五深知,原本美好的家庭都是被這個時代所迫害。母親臨餓死之際,還不肯喝下遞到嘴邊的熱米糊。她知道,自己吃下去也是死,還不如讓子女少些餓,真是可憐天下父母心。那時起,王四五就只有一個願望。那就是讓妹妹活下去,哪怕去死也無所謂。

趙學殊出身富貴,不知貧苦,但不嫌棄兄妹二人出身已是極為難得,再叫他深感平民之苦實在強人所難。從金州歸來,路上也見了不少飢餓流民,他也深知此局面之根本乃是當朝權貴臣子過於腐敗所致。救其眼前之急,不如救其往後,想要天下太平,百姓富裕,則需自己一步一步攀上高峰,掌權後以生平抱負治國。

“此次從金州歸來得知,泗水縣周邊幾個縣已出現難民拉幫結派的現象,其中一股名為‘綠巾軍’的匪徒三番五次截走官糧。他們藏身於泗水往東十里的鹿山之中,依靠鹿山險峻已成氣候。朝廷責令金州知府阿木爾派兵剿匪,無為則斬。如此動亂之際,家中糧食亦所剩無幾,若大家族與流民無二,我打算這就跟父親勸說,舉家遷移至河北道,畢竟只有天子腳下稍好一些,也正好趕上後年科舉,不知四五哥願不願意同行?”

這番話讓王四五思索了許久,如果光是他一個人的話,他一定會義無反顧地拒絕同去。可始終有個豆蔻之年的妹妹,他賤命一條好養活,可妹妹就不同了。自小便瘦弱多病,就連郎中都說,能熬過去年已是上天恩賜。

他想著將妹妹託付給好兄弟,可始終開不了口。畢竟如此動盪之際,託付一位什麼事都做不了、多一張嘴吃飯的小女孩太過於勉強他人。

二人相處七年之久,無癢便知心。趙學殊長嘆一氣,知道此事一時半會兒難以抉擇,便輕輕地拍了拍王四五的肩膀準備起身離去。

“學殊哥哥要走了嗎?”

王一一抬著頭,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盯著他,聲音細如青鳥脆吟,煞是好聽。

“一一好久沒見到學殊哥哥了,能多陪陪一一嗎?我想去湖邊釣魚去,學殊哥哥釣一條大魚,四五哥負責烤,可香了,就像從前一樣。”

最新章節
同類推薦
熱門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