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盛京雙姝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型:
第6章 欲擒故縱

  夜幕降臨,魏赫言回到府中,香湯沐浴洗去一身血腥味,看著下屬蒐集來的資料。

  沒查出司一珞和沈茉冉之前的生活有交集,倒是查出了一些有趣的事情。

  沈家當家主母杜氏每日用的藥中摻了馬錢子,沈大小姐在府上也是水深火熱,因為一點錯處竟然被罰到家廟……但是上一刻還朝不保夕,下一瞬,卻能說動沈案興為一個素不相識的人出頭擔保?

  這位沈大小姐也有點意思。

  再看司一珞,她的祖父在軍中最高不過做到總旗,父親只是個小旗,她一個姑娘家,十歲就敢出關做斥候,不過十五歲年紀,軍功竟然已經累計到千戶!

  這還是用一部分軍功抵了她身份造假,欺上瞞下罪名的結果,若他是男人,至少也能封個宣武將軍了。

  十五歲的宣武將軍,大周朝開國至今,屈指可數。

  魏赫言嘖了一聲,將資料燒了,喚人問道:“司千戶在做什麼?”

  下人恭敬回道:“回督主,司大人在湖邊釣魚。”

  “釣魚?”

  魏赫言不知道該用什麼詞形容自己此時的心情——意想不到,是的,其他情緒都被這四個字壓了下去。

  他起身往外走。

  水面上跨湖修建著一條長廊,紅燈籠喧賓奪主,奪了荷葉的嫩綠色。

  燈火下,少女筆挺坐著看湖面,垂在湖中的魚竿一動不動。魚兒聚在不遠處嬉戲玩鬧,她身邊的水桶裡卻是空的。E

  等了會兒,少女將魚線拉出來,魚餌還在,卻沒有一條魚上鉤。她不氣餒,換個地方,繼續將魚線甩出去。

  魏赫言瞧著有意思。

  “司大人挺有閒情逸致。”

  他一來,原本圍在燈下嬉戲的魚群瞬間四散,司一珞知道自己今天的魚肯定釣不上了。收回魚竿,將魚餌取下來隨手扔進湖裡。

  “督主身上殺氣太重,魚都被嚇跑了。”

  少女反而將釣不上魚的原因推到他身上?有生以來第一次……

  魏赫言失笑道:“司大人真會說笑。”

  司一珞從傍晚一直坐到現在,疑惑解開了,她在想自己這輩子想要什麼,還沒想出名堂。

  魏赫言一身簡

  :

  單的黑衣上繡著繁複的花紋,高高束起的長髮垂在腰間,更顯得他身形頎長,英姿偉岸。

  司一珞抬頭,他迎著光的側臉輪廓分明,眉眼略顯陰柔,攻擊性卻十足。

  想起市井間對他的形容:錦衣夜行,鋒芒畢露。

  “督主用過晚膳了嗎?”

  少女語氣自然,不等他回答。

  “吃魚怎麼樣?”

  魏赫言視線落在空空如也的木桶。

  少女輕笑一聲,不慌不忙地將魚線取下來,握著魚竿試探兩下,將魚竿直直的刺進水中再提起來,一條肥碩的鯉魚紮在魚竿上,掙扎撲騰出的水花四處飛濺。

  魏赫言看著來回撲騰卻始終掙扎不出桎梏的魚,突然沒了胃口。

  司一珞彎著眼睛笑著,用熟稔的語氣說道,“我親自下廚,督主嚐嚐我的手藝。”

  少女面色仍舊蒼白,魏赫言從她柔順的外表下,看到一隻張牙舞爪的小獸。他鬼使神差地走過去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抬眸看他。

  “你在勾引本督?”

  司一珞一愣,後退一步跟他拉開距離。

  “只是感激督主不殺之恩而已,督主還請自重。”

  手中細膩的觸感消失,魏赫言盯著她提魚離去的背影,莫名覺得手指很燙。

  欲擒故縱?

  呵!

  “來人,跟兵部打聲招呼,撤了她的調令!”.

  他倒要看看她葫蘆裡賣的什麼藥!黑暗處有人應了一聲。

  魏赫言低頭看著湖面,抓了一把餌料扔進湖裡,四散逃開的魚群圍在遠處不敢過來。他覺得沒意思,負手回到書房,展開最新送來的密信。

  “沈相動了朝廷送往遼東的軍糧?”

  他久久不出聲,下屬請示道:“訊息要遞進宮裡嗎?”

  魏赫言手指扣著桌面,半晌。

  “先瞞下來,繼續盯著。”

  各部的訊息繁雜,不能一股腦都遞上去,需要他先斟酌,該怎麼報送,什麼時機報送最合適。

  他灌了一杯濃茶,拿起其他的密信,一封一封審閱。

  直到侍女端上飯菜。

  “督主,這是司大人親手為您準備的飯菜。”

  常年待在囚牢,聞多了腐臭味的人胃口都不怎麼好,魏赫言也不例外,

  :

  但是為了不被人看出破綻,餐桌上總會有一兩道葷菜,但他總會發脾氣。

  廚房摸不準他的喜好,每日做飯都戰戰兢兢,司一珞願意冒頭,廚房的下人只略一猶豫就答應了。

  侍女掀開湯盅,奶白色的魚湯看起來和白肉一般顏色,魏赫言瞥了一眼,忍著胃裡的翻滾,冷聲道:“端走!”

  侍女急忙上前將魚湯撤下。

  “慢著。”空氣裡散發著淡淡的鹹香味,他手指敲著桌子吩咐道,“放下吧。”

  侍女停下動作,連同其他菜點一起擺在桌子上。

  魏赫言走過去,今日的菜與往日不同,一碟清淡的小黃瓜,一碟嫩黃的油爆菜心,一碗包好看不見餡兒的清蒸小餛飩,一碟綠豆酥,以及魚湯。

  分量都不大,他在桌前坐下,先夾起一枚餛飩放在嘴裡,玉米和豌豆的清甜味道將肉味掩蓋住,竟然難得的可口!

  小黃瓜脆爽,菜心滋味十足,綠豆酥不甜不膩,入口即化。

  他最後將勺子伸向魚湯。

  侍女猶豫著小聲提醒道:“司大人說,晚上不宜吃太飽,否則難受會睡不好。”

  魏赫言動作一頓,侍女以為自己說錯話,急忙跪下告饒。

  “奴婢多嘴,督主饒命!”

  盛菜的碗碟精緻小巧,飯菜卻略顯粗糙,魏赫言魘食知足之後才後知後覺意識到。

  “你說這些都是司千戶準備的……她才來了多久你們就都聽她的了?”

  侍女磕頭請罪,眼前的珠簾晃動,再抬頭,桌前已經空無一人了,侍女冷汗涔涔地癱坐在地上……

  司一珞洗漱之後還沒睡下,身上的傷口發炎,她這會兒有點發燒。

  但是她卻睡不著,強撐著起身出了門。

  沈茉冉睡到半夜被一條黑影嚇醒,若不是感受到對方手上的老繭,她差點以為沈氏又找人謀害她。

  “司一珞?你怎麼來了?傷怎麼樣?身上怎麼這麼燙?”

  司一珞坐在床頭不吭聲,沈茉冉從床上爬起來問道,“你怎麼了?”

  黑夜裡只能看到一個輪廓,少女沉默了會兒,略微沙啞的聲音響起。

  “沈茉冉,去救我,你答應了沈案興什麼條件?”

  :

如果您覺得《盛京雙姝》小說很精彩的話,請貼上以下網址分享給您的好友,謝謝支援!

( 本書網址:https://m.51du.org/xs/302668.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