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盛京雙姝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型:
第24章 破廟佛像後

  “司大人又為何夜半出城?”

  本來該是她心虛,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她態度越坦蕩,魏赫言卻越覺得心虛。

  黑暗中感知到少女似乎又笑了笑。

  “下官出城自然是為了辦不能為外人道的事情,這也是錦衣衛的職責,督主為何這般關心下官?”

  做錦衣衛指揮使的這幾天,司一珞也想明白了,她跟魏赫言這段孽緣既然逃不掉,不如由她掌握主導。

  反正上輩子,欠他的已經還清,這輩子憑心行事吧。

  這麼想著,她面對魏赫言時便少了份拘謹和仰望,多了份淡然從容。

  魏赫言嗤了一聲,美眸看她半晌。

  “本督想吃全魚宴。”

  話題轉得猝不及防,司一珞一愣,他一向挑食,葷腥的食物能不沾就絕對不沾,上次她只是為了處理沈茉冉釣上來那些魚,倒是沒想到對他口味。

  “好,不過要勞煩督主親自抓魚了。”

  魏赫言一梗,覺得有點下不來臺。

  他心裡想的,和嘴上說的不是同一件事,心裡想扒開她的偽裝,想知道她身上的秘密,想更深層次地瞭解她,想……殺了她!

  嘴上的話卻曖昧。

  少女無知無覺般與他並肩走在街上,微涼的春風迎面吹拂,天色暗淡的看不到身邊人的表情。

  魏赫言身上的壓迫感若有若無地將她包圍著。

  司一珞思緒飄飛,想上輩子,想他們似乎從來沒有平心靜氣地一起散步,一起吃飯。她距離他很近,但卻從來沒有走進他心裡。

  這輩子,他們兩個從一開始就站在對立面上,她與他不會成為朋友,所以,在徹底撕破臉之前,對他好點就算是報答他教給她的讓她安身立命的本事吧……

  她這輩子能從千軍萬馬中殺出來,能穩坐錦衣衛指揮使,他功不可沒。

  兩人各懷心思,魏赫言不可能自己去抓魚,司一珞也沒指望他動手抓魚,回到提督府熟悉的小廚房準備食材,不一會兒功夫,姒海就抱著一小筐魚進來。

  看見她手裡拿的藥草,驚詫道:“這是益母草?”

  他的聲音又高了兩個度。

  “你給督主吃益母草?”

  傷害性不大,侮辱性極強的益母草。

  司一珞動手將魚拿出來開膛破肚,動作十分優雅。

  “誰說益母草只有女人能吃?益母草有

  :

  清熱解毒的功效,你家督主胃火太旺,所以才會食慾不振,用益母草打魚漿,既能去腥味,又能清火去熱!”

  姒海張了張嘴,覺得她說的有道理,見自己也幫不上忙,乾脆蹲下燒火。

  一邊用餘光打量她。

  他內心也十分糾結,她若是踩著他們家督主做跳板,她現在已經是錦衣衛指揮使了,手中的權勢比之他們家督主不相上下,從權勢上說甚至還隱高一籌。

  洗手作羹湯這樣的事情,定然是不屑於去做,而且也沒有巴結他家督主的必要。

  但若說她跟他們是一條心,說出去傻子都不信。

  她進京才幾天功夫,先是做了錦衣衛指揮使,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在錦衣衛內部剷除異己,抓細作,救湛王。

  異軍突起,以前從來沒聽說過大周朝還有這麼一號厲害的人物!

  但是她做菜的時候,確實很認真,而且,他竟然不反感,甚至還覺得本就應該如此。

  壓下心頭的疑惑,姒海低頭專心燒火。

  油炸的春捲太膩,司一珞將卷好的春捲放進爐子裡烘烤。

  又做了魚面,清淡的湯汁澆上去,放上一片薄荷葉和兩粒枸杞,顏色看上去很好看。

  姒海摸不準她的心思,見她將做好的飯菜放進托盤,起身說道:“司大人,我來吧。”

  司一珞摘下圍裙。

  “跟你家督主說一聲,我回府了。”

  她的府邸就在魏赫言對門,不知道皇上是不是有意讓他們兩個做對家,從這邊出門到那邊進門,不過幾十步距離。

  司一珞卻沒回府,身形隱匿在黑夜裡。

  諸位皇子府邸坐落在皇城根,深更半夜,沒睡下的大有人在。

  一條黑影溜進周湛的書房。

  “殿下,司一珞剛上任,下面人心浮動,屬下趁亂收買了幾個人,將這次刺殺案的卷宗謄寫了一遍。”

  他昨天遇刺,今天早上就結案,官方定義是仇殺,刺殺他的刺客確實是當年護國公府的仇家,但是直覺不會如此簡單。E

  結案卷宗被放在錦衣衛的案牘庫中,只有百戶以上才能進入案牘庫查閱卷宗。

  卷宗中包含現場調查記錄,口供,以及一些其他的細節。

  周湛看得很仔細,卷宗中沒有提到天蠶絲。

  “殿下,您讓屬下查司一珞和沈大小姐的關係,屬

  :

  下也打聽到了。之前沈大小姐在城外遇刺,剛回京的司一珞就曾碰巧救過她一次。”

  周湛看著卷宗,如此說來,沈茉冉當時那句話倒也不出格。

  但是為什麼他遇刺,司一珞能及時趕到?難道她早就察覺到有人要刺殺他?

  “誰?”

  窗外一條人影閃過,護衛護在周湛跟前。

  銀光一閃,周湛手中多了一把飛刀。

  飛刀上綁著一張字條。

  “殿下!屬下去追!”

  周湛取下字條,字條上的字跡蒼勁有力,只有一行字。

  “北城破廟佛像後?”

  周湛開口道,“不用追了,隱月,你去一趟北城,看看破廟的佛像後面藏著什麼東西!”

  護衛抱拳應道:“是,屬下多安排幾個暗衛值守,保證王爺的安全!”

  做完這些,司一珞熟門熟路地潛進相府,她還欠沈茉冉一個解釋。

  沈茉冉早猜到她晚上會來,還貼心地給她留了窗戶,桌上擺著幾碟子點心。但是她不確定你她什麼時候會來,熬到實在撐不住就睡下了,這會兒睡得正香。

  折騰一晚上,司一珞確實有點餓,先在桌前坐下吃了幾塊點心,理清思路。

  沈茉冉迷迷糊糊間感覺到房間裡有人,從床上坐起來。

  “司一珞?”

  司一珞嗯了一聲,沈茉冉披上衣服起床,湊過來問道:“你沒事吧?”

  “我能有什麼事……只是這兩天太忙了,顧不上過來。”

  “這件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還有你跟我說的……上輩子周湛很早就死了,難道說其中有什麼隱秘不成?”

  “刺殺我的人真的跟周裕沒關係嗎?”

  “打住!”司一珞怕了她了,一個接一個的問題,“我一件一件跟你說。”

  “先說湛王遇刺,是有人買通徑山寺的覺明師父,透過竹籤和了無大師的誘惑,將他誘騙至後山,意圖行刺。”

  “覺明出家前是一個採花賊,你應該是倒黴被他看上了,他就用同樣的招數將你騙至後山,原本以為你一個弱女子應該掀不起風浪,沒想到沈明姝也摻和進來,追殺你的人和追殺周湛的人對上,才給了你們逃跑的時間。”

  “否則,就算我趕到也是給你和湛王收屍。”

  司一珞抿了口茶水,沈茉冉繼續追問:“那你是怎麼得到訊息趕來的?”

  :

如果您覺得《盛京雙姝》小說很精彩的話,請貼上以下網址分享給您的好友,謝謝支援!

( 本書網址:https://m.51du.org/xs/302668.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