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愛意撩人[娛樂圈]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型:
第13章 第 13 章

 訊息發出去幾秒,傅時禮視線漫不經心掠過正前方那張嬌豔明媚的臉蛋,對上她的視線,又不著痕跡地收回。

 明意心虛地瞟了幾眼桌上的其他人,見他們依舊在酒桌上推杯換盞,絲毫沒有注意到她和傅時禮私底下的暗潮洶湧,才放心收回視線。

 另一邊,傅時禮將她的一舉一動盡收眼底,沉吟片刻,拿起手機起身邁步走出包間。

 見狀,盛安寧小幅度地戳了戳她的胳膊,靠過來小聲道:“你老公出去了。”

 明意下意識按滅螢幕,因為心虛抬手輕輕攏了攏耳邊的碎髮,隨意道:“出去就出去唄,管我什麼事。”

 盛安寧抬頭看了一眼門口:“我看到他出去之前好像看了你一眼,你不出去看看?”

 “我出去看什麼?”

 頓了幾秒,明意抿了抿唇,臉上驕矜之色不減:“行吧,那我勉為其難出去看看也行。”

 “萬一真的有事呢?”

 盛安寧將明意的小心機思看得分明,她笑著:“行,那你過去看看,這邊的事有我呢,有事我給你打電話。”

 “好。”

 說完,明意悄悄起身推開門走出去。

 她倒是要看看,這狗東西到底在玩什麼花樣。

 走出包間,明意往四周看了一眼,沒見到傅時禮的影子,便踩著高跟鞋往走廊盡頭的衛生間走。

 衛生間門口是洗手池,上面還有一面巨大的鏡子,明意站在鏡子前從包裡拿出一支口紅,仔細地給自己補妝。

 剛才雖然沒吃幾口東西,但水喝得勤了點,口紅幾乎都掉光了,看起來沒那麼生動明媚。

 塗好以後,明意輕輕抿了抿唇,把上面的口紅抿得更加均勻了些。看著鏡子前這張紅唇明豔,堪比仙女下凡的臉,明意的心情也跟著好了不少。

 她稍微偏了偏頭,原本想接著燈光看看還有沒有什麼需要補妝的地方,卻不想剛一抬眼就看到身後倚牆而立的傅時禮。

 男人身影頎長,黑色西裝熨帖,走廊裡昏暗的燈光從頭頂瀉下來,影影綽綽的光線下,看不清神色,只覺得氣質矜貴疏離。

 對上他的視線,明意下意識轉身看過去:“你怎麼在這?”

 明意的意思是傅時禮為什麼會在江城,還出現在今天的飯局上。

 聞言,傅時禮淡聲反問:“這話應該我來問你吧?”

 明意皺了皺眉:“不是你讓我出來的嗎?!”

 傅時禮嘴角微不可察地勾了勾,隨後視線緩緩落在她臉上,輕笑:“所以,傅太太是來找我的?”

 明意:“?”

 又被這狗東西繞進去了可惡!

 回過神,明意惱羞成怒大步走出去:“傅時禮你到底什麼意思?”

 傅時禮立在原地沒動,見把人惹惱了,還心情頗好地勾了勾唇角。

 他視線好整以暇地落在她臉上,慢悠悠開口:“你不是想知道我為什麼在這?所以我讓你出來告訴你,有問題?”

 頓了頓,沒等明意開口,他繼續道:“還是說,你想在屋裡直接公佈我們的關係?”

 “我倒是無所謂——”

 聞言,明意沒好氣瞪了他一眼,冷哼:“沒看出來傅總想象力還挺強的。”

 她收回視線,沒再跟傅時禮廢話:“你快說吧我聽著,說完我還要回去呢。”

 見狀,傅時禮慢條斯理開口:“來江城自然是來出差的,至於飯局,傅氏作為最大的投資方,出席飯局不是很正常?”

 聞言,明意抬眼看過去:“傅氏為什麼突然投資這部劇?”

 傅時禮垂眸對上她的視線,慢條斯理開口:“自然是為了進軍影視行業。”

 頓了兩秒,閒閒收回視線:“你該不會以為是——”

 “不是最好!”

 聞言,明意立刻打斷:“我可不想再被扣什麼潛規則的帽子!”

 說完,明意頭也不迴轉身往包間的方向走,還不忘順便把高跟鞋踩的卡卡作響,以此發洩不滿。

 她算是看明白了,這狗東西就是故意叫她出來奚落她的!

 回到包間,屋子裡的氣氛還跟剛才一樣,明意沒驚動任何人,小聲關上房門重新坐回自己的位置。

 見明意這麼快就回到包間,盛安寧有些意外,她靠過去壓低聲音問:“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怎麼樣,你老公怎麼說的?”

 其實早在傅時禮出現在包間裡的那一刻,盛安寧已經忍不住腦補出一部,霸總為了讓小嬌妻在劇組過得舒服點,直接大手一揮投資兩個億嬌妻文學的劇本了。

 聞言,明意沒回答,冷冷哼一聲。

 過了幾秒,包間的門重新開啟,西裝革履的男人不疾不徐地從門外走過進來落座。

 明意聞聲輕輕抬了抬眼睫,視線落在對面那張似笑非笑道貌岸然的臉上。

 片刻,櫻唇淡淡吐出四個字:“別提,晦氣。”

 盛安寧:“……”

 -

 因為前一天晚上包間裡菸酒味太大,再加上跟傅時禮生氣,晚上也沒吃什麼東西,第二天早上明意特地早起一個小時,到酒店樓下的餐廳吃了頓早餐才重新回十二樓進行劇本圍讀。

 昨天劇本圍讀進行得還算順利,再加上昨晚大家一起吃了頓飯,互相也算是熟悉了一些,陳導打算再看看今天的圍讀效果,順便看看大家的情緒代入情況和配合是否默契,再考慮什麼時候開始進行拍攝。

 明意抱著劇本走進十二樓房間時,裡面已經坐滿了人,今天不僅只有五位主演和導演,大家的經紀人也都在場。

 按照咖位,明意是這裡最人微言輕的,她走過去小聲拉開椅子坐下,距離群裡說好的時間還有十分鐘,明意算不上遲到,自然也就沒人說她什麼。

 人都到齊了,劇本圍讀很快開始。

 姜瑜和祁舟的戲基本沒什麼瑕疵,對個一兩遍就過了,最主要的問題還是在明意和周漾這裡。

 明意的這個角色人設就是沒心沒肺的小公主,後期看清自己的心意以後,倒追也是直接打直球。

 只不過,有些臺詞放在小說裡,字面意思看起來還好,可要真是念出來,就有些不對味兒。

 就好比這段,陸聽晚和徐硯的這段對話,兩人正坐在一張桌子上吃水煮魚。

 快吃完的時候,小公主突然上頭,想要給徐硯科普辣度的級別。

 於是就有了如下對話。

 “你猜猜除了微辣、中辣、特辣、麻辣、變態辣以外,還有什麼辣?”

 徐硯:“不知道。”

 陸聽晚:“還有,我想你辣~”

 徐硯:“……”

 明意每次唸到最後“我想你辣”的時候,她和周漾都忍不住一起笑場,甚至還會覺得有些油膩。

 因為陸聽晚這個角色性格跳脫,而劇本里她和徐硯正在互相試探的曖昧期,類似的土味情話輸出,劇本里還有很多。明意和周漾後面又嘗試了幾次,還是根本憋不住笑。

 不僅她和周漾忍不住,其他人也忍不住,最後導演實在沒辦法,才暫停這部分,先去對其他部分。

 下午,劇本圍讀結束以後,陳導特意把明意單獨留下來。

 “明意啊,我能看出來你的確是已經盡力了,但是還是差了那麼一點感覺,就是那種青梅竹馬兩小無猜的感覺。”

 說著,陳導拿起手邊的劇本給她指了上面一部分的內容:“還有這裡,這裡的情感應該是糾結的,是那種我喜歡你但是我傲嬌,我不說,我就想讓你猜,猜不到我又不開心的這種感覺。”

 “我說的你能理解嗎?”

 明意點頭。

 只不過,眼睛是理解了,腦子還沒理解。

 見狀,陳導繼續道:“你有沒有青梅竹馬,或者是喜歡的人?特別是校園時代,初戀,回憶一下初戀的感覺,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共情。”

 明意點頭應下,又和導演交流了幾句,才出了圍讀的房間。

 今天的劇本圍讀盛安寧一直在場,所以對陳導特意留下明意並不意外,一直在門口等她,見她出來連忙道:“陳導怎麼說?”

 走廊裡,明意和盛安寧一邊往自己房間走,一邊小聲嘟囔:“陳導說讓我試試共情,可我現在上哪找個青梅竹馬跟我演戲去?”

 見狀,盛安寧心中思量片刻,隨後抬頭看著明意小心試探道:“要不找你老公試試?”

 明意動作一頓。

 對啊!青梅竹馬!這不是還有傅時禮呢麼,她怎麼沒有想到!!

 既然他這個時候來了,那她就得物盡其用。

 思及此,明意輕輕彎了彎唇。

 回到房間以後,明意思來想去還是有些猶豫,覺得最好不要去找傅時禮,就劇本上的這些臺詞,對著空氣說她都覺得羞恥,更別提對著傅時禮了。

 後面,明意簡單吃了幾口東西,又花了一下午的時間,去研究劇本深挖人設,對著鏡子練習了無數次,可每次感覺都不對,別說達不到陳導的要求了,就連她自己的要求都達不到。

 最後有些氣餒地躺平在床上,忍不住蹬腿,難道她真的要去找傅時禮幫忙嗎?

 傅時禮要是拒絕她怎麼辦?

 以她對傅時禮的瞭解,要是她直接拿著劇本去讓他幫忙跟她對戲,十有八九會連他房間的門都進不去。

 畢竟傅氏的工作那麼忙,而且這次傅時禮也是過來出差的,估計也有很多工作完處理。

 那如果不告訴他呢?

 思及此,明意眨了眨眼睛,突然茅塞頓開。

 對!那就不告訴他!

 這樣她念詞的時候,既能看到對方最真實的反應,又能第一時間體會人物情感,及時做出與之相應的反應。

 一舉兩得。

 不就是土味情話麼,網上一搜一大堆,她還就不信了!既然傅時禮這個工具人在這,她不用白不用。

 思及此,明意從床上爬起來,開始琢磨該怎麼搞定傅時禮。

 晚上,明意特意換了一身衣服,認真做了造型,戴上口罩去了酒店頂層。

 敲門之前,明意特意靠在門口妖妖嬈嬈地凹了造型。

 很快,房門從裡面開啟。

 明意抬頭對著黑衣襯衫立在門口的男人,輕輕眨著眼睛:“嗨傅總~”

 對上她的視線,傅時禮神色微怔,視線緩緩落在明意臉上,睫毛輕輕抖了抖。

 片刻,漆黑的眸子對上她的視線,慢條斯理開口:“明意,你知道晚上穿成這樣,敲一個男人的房門意味著什麼嗎?”

如果您覺得《愛意撩人[娛樂圈]》小說很精彩的話,請貼上以下網址分享給您的好友,謝謝支援!

( 本書網址:https://m.51du.org/xs/312394.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