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金枝藏驕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型:
第16章 新正

 陵京的新正很快便到了。

 今年的冬比往年要寒冷,喬綰身子虛弱,被皇帝親下口諭,勒令她除夕夜宮宴前不許再出府。

 喬綰樂得自在,索性一直待在府中。

 慕遲也一如往常般溫柔熨帖,彷彿那晚那短暫的陌生從未發生過。

 時日一長,喬綰也大喇喇地將這件事拋在了腦後。

 倒是喬恆賞賜了不少名貴藥材,喬綰想了想,挑出幾樣直接託人私下送去了將軍府。

 若景闌真是夢中那個發動宮變的男子,說不定此番還能同他套個近乎,讓自己將來順利離開陵京。

 即便不是,於她也沒什麼損失。

 除夕這日,喬綰早早便起來了,特意穿上了金絲鸞鳥朝鳳度花裙,披著石榴紅的織錦羽緞斗篷,興沖沖地朝暖閣小跑去。

 還未等走進暖閣,喬綰便忍不住揚聲喚:“慕遲!”

 慕遲出門時,見到的便是一團燃燒著的“火焰”朝自己奔走而來,周身像是籠罩著一層暖色光霧。

 他驀地想起服下雪菩提那晚,身體冰凍僵硬時,她抱住自己的畫面。

 就像這團火焰將他包裹在其中。

 慕遲目光微沉,卻很快恢復如常。

 喬恆今日便會知曉喬綰將貼身香囊“送給”景闌一事,他也無需再留在此處同她做戲。

 至於眼下……

 慕遲眉頭不覺微蹙,那日她給他雪菩提時,提過“須得陪她過新正”,便算作……給她的小小報酬罷。

 喬綰不知慕遲在想什麼,笑盈盈地停了腳步,說話間哈出的白霧在她的長睫上凝成小水珠:“慕遲,你猜我給你帶來了什麼?”

 慕遲斂起情緒笑應:“不知。”

 喬綰從侍女手中將月白錦緞袍服及雪色白貂鶴氅拿了過來,一股腦地全拿給他:“自然是新衣裳啊。”

 慕遲笑意微僵,看著懷中的新衣,目露茫然。

 喬綰笑:“新正要穿新衣,慕遲,你怎麼什麼都不知道呀?”

 慕遲抬眸看向她。

 大齊自也要過新正的,只是……他從來都只透過地牢那個四四方方的天窗,看著皇宮上方一瞬綻放的焰火,僅此而已。

 “好了,別看了,先去換新衣,”喬綰推了推他,“一會兒我們還要忙呢。”

 母親在世時,總會在除夕這日為她包一碗浮元子。

 後來,她也便養成了習慣。

 以往還住在宮中時,便同倚翠二人一塊過,搬到公主府後,因晚上還要去宮宴,包浮元子便挪到了白日。

 今年卻不同了。

 今年多了個慕遲。

 正想著,慕遲已換好新衣走了出來,月白色襯的他越發雪肌玉骨,鶴氅為他添了貴氣萬分。

 喬綰不覺呆了兩呆,眨巴了下眼睛,直至慕遲喚了聲“公主”才反應過來,耳垂嫣紅著牽著他便朝膳房走。

 下人早已備好了一切,浮元子的餡料有黑脂麻的,紅豆沙的,更有核桃蜜餞餡。

 倚翠和幾個侍女早已侯在一旁,也均換上了新衣。

 喬綰拉著慕遲坐下:“新正要吃浮元子才算圓滿,”她轉頭目不轉睛地看向他,“你會嗎?”

 慕遲遲疑了一瞬:“你要自己做?”

 他本以為,以她的嬌生慣養,想來過節也只是她享福,底下人忙碌。

 “對啊,以往都是這般,”喬綰見他這副模樣便知他不會,得意洋洋地笑,“沒事,今日我做一回先生,教你包。”

 她說這話時,囂張的虎牙又露了出來。

 身後的倚翠掩唇偷笑。

 很快慕遲便知她為何笑了。

 喬綰包浮元子的手藝並不好,糕粉做皮,在她手中格外不聽話,團好了也會裂開一道小縫。

 喬綰包得不耐煩起來,乾脆雙手一捏扔到糕粉中,便算做好了,扭頭煞有介事地看著慕遲:“把餡料團進面裡就好。”

 慕遲頓了下,拿起一團糕粉,包好餡料,無師自通地在掌心團了團。

 喬綰睜大眼睛看著雪白的元子在他剔透的指尖出現,完好無損,又想到自己方才還說要教他,臉色一紅,小聲嘀咕:“你肯定以往就學過。”

 慕遲看了她一眼。

 他從未過過新正,這樣的年節,於他而言不過是數千被關押的黑暗日子中的其中一日,無甚特別的。

 後來,自由了,更沒什麼興致。

 而今才知,原來旁人的新正,是要穿新衣,吃浮元子的。

 一個個圓滾滾的元子包好,大小不一地在糕粉裡滾了幾圈。

 只是浮元子到底不能多吃,喬綰包了一會兒便停了手。

 正欲洗去手上的糕粉,便聽見外面隱隱傳來幾聲低呼聲。

 喬綰好奇地朝外探了探,隨後便驚喜地發現,不知何時竟然下起雪來,地面已經積了一層薄雪,府邸都蒙上一層白,原本枯損的樹枝也如銀條素裹。

 “慕遲,下雪了。”喬綰飛快地轉頭,欣喜地對正在淨手的慕遲叫了一聲,興奮地衝了出去。

 慕遲循聲看去,只望見四四方方的門框外,一片雪白裡,穿著紅衣的少女站在雪中,臉頰漲紅,滿眼激動。

 慕遲停了一瞬,方才起身走了出去。

 喬綰伸手接著洋洋灑灑的雪花,目光瑩亮:“陵京已經好幾年未曾下雪了。”

 陵京地處南面,上一次下雪,還是四年前。

 然那年她因染了風寒,府中的人被喬恆發賣不少,她也被喬恆派人禁足在房中,沒能出去玩鬧一番。

 慕遲看著她的神情,心突然像是被人用雀翎輕輕地撓了一下,肺腑處有些發麻,甚至肢體都僵硬下來,心神不寧。

 “慕遲?慕遲?”喬綰湊到他跟前,疑惑地打量他。

 慕遲猛地回神,心中升起陣陣惱怒,連帶著看她臉上天真無知的表情都越發刺眼。

 果真是不食民間煙火的小公主,突如其來的雪與寒,不知是多少尋常人家的噩夢。

 到她嘴裡,卻成了一場驚喜。

 可這一切同他毫無干係。

 所以他仍笑著反問:“公主喜歡雪?”

 “喜歡啊,”喬綰點頭,“不止喜歡雪,還有春日裡的紙鳶……”

 她激動地看向他:“陵京的春來得早,過些時日我們去放紙鳶!”

 過些時日。

 慕遲盯著她跑去枝丫上捧雪的背影,忍不住諷笑。

 她真的很好騙。

 “喂,慕遲!”喬綰倏地作聲。

 慕遲定睛,她手中浮元子大小的雪球不輕不重地朝他砸來,身子下意識地想要避開,卻又生生忍耐下來。

 雪球砸在他的胸口,迸濺的雪塊落進衣襟中,一陣涼意。

 喬綰得意地笑了起來,眯著眼笑得前仰後合,嫣紅的斗篷在雪裡翻飛:“慕遲,你怎麼不知道躲呀。”

 她邊笑著,邊跑向他,替他撣去了身上的雪。

 慕遲垂眸看著她的動作,心口微熱。

 這具冰冷軀體唯一的一抹溫度。

 直到倚翠的聲音響起:“公主,酉時了,該入宮了。”

 慕遲的容色逐漸平靜,眉眼無波。

 喬綰嫌棄地癟癟嘴,看向慕遲:“除夕宮宴不能缺席,不過你放心,”她對他眨眨眼,“我儘快趕回來,我們一同吃元子、看煙火。”

 慕遲淡笑,頷首應了聲“好”。

 喬綰又磨蹭了一會兒,才隨在倚翠身後離去。

 滿院雪景,頃刻間變得死寂,彷彿方才的一切都是幻覺。

 慕遲有些不習慣地擰眉。

 “慕遲。”身前一陣匆忙的腳步聲。

 慕遲抬頭,喬綰不知何時去而復返,因著一路小跑氣息有些急促:“雪菩提沒有用對不對?”她輕聲問。

 她其實能看出他對自己身體的厭惡,而服下雪菩提的第二日,這樣的厭惡並未消失。

 慕遲一怔,繼而謹慎地眯眸。

 她知道?

 喬綰卻笑開:“無妨,左右我也不希望你因雪菩提而喜歡我,”她說著,嗓音微揚,“新正安康,慕遲。”

 這一次再未折返,她任倚翠攙著出了府邸。

 慕遲仍站在原處。

 原來,不是不問。

 是她早就猜到了,雪菩提對他,不管用。

 *

 皇宮。

 宮宴內,絲竹之聲不時傳來,偏殿卻顯得格外安靜。

 喬恆意外地看著右相文遜:“文愛卿方才說什麼,你在將軍府門口看到了何人?”

 文遜垂眸應道:“回皇上,臣前幾日奉命去定國將軍府宣陛下口諭時,曾親眼見到一名繡坊的夥計拿著長樂公主的香囊,說是景少將軍的。”

 “臣唯恐造成誤解,特地著人去繡坊問個清楚,那香囊的確是景少將軍送去的。”

 香囊是大黎女子的貼身信物,若非心儀之人,絕不會外送。

 而今喬綰的香囊在景闌身上,其中意味一目瞭然。

 “好,好,”喬恆接連道了兩聲好,“如此以來,倒是美事一樁啊。”

 喬綰不離陵京,景家獨子一旦尚公主,便再難攀高位,這兵權遲早歸還。

 “文愛卿,此事若成,你居功甚偉,朕定好生賞你。”

 文遜俯身拱手:“不敢,為皇上分憂,乃臣之幸。”

 喬恆擺擺手,轉念又想到:“這兩人何時這般熟識的?”

 文遜:“想必這次青雲山一事,景少將軍將長樂公主自山賊之手救下,二人便起了心思。”

 喬恆想了想,也對:“今夜宮宴,你注意著些,過幾日祭山大典,朕尋個時機為二人賜婚。”

 文遜忙應:“是。”

 喬恆抬了抬手:“宮宴快開始了,你且先去吧。”

 “臣告退。”

 *

 喬綰正坐在馬車內,晃晃悠悠地朝皇宮而去,靠著車壁思索著一會兒該如何早些退場。

 “倚翠,那香包拿著了嗎?”喬綰看向倚翠。

 倚翠從袖口拿出一枚黛色香包遞給喬綰。

 喬綰淺淺地嗅了一口,依舊是濃郁刺鼻的香味。

 這香包是當初那個遊方郎中開給她的,只說若是脾胃不適又診不出毛病,便深嗅幾口,將吃進去的嘔出來也能好一點。

 三年來香包裡的香料再加重,也不如開始那般管用了,但到底還能折騰她一陣。

 一會兒若是喬恆不放人,也能用這個法子脫身。

 邊沉思著,喬綰邊將香包系在身側,卻在此時馬車倏地晃了下,喬綰也隨之傾了傾。

 倚翠忙扶穩她,掀開轎簾呵斥:“發生何事?”

 馬伕誠惶誠恐:“倚翠姑娘,方才景少將軍駕馬前來,擠在了咱們馬車前頭。”

 倚翠朝前看了一眼,放下轎簾:“公主,是景少將軍。”

 喬綰推開窗子看向側前方,今日景闌穿著紅色圓領袍服、帶著烏黑紗帽,單手抓著韁繩懶散地騎著高頭大馬,官袍都擋不住的頑世風流,惹來不少馬車內的美娘子偷覷。

 喬綰癟癟嘴,合上車窗沒好氣道:“避避吧。”

 左右他又不讓她瞧胸口的痕跡,也無法確定他究竟是不是夢中那人,但惹不起總躲得起。

 景闌瞧著喬綰掃他一眼便關了窗,隨後那輛佩金戴玉的華貴馬車竟主動相讓,甚至還被幾輛素色馬車超在前方,臉色登時黑了下來。

 這幾日她時不時給他送那些名貴藥材,說是感謝恩人,人卻一次都未曾出現。

 今夜見到他,竟還躲他躲得和洪水猛獸一般,心中一惱,景闌踢了下馬腹,飛快朝皇宮而行。

 喬綰聽著漸遠的馬蹄聲,鬆了口氣。

 她現在一想到景闌和夢中那人有關,便覺得脖頸痛。

 卻未曾想,到宮門口下馬車時,竟又碰見了景闌,他正隨意擺弄著馬鞍,瞥見她後將馬鞭扔給一旁的侍衛,冷哼一聲入了宮。

 喬綰皺眉,她怎麼不知自己何時惹到他了?

 一路遇到不少女眷前來行禮問安,再寒暄幾句身體康健,喬綰不得不打起精神應對。

 喬恆尚未立太子,除卻早夭的幾個,二皇子、七皇子和十二皇子倒是都來了。

 其中七皇子喬琰更是和喬青霓同為雲貴妃所生。

 喬綰同他們不甚相熟,只頷首算作打了招呼,便坐回自己的位子,聽著耳畔絲竹交錯,無聊地托腮,眼神有些空濛,想著此刻慕遲定一人孤零零地過節。

 喬恆很快便出現了,喬綰不知是否是自己的錯覺,總覺得他朝自己這邊意有所指地看了一眼,又看向了景闌。

 喬綰皺眉。

 除夕宮宴,不議政務,不分尊卑。

 群臣恭維一番,喬恆又道了幾句“共襄盛舉”,宮宴便算作正式開始了。

 盞盞燭臺將殿內映的如同百日,地龍將寒氣與雪霜隔絕在外,飲酒作樂間夾雜著箜篌之音,繁華如夢。

 宮宴上必不可少的,當屬官家千金在聖上面前獻上才藝,以博個才女之名,擇個好郎君。

 喬綰對這些素來不感興趣,反正有喬青霓在,旁人都成了陪襯。

 今年大抵也不例外。

 看著眼前一位位嬌子或是驚鴻一舞,或是丹青妙絕,喬綰最初尚有幾分興趣,不多時便失了興致,一錯眼便對上了對面景闌陰沉的視線。

 喬綰一怔,繼而好脾氣地對他笑了下,未曾想景闌更氣了,偏頭再不看她。

 喬綰:“……”

 眼見喬恆已命人去請昭陽公主,喬綰不想看喬青霓出風頭,摩挲著腰間的香包,嗅著幽幽傳來的濃郁香味,肺腑一陣翻湧。

 等了一會兒,喬綰確定自己臉色定好看不到哪兒去,便欲起身向喬恆請退。

 卻在此時,一聲幽幽的古箏之音傳來。

 滿室寂然。

 那琴音停頓一息,復又響起。

 琴音若流風迴雪,卻又裹挾著絲絲銳氣。

 不似喬綰初次在松竹館聽得那般驚豔,卻透著幾分難以言說的婉約。

 喬綰定在原處,呼吸微滯,良久抬眸看向殿中彈奏的女子。

 喬青霓。

 她彈奏的曲子。

 霜山曉。

如果您覺得《金枝藏驕》小說很精彩的話,請貼上以下網址分享給您的好友,謝謝支援!

( 本書網址:https://m.51du.org/xs/312403.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