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當戀綜裡最鐵的直女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型:
第72章

 回去的路上,導演發現虞瑜和程然格外安靜,兩個人悶頭走路,連話也不說一句。

 導演心中忐忑,懷疑是不是突發意外把他們倆嚇到了?

 導演心虛,為了讓這件事的影響降低,導演斟酌了一下開口說。

 “那個,虞瑜啊。”

 虞瑜沒抬頭也沒回應,如果是其他藝人這麼沒禮貌,導演肯定是要發火的,但一來他現在理虧,二來,就算是平時,他也要衡量一下,如果發火能不能扛得住虞瑜一巴掌。

 所以雖然虞瑜沒給他面子,導演也要自己找臺階下,繼續說下去。

 “這次的確是我們的疏忽,但是多虧了你,不然救援多耽誤一分鐘,就多一絲危險,你說他們遊樂城也是,高空彈跳這麼危險的專案,保護措施也不知道多檢查檢查,還有那些維修工,什麼用都沒有,你們都爬上來了,他們還沒研究明白。”

 話說了不少,可沒有一句說到點子上,總之就是不肯往自己身上攬責任。

 每年都有人登門來找他爸認錯,後來是找他哥,像導演這樣的,程然見多了。

 程然沒給他繼續說廢話的機會,直接了當地問:“遊樂城出現這麼大的事故,他們沒說要怎麼解決嗎?”

 是公開道歉還是賠錢,總得有個說法吧。

 公開道歉?那當然是不可能的,遊樂城開了不到半年,客流量都還沒爆發過,要不然也不會想著跟綜藝節目合作了,要是將高空彈跳安全繩出現事故的事情一公開,他們就得關門大吉了。

 所以為了挽救遊樂城的形象,他們勢必要跟節目組談好,把相關內容減掉,還有就是封虞瑜和程然的口。

 遊樂城不知道程然他哥是節目組投資商之一,還以為程然只是普通素人,所以封口的主要物件是虞瑜。

 也不知道給了多少錢?

 導演眼皮跳了一下,強笑著說:“這個,遊樂城稍後會跟你們談。”

 程然:“那虞瑜的呢?”

 導演:“自然是跟她的經紀人談。”

 程然:“我說的不是這個。”他意有所指地看了一眼導演,“遊樂城出現這種事故,除了我們兩個當事人,對你們節目組應該也有補償吧。”

 這不是疑問句,是肯定句,顯然斷定導演已經收了錢。

 導演只想說:你看人還挺準。

 他確實收了遊樂城一大筆錢,換來節目組息事寧人,但具體的數目……

 程然語氣漠然,同時卻帶出一絲不容置疑的意味:“既然有錢了,那錄製的藝人受到驚嚇,節目組也應該有點表示,壓壓驚吧。”

 被倒吊在半空的有兩個人,但藝人只有一個,顯然程然這是替虞瑜來謀福利了。

 至於他自己?一來他不靠通告費吃飯,二來,他好歹是程家的人,因為錄個綜藝節目差點摔死,導演還是想想怎麼跟他哥交代吧,就不需要程然費心說什麼了。

 倒是虞瑜,之前就聽說她那個公司不怎麼樣,如果他不幫著一點的話,恐怕就要白吃這個虧了。

 至於導演會不會因此記恨他?

 反正他哥是投資商,導演就算再不滿,也不敢跟投資商大小聲,不然以後他再也別想拉到投資了。

 導演聽程然這麼一說,感覺心都在哆嗦,他就知道,有程家人在,他這塊吃到嘴的肉早晚得再吐出去。

 忍痛跟程然商定好給虞瑜的補償,導演試探著說:“那程總那邊……”

 程然皺眉,好像不理解,導演為什麼要問出這麼天真的話。

 “我差點出事,我哥肯定是要過問的。”

 “可是,剛才不是已經談過了嗎?”導演有些著急。

 程然:“剛才討論的是給虞瑜的賠償,我的問題,我哥作為家長當然要親自來談。”

 最終導演還是沒能勸動程然,這件事他必須要告訴他哥。

 倒不是說程然二十多歲,出事了還要找他哥告狀,而是因為《心動挑戰》是他哥讓他來的,結果高空彈跳出現事故,他差點摔死,這事他哥知道了肯定會內疚。

 程然瞭解他哥,興許從小就是作為繼承人培養的原因,程景格外有責任感,上到爸媽下到弟弟員工,任何一個人出事,他都要在自己身上找原因。

 像這次,如果程景知道,因為節目組的疏忽,弟弟差點摔死,他絕對會暴怒然後自責。

 如果不留著節目組讓他哥洩憤,到時候心裡憋出病來怎麼辦?

 所以對不起了節目組,有事你們抗吧,反正本來也是你們的錯。

 程然象徵性地為節目組惋惜了一下。

 “為什麼嘆氣?”

 “嗯?”

 突然聽見問話,程然還愣了一下,抬頭一看,虞瑜已經不走了,就站在那看著他,見他抬頭,又問了一句。

 “你嘆什麼氣?是覺得當家長太累了嗎?”

 程然沒懂:“我剛才說的是我哥。”虞瑜居然理他了?

 虞瑜:“你哥是你的家長,所以你的事要他去找節目組談,那你剛才替我跟節目組要了補償,我是不是可以理解為,你想當我家長?”

 程然的臉一下子就熱了起來。

 雖然他參加游泳比賽還跑馬拉松,看起來是個十足的現充男孩,但實際上他也是看過不少小說的。

 小說裡,有些情侶有年齡差,年長的那方就經常自稱家長。

 想當對方家長什麼的,這種話要是從他那些朋友嘴裡說出來,他自動理解成‘想當你爹’。

 但這話從喜歡的人嘴裡說出來,聽進他耳朵裡時,就已經自動轉換成了粉紅色泡泡。

 雖然剛才衝動之下,他跟虞瑜表白了,但這種話,他還是不敢直接承認的。

 只能紅著臉搖頭:“沒有,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怕他們糊弄你。”

 感受到臉頰上頑固的熱度,程然心下嘆氣,幸好光線暗,不然……

 “沒有就沒有,你臉紅什麼?是不是在騙我?”

 幸好有強化異能,光線再暗她都看得見。

 哼,臉那麼紅,眼神還躲躲閃閃,一看就是撒謊了心虛。

 程然僵了一下,怎麼會有人視力這麼好啊!

 才剛表白,可不能被誤會撒謊成性啊。

 程然趕緊又解釋了一波。

 最後虞瑜勉強相信。

 “沒有最好,就算要當家長,也應該是我當你家長,你當我家長?想都不要想。”

 虞瑜也沒別的意思,只是覺得家長這種角色,天然就是壓在自己頭上的一座大山,她當然不會同意。

 而程然呢,他認真思考了兩秒,覺得虞瑜的提議也不錯,反正都是年齡差,年長者嘛。

如果您覺得《當戀綜裡最鐵的直女》小說很精彩的話,請貼上以下網址分享給您的好友,謝謝支援!

( 本書網址:https://m.51du.org/xs/312404.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