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遙寄相思與明月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型:
第6章 第六章

溫情

我答應了顧恆去手術,手術定在一個星期後,但我沒有答應顧恆住院。

“你為什麼又是一個人來?他就這麼忙?”顧恆眉頭擰成一個麻花。

“嗯,他出差了。”我撒了個謊,不想在這個問題上過多糾纏。

雖然對我這個答案不甚滿意,但顧恆也沒有追問,只跟我說了些手術需要準備的東西。

“以後我每天去接你來打點滴,你不要拒絕,你現在身體狀況不適合開車。”顧恆語氣很堅決。

“不必了,我可以打車。”我目光轉向窗外,避開顧恆的眼神。

“你就這麼討厭我?”顧恆的神情有些受傷。

“我結婚了,理應跟所有成年男性保持距離。”

我看著顧恆長長的睫毛在眼瞼下落下一片陰影,像極了當年低著頭紅著臉跟我表白的時候,這時候我才把顧恆和當年那個大男孩重合在一起,某些方面,他一直沒變。

顧恆張了幾次嘴,但都沒有說,我知道他想說什麼,江應景的各種花邊事件並不是什麼秘密,但江應景是江應景,我是我。

“我走了。”我起身拿起包。

“要是我早生六年就好了。”顧恆答非所問的囁嚅了一句,在我意識消失之前。

“容容!”

再次醒來時,我看著醫院白色的屋頂,還是熟悉的消毒水的味道。

感覺到我冰涼的手被什麼溫暖的東西裹著,原來是一個暖水袋,顧恆不在。

門響了,顧恆凍紅了臉走進來,手上拎著一堆東西,頭頂著幾片還未來得及融化的雪花,睫毛上沾了一層霧氣,鼻子也紅紅的,整個人顯得點狼狽滑稽。

我的眼淚一下子出來了,我原以為自己早已煉就一顆刀槍不入的心,卻在這一瞬間被開了一個口子。

“你怎麼了?”顧恆急了,扔下手中的東西,跑到我床前。

“有點疼,沒事,過會兒就好了。”我擦乾眼淚,擠出一個微笑,我沒照鏡子都覺得很難看。

“你想吃哪種口味的粥?有綠豆,紅豆,青菜瘦肉,南瓜,還有白粥。”顧恆問道。

我笑了,那一堆竟然都是粥,雖然沒有胃口,但我還是選了一樣。

顧恆要餵我,我用還能活動的一隻手,想接過勺子,卻被顧恆躲了開去。

“你就當一個醫生給你的特殊照顧吧,只是吃個飯,又不會怎麼樣。”

我有點生硬的嚥下顧恆餵過來的粥,我從習慣了被照顧,到習慣了自己照顧自己,突然不太習慣被照顧的感覺,還是個比我小那麼多的男人。

顧恆笑眯眯地看我吃完一碗粥,我以為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對著手機照了一下,卻只發現一張蒼白的臉。

愣神之際,顧恆溫柔的給我擦了擦嘴,彷彿在照顧一個小孩子一般。

我心中一熱,如果說顧恆喜歡的是我二十出頭的模樣,但我早已不是那時候的樣子……

“我送你回去。”顧恆替我穿上鞋。

顧恆開著我的跑車送我回到家,江應景在物質上面從不虧待我。

他看著眼前的房子,臉上有些落寞。

“我先走了。”

顧恆像一隻被火燙到的小獸一般逃走了。

我站在寒風中,發現他的外套還在我身上披著。

如果您覺得《遙寄相思與明月》小說很精彩的話,請貼上以下網址分享給您的好友,謝謝支援!

( 本書網址:https://m.51du.org/xs/328375.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