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在婆家當團寵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型:
第4章 04離婚

 向來有助理有秘書拎東西的許薄,此時自己拎著好幾個行李箱從三樓下樓,而三樓平日裡是許薄和文知夫婦房間。

 看著許薄拎著幾個大行李箱,文知有些不好的預感,她顧不上說什麼,連忙朝樓上跑去。

 不等許皖追過去,文知很快就從樓上跑下,她張開雙臂攔在準備下樓的許薄林姿面前,她的手心還握著一紙合約,許皖靠的近,可以明確的看到離婚協議幾個大字。

 “你,準備和我離婚?”文知言詞艱難,曾經以為會一輩子白頭到老的男人,如今卻變成有難各自飛的林中鳥。

 許薄有些厭煩的看著文知,這個陪伴多年的女人,他的目光裡是不再掩飾的深情。

 “許氏已經破產,我們也沒財產分割的煩惱,我還你自由!”許薄開口,說的卻不是人話。

 文知身體踉蹌了下,她曾經以為自己所遇良人,她覺得許薄溫和又深情,說到底是她太天真。

 文知咬著牙看著許薄,而此時許皖卻是找來一支筆遞給母親,她握住母親的手,兩人的手是一樣的冰涼,卻也只能在這樣的冷意中尋找彼此的溫暖。

 “媽,他不值得!”許皖開口,這樣的男人,又何必再讓母親頂著妻子的身份被束縛,許皖如今覺得許薄不配做父親,也不配做一個丈夫。

 許皖握著母親的手很用力,她知道母親又多愛父親,更知道母親性格和自己不同,她太溫柔,許皖怕她放不下。

 只是許皖不知,一個女人再愛一個男人,面對這樣赤裸裸的傷害,只要她還有尊嚴,就不會死皮賴臉的想要繼續這種可笑的婚姻。

 女兒冰冷的手給了文知一種無比強大的勇氣,她握住那支筆,花費很大的力氣在那張離婚合約上籤了字。

 在簽上字的那一刻,文知覺得,有種東西似乎從她的身體裡被抽走,以至於她的臉色在這一刻白的像是一張紙。

 “離婚書我已經簽了,樓上的那些珠寶奢侈品你可以帶走,只有兩樣東西,你不可以帶走!”文知將離婚合約遞給許薄,卻見林姿迫不及待的拿了過去,仔細的看了眼文知的簽名,臉上是掩飾不住的喜悅。

 等了這麼多年,她終於等到兩人離婚了,哪怕現在許氏破產了又如何,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什麼?”許薄詢問。

 “雖然皖皖已十八歲,但既然你不將她當成女兒,今後她跟我,和你沒有任何關係!”許皖字字句句堅定。

 許氏破產,她和許薄離婚,其實文知自己都不知道今後要何去何從,但她唯一確定的是,她不會放棄女兒,這是母性。

 許薄答應的很乾脆“可以!”

 如果許皖乖巧聽話,許薄自然是把許皖利用的徹底,但許皖太難馴服,這樣一個女兒於許薄而言不過是個拖累,他有那個時間金錢,還不如花在以後的兒子身上。

 許皖看著父親絲毫沒有任何想要挽留自己的意思,已經涼透的心,像是被冰塊砸的鮮血淋漓。

 “還有,樓上所有的東西你都可以帶走,但我給皖皖攢的嫁妝,你必須留下來,這是皖皖的東西!”文知態度強硬。

 從女兒出生開始,文知將她看成眼珠子,從小就給女兒留嫁妝,每一件都是很難的且很昂貴的東西,文知想著,等女兒結婚那天她就把嫁妝交到女兒手上,倒不是因為這嫁妝的昂貴,只是因為這是一個母親這麼多年的期待。

 她給女兒攢的嫁妝,大多都是些珠寶首飾,有些東西甚至是特意找人定做的。

 “皖皖的東西?這些東西不也是拿我的錢置辦的,如今自然也是我的!”許薄當然不會拿出來,他粗略的估計了下,這些東西折現也是好大一筆錢,曾經他對這點錢無所謂,但現在卻將這筆錢看的很重。

 “這是皖皖的,如果你不叫出來,你也別想走!”文知態度強硬,這是曾經她身上所沒有的。

 “許總,再不走時間就來不及了,會錯過登機時間的!”林姿在旁撒嬌催促道。

 她看了眼站在一旁的許皖,眼眸裡都是自得,她剛剛差點被許皖給說的心慌。但如今林姿看了眼許薄身邊的好幾個行李箱,這裡面的東西該值多少錢,是自己一輩子打工都賺不來的,跟著許薄,她一樣可以衣食無憂一輩子。

 “讓開!”許薄拎著行李箱想要下樓,許氏破產,他自然不會繼續留在華城,那他將成為一個笑話,以前得罪的那些人勢必也會找他麻煩。所以許薄早早就訂了兩張機票準備出國,雖然不能如同曾經一樣富貴,但也不用為生活忙碌。

 “我說了,把皖皖的東西還給我!”文知一把抓住許薄的胳膊,伸手就準備去扯許薄身邊的行李箱。

 胳膊被文知的指甲抓的疼痛難忍,看著文知如同瘋婆子一般拉扯搶奪,許薄再也沒了耐心,一把將文知給推開。

 “啊!”

 “媽!”

 文知此時就站在樓梯口,許薄這樣一推,文知整個人站不穩從樓梯上摔下去,能聽見她滾落下去觸碰到樓梯發出的“砰砰”聲。

 許皖整個人幾乎是跟著跑下去的,等她抱起母親的時候,母親後腦勺有著鮮血的痕跡,此時已經昏迷不醒。

 許薄和林姿也嚇了一跳,看著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女人,許薄一手拉著行李箱,一手扯著林姿下樓。

 “爸!趕緊送媽去醫院!”許皖看著自己手心裡的鮮紅色,看著疼愛自己的母親昏迷不醒,整個人已經慌亂到不行,她祈求的甚至是卑微的看著父親,聲音顫抖“求求你了爸爸!”

 許皖再怎麼恨這個父親,可這麼多年的父女相處不是假的,在看見母親摔落下樓,許皖的第一反應還是求助父親。

 可惜,許薄只是看了眼,就那麼一眼,他一言不發甚至連頭都沒有回拉著林姿離開別墅。

 許皖眼裡的光在消失,這一刻,那個離開的背影成為許皖的噩夢,而許薄再也不是許皖的父親...

如果您覺得《在婆家當團寵》小說很精彩的話,請貼上以下網址分享給您的好友,謝謝支援!

( 本書網址:https://m.51du.org/xs/328393.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