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在鄉下當半仙的日子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型:
第120章 119. 第 119 章 接近年尾,學校裡的娃……

接近年尾,學校裡的娃娃放了假,外出做工的也陸陸續續歸鄉,火車站和客運站人擠著人,就連渡口都熱鬧了幾分。

客人多,船兒吃水深,周建章和婆娘瞧著心驚,都不敢多載客了。

差不多客人了,周建章就攔著人,不讓客人上船。

“下一趟,等下一趟哈!滿客了。”

“老周老周,讓我再上一個,我和小芸帶的行李不多,人也不胖,耽誤不了事兒的。”

江沛林扛著行李擠到前頭,仗著都是六里鎮的老熟人,衝周建章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的大白牙。

周建章:……

他瞅了一眼扛在江沛林肩膀上的大布袋,又瞅了一眼他口中的小芸,人是都瘦,不過,這行李可沒有不多。

“不成不成,”周建章唬著一張臉,“等下一趟,滿客了。”

“通融通融,家裡寶珠正踮著腳盼著呢,就多我們夫妻倆個,不妨事的。”

江沛林要給周建章塞煙,周建章煙接了,人卻還是攔著。

“糊塗!”他兩眼嚴肅,不忘進行安全教育,“越是年節時候,咱們越是要小心。”

“好了,你等下一趟船,不久,也就個把小時的事,下一回要趕船就早點出門,孩子也不會盼紅了眼。”

“唔,這煙不錯,老弟,謝了哈。”

周建章嗅了嗅香菸,隨手往耳朵上一別,解了栓船墩上的纜繩,跳上甲板,朝船頭方向走去。

只見扳手搖了幾下,船兒突突突地響,下一刻,客船破開冰冷的江水,朝六里鎮方向開去。

河岸邊,江沛林和曹小芸倆人面面相覷,最後,江沛林將行李往石頭墩邊一擱,一屁股坐上了石頭墩,招呼媳婦道。

“算了,趕不上這趟了,咱們等下一趟吧。”

“坐啊小芸,應該還要等好一會兒,別傻站著瞧,瞧了船也不會這麼快來。”

“回家一趟真不容易。”曹小芸也坐了下來,嘆了口氣,“也不知道咱們家寶珠等急了沒。”

……

被江沛林和曹小芸擔憂的江寶珠確實等急了。

她拿了張杌凳坐家門口,一大早,天剛亮就盼著,從兩眼亮晶晶,盼到到了兩眼霧濛濛,傍晚時分,瞧到小道上遠遠走來的兩人時,她癟癟嘴,鼻頭一酸,“哇”地一聲便哭了。

一邊哭,一邊還扭頭往屋裡跑。

“砰”地一聲響,門被關上了。

李燕芳數落,“怎麼這麼遲才回來,孩子一上午就在那兒等著,誰來喊也喊不走,玩都不玩,見誰都興高采烈說一聲爸爸媽媽要回來了,她得在家門口等著。”

這話說得曹小芸和江沛林這當爹媽的心裡酸酸又澀澀。

“媽,我們也不想這麼遲,這不是人多嘛,擠不上船。”江沛林抹了把臉,“老周不夠意思,都是鄉里鄉親的,收了我的煙,還讓我等下一趟船。”

李燕芳:“人也是小心謹慎,越到年底,行船越是要小心。”

大江美得波瀾壯闊,可它也兇險萬分,水火無情。

這些年,被大江帶走的性命可不少,別的不說,就拿前年來說事,那一年的中元節前十來天,就有小孩下水玩,結果一氣兒被帶走了好幾個,都溺亡了!

周建章這樣小心謹慎,寧可少賺錢,也要安全行船,這事在李燕芳眼裡,那就是老船家,踏實!可靠!有良心!

“愣著幹嘛,哄你閨女兒去啊。”李燕芳打發人,“現在脾氣大了,不哄,仔細過年都鬧著你們。”

“媽,她關著門。”曹小芸站在門口,朝老太太看來時,眼睛裡還有求救的意味。

李燕芳嘆了口氣,聲音也壓低了幾分,“她機靈著呢,門沒鎖,就等著你們主動進去哄呢。”

小丫頭心眼多,要是關上門,一會兒被哄了,她是開門還是不開?

開了門嘛,心裡不痛快,覺得沒有親親香香,不輕不重地,自己就被哄好了,那是被哄都不得勁兒。

不開門嘛,心裡也還是不痛快,關門的時間門久了,還會惹得大人煩,說不得還得吃一頓打,那就得不償失了。

還不如一開始就不鎖門,半推半就地,被哄幾聲,到時提提要求,佔地賠款一番,就著梯子就下來了。

說小孩子不懂,小孩子可懂了!

聽到這話,曹小芸和江沛林松了口氣。

兩人伸手推了推門,果然,裡頭沒有落栓,只擱了個小板凳擋擋,意思意思。

頓時,江沛林和曹小芸又是好氣,又是好笑。

“好了,寶珠不生氣了,爸爸媽媽路上耽擱了,這才回來遲了……瞧,我們給寶珠帶了什麼?鐺鐺鐺,是新衣裳哦,好看嗎?”

“我不要新衣裳,我要去市裡看馬戲,”江寶珠從被子裡露出臉蛋,頭還蒙著,瞧著曹小芸和江沛林臉上的歉意,一下就拿捏住了。

“土土都去瞧了,昨天拿成績單,她都和我說了,馬戲表演得好精彩!我也要去瞧,明兒就去,好不好?”

想到什麼,江寶珠扔了頭上的被子,從床頭的暗櫃裡將成績單翻出來,捋得平平的,不無得意,道。

“瞧到沒?這次我考了第一名,就差土土兩分,得獎勵!”

“好好好,帶你去,明兒就帶你去!”曹小芸應下。

夫妻倆對視一眼,皆是苦哈哈一笑。

這才回家門,屁股還沒坐熱,熱茶也還沒有喝上一口,明兒的行程就又定下了。

想著那難擠的船,還沒坐上船,頭就先發了暈。

可這能怎麼辦呢?

為了要賺錢,孩子只能丟在老家由老人帶著,對於孩子,他們這當爸媽的,心裡總覺得愧疚,娃兒想去市裡看馬戲,這有什麼錯?必須沒有!

過年放假就是要陪孩子,還得和親朋好友走動走動。

去市裡瞧馬戲,確實是不錯的選擇。

……

這樣的一幕在許多戶人家家裡發生,薔薇馬戲團的節目精彩,儼然是今年臘月最熱鬧的存在。

月亮灣的大榕樹化了形,因本體還未煉化,暫時只能在百里範圍內行走。不過,這也不差了。

小元村的月亮灣到市裡,還不用百里距離。

不用守著大樹等帝流漿,薔薇花妖會打算盤,立馬決定,這薔薇馬戲團還是要辦!

不單單辦,還得添人手的大辦!

“那啥,樹妖你就接了吹笛子的活,配合赤練,你們一文一舞,正正好。”

“唔,我另外再給你想個節目,這事先不急,咱們慢慢編排,編排個精彩的!”

“對了,笛子你會吧?”

大榕樹搖了搖頭。

“不會?沒道理啊,一陣風吹來,你們樹葉沙沙沙地響,那就是韻律,怎麼能不會?”薔薇花妖苦著一張臉發愁,末了擺擺手,利落地擱了這些細枝末節。

“沒事,不會也不要緊,你就隨便地吹,咱們妖都是有點天分在身上的,你瞧赤練,她以前也說不會跳舞,這下,不是跳得挺好麼!”

“每次表演完,那掌聲可響亮了。”

“赤練,你說對不對?”薔薇花妖笑盈盈地問道。

一身黑紅色連衣裙的蛇妖面色更冷了。

她別過眼,不想瞧這糟心的團長。

“對了,這次樹妖能順順利利地化形,可得好好謝謝人家小仙長。”

薔薇花妖是個長袖善舞的,她做慣了團長,要操心裡裡外外的事,還養成了大包大攬的性子,待知道蛇妖和樹妖還沒上門謝過人,立馬往包裡塞了一沓的薔薇馬戲團門票,拿出大團結,準備再去供銷社裡買些東西。

糖水罐頭,麥乳精,小孩子愛吃的零食……再搭幾包給家裡大人的煙和酒,滿滿當當。

空手不上門,上門不空手,一隻花妖,將人情世故瞭解得明明白白。

瞅著掛在大老虎身上的禮,薔薇花妖的眼波瞅了瞅小蛇和大樹,還不忘諄諄教誨。

“瞧到沒,錢這東西好著呢,咱們得好好賺錢!”

大榕樹鄭重點頭,“放心,我一定好好表演。”

赤鏈蛇妖:……

她不想好好表演啊。

……

芭蕉村。

幾隻妖往芭蕉村方向走來時,潘垚正在幫忙做大掃除。

於大仙往小院子的泥爐鐵盤上擱了幾顆紅棗,炭火一烤,紅棗焦香,裡頭的瓤肉色澤似蜜,金絲粘連,還未嘗,便有甜膩的香氣傳來,飄香連綿。

“一十五掃塵土,一十六燉燉肉,一十七宰公雞,一十八把面發……”1

潘垚控制著一條水龍,將老仙兒這處打掃得鋥鋥亮,耳朵裡聽到於大仙唸叨過年的歌謠,聽到這燉燉肉,她還饞了饞。

“師父,甭等一十六了,咱們今兒就做燉燉肉吃吧。”

說是燉燉肉,其實也能叫做罐罐肉,土陶製成的罐罐,裡頭擱了牛筋牛腩,再擱上山裡採的菌菇竹蓀,整個土陶罐罐擱在灶膛之中,小火慢煨三四個小時。

開啟時候,那味道又鮮又香,冬日吃上一碗,別提多幸福了。

只聽於大仙一句一十六燉燉肉,潘垚便饞了。

“好好,咱們就吃燉燉肉。”於大仙樂樂呵呵,也饞了。

“咱們啊,今天就不麻煩你媽媽了,咱們自己動手做。”

“恩!”潘垚笑眯了杏眼兒。

自己動手,豐衣足食,想著要自己做罐罐肉,潘垚手上的動作更快了。

只見一條水龍昂了昂頭,下一刻,水成百川,只片刻時間門,老仙兒這處的屋子容光煥發,就連種在院子外頭做籬笆的梔子花葉都清凌凌模樣。

小的時候,許是還未體會過生活的重擔,就連做飯都帶著樂趣,像是過家家一樣。

等長大了,一日三餐不得不為時,便失去了那樂趣。

老仙兒這處也是蓋了廚房的,還壘了灶,因為是通了自來水後新建的房子,建房子時,想著老仙兒年紀大,萬事得方便著來,讓陶一鋒幫忙砌灶時,潘垚還用了心思。

灶上通了自來水,熱水燒滾後,也能擰一擰水龍頭,輕輕鬆鬆地落在接水的保溫瓶中。

“師父,只有罐罐肉可不夠,正好灶上再蒸一籠米飯,罐罐肉配米飯,肉香米飯也香,賊好吃!”

想著那顆粒分明,又帶著木桶清香的飯,潘垚自己都說饞了。

“行,土土你瞧著做。”

松針引火,簌簌而響,灶膛裡有松木的清香傳來,待火旺了,潘垚擱了兩塊大塊的木頭到灶膛中,火鉗子夾著木頭,讓裡頭的木頭間門有空隙。

空氣湧入,瞬間門,膛火更旺。

“咦。”潘垚瞅著灶火,詫異了一聲。

“怎麼了?”

“有客要來。”潘垚探頭朝窗戶外頭看去,這一會兒,鄉間門小路還沒有瞧到人影,她又坐了回去,暗暗盤算,要是客人來了,這一罈的罐罐肉可不夠吃。

她和老仙兒倆人吃,那是豐盛又解饞,待客嘛,這就寒酸了。

“有客人來?”於大仙剝了個烤橘子,遞了一小半給辛勤的小徒兒,還探頭瞧了瞧外頭,“沒啊,怎麼瞧出來的?”

潘垚一指灶膛,“喏,灶火笑,有客到,是這灶火告訴我的。”

末了,她攤出手,不要老仙兒遞來的這一塊橘子,要另一半。

於大仙想把手往後頭背去,犟嘴道,“幹啥,都一樣都一樣,我手裡這塊和你那塊一樣。”

“哪一樣了?”潘垚一瞪眼,“你那塊多,咱們換一換!”

於大仙不情願,“不孝順的徒兒。”

潘垚拿著那一半更多的橘子,掰了一塊往嘴裡丟去,瞬間門,唇齒生香。

“胡說,我就是太孝順了,這才要吃大塊的!”

“孫醫生都說了,年紀大的人不能吃太多甜的,老仙兒你年紀大了,得聽醫生的。”

潘垚又吃了一塊,含糊道,“我年紀小,還不用忌口,就幫你多吃一點。”

於大仙嘖了一聲,“這嘴皮子利索的,說起話來一套一套了。孫醫生也說了,小孩子也不能吃太多甜的,會壞牙。”

潘垚眥了眥牙,展示自己的牙齒還好著呢。

兩人鬥嘴了一會兒,最後決定,老少老少,既然這一老一少的詞兒,經常擱一道被提起,兩人還是公平一些,聽那下鄉給鄉親們免費問診的孫醫生的話,一人分一半的橘子,公公平平。

……

如果您覺得《在鄉下當半仙的日子》小說很精彩的話,請貼上以下網址分享給您的好友,謝謝支援!

( 本書網址:https://m.51du.org/xs/368603.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