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在鄉下當半仙的日子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型:
第121章 120. 第 120 章 “好了,橘子分你了,……

“好了,橘子分你了,東西吃了,老仙兒你也得幫忙。”

俗話說了,打破碗時運轉,灶火笑有客到,財運來時有先兆,瞧著灶膛裡的火苗,潘垚確信一會兒就會有客人到來。

瞧那一簇簇歡躍的火苗,來的客人還不少。

估摸著時間,客人來時,這煨在灶膛火中的罐罐肉也差不多了。

客人來,自己吃獨食可不好看,東西少了也顯得寒酸,不單單潘垚重視,於大仙鄉下好客大爺的包袱也重,都不用潘垚唸叨,他將最後一瓣橘子吃到肚子裡,溜達溜達到洗手盆處,擰了水龍頭洗了手,準備炒幾個好菜。

“今兒啊,師父就給你露一手!”

“叫我這孝順徒兒也嚐嚐為師的手藝,保準饞得你啊,這個寒假都纏著師父做好吃的。”

於大仙自信。

潘垚聽著,老仙兒特意在孝順徒兒這四個大字上咬重了音,顯然,這是在埋汰自己不孝呢,她只當沒聽出來。

當下,潘垚睜大了眼睛,懷疑道。

“老仙兒你還有這手藝?”

“我不信,你這是麻雀子在下鵝蛋,和我講大話呢。”

於大仙氣得想要仰倒,說什麼話,他怎麼會是麻雀子?還是會下鵝蛋的。

這徒弟不能要了,盡會埋汰他老仙兒!

“等著!”於大仙不多言,擱下兩字,眼睛在灶房裡瞧了瞧,撿著現有的東西,準備做幾道好吃的,必須技藝超群。

於大仙用了點誇大的手法,倒也不是說大話。

以前還沒收徒弟時候,他坑蒙拐騙,糊弄著算一算,說一些雲裡霧裡,似是而非,模稜兩可的話,撫撫山羊鬚,故作高深,一人吃飽全家不餓,就是鬧饑荒時候都能把肚子糊弄好。

其中,最好的生意就是去紅白喜事上算吉時,再寫寫禮單。

辦宴席的事不簡單,費錢還費票據,不論是喜事還是白事,要是有辦,那肯定得辦得有面子,自己煮,那是對那辛苦蒐羅來的食材的糟蹋!大錢都花了,也就不介意那一點點找廚子的錢。

“那時候苦啊,賺錢都不敢明著賺,也就給點肉,添一些邊角料,這不,老仙兒我寫大字,回回和那廚子碰著,一來二去,我們也熟了,這不,我給他家兒子取富貴名字,他也教我幾手做菜的竅門,呵呵,也算是老搭檔了。”

潘垚往灶膛裡添了根柴,抬頭瞅了於大仙一眼,只見說起往事,老仙兒臉上有著懷念,時不時還樂呵地笑出聲。

時光就是有神奇的魔力,它能將曾經苦難的歲月沉澱,再次回憶,苦澀褪去,只餘綿長的懷念,像一盞窖在甕壇中的老酒,只嗅一嗅,便滿是酒香。

“大火。”

“好嘞,大廚師!”潘垚拿著火鉗子,依著於大仙的口令,做那稱職的燒火丫頭。

火大夾出木柴,火小再添柴,甭管老仙兒的手藝成不成,瞧著這講究樣,倒是真有幾分大廚的派頭,就是麻煩,做個菜得配個專職的燒火丫頭。

在一片菜香中,屋舍外頭的小路上走來薔薇花妖幾人。

“乖乖,這塊頭真是大。”瞧著雷虎,於大仙眼睛都瞪大了些。

可不是塊頭大麼,雷虎走進堂屋,擋著門口洩進來的光,這處寬敞的屋子好似都逼仄了兩分,抬手好似都能夠到那鴨梨形的燈泡。

潘垚悄聲,“這是虎妖,他的原型更大,我在馬戲團瞧過,有米長呢,尾巴都老長了,像根長棍,一瞧就威風凜凜。”

於大仙嘖嘖稱奇,虎妖欸,想不到,他老仙兒有生之年,還能瞧到妖精。

不單單瞧到,很快,於大仙還要招呼妖精,人和妖吃一桌的香噴噴菜餚。

“坐坐坐,都別客氣,就跟自己家一樣。”

於大仙熱情地招呼這四隻妖,瞧著雷虎擱在桌上的禮,還皺了皺眉,一副不贊同模樣。

“來就來了,還帶什麼禮啊。”

“生分了不是?”

“要的,”薔薇花妖也笑得像一朵盛開的薔薇花,將東西推了過去,“禮多人不怪,這次大榕樹能順利化形,得虧了小仙長,我還怕這禮薄了。”

“我們都山裡出來的人家,禮節上做不到位的,還請小仙長和大仙見諒。”

於大仙:“嗐,我們也就鄉下人家,沒那麼多的講究。”

潘垚瞅了瞅於大仙,又去瞅了瞅薔薇花妖,這一人一妖便撐起一桌的熱鬧,你來我往,一個客氣,一個周到,末了還一道舉起酒杯,又說了些祝酒令,親暱熱鬧得像那久別重逢的兄弟姐妹。

渾然瞧不出,這一人一妖分明是剛剛才認識。

潘垚連忙低下頭,夾菜吃飯,默默無言。

她在心裡唸叨著,別叫她,別叫她,千萬別叫她。

另一邊,赤鏈蛇妖手拿著筷子,也低著頭吃碗裡的米飯,那埋頭的姿態,簡直和小姑娘一模一樣,如出一轍。

就像阿崩叫阿狗,狗兒越叫越走一樣,事與願違,於大仙和潘垚的師徒默契,那是半分沒有,越唸叨,事兒越來。

“土土。”於大仙叫了潘垚一聲。

“赤練。”薔薇花妖也喚了赤鏈蛇妖一聲。

“剛剛在路上,你不還唸叨著要好好謝謝小仙長?這會兒怎麼不說話了,來,以茶代酒,敬小仙長一杯。”

薔薇花妖眼裡盈著笑意,伸手搗了搗蛇妖,還往赤練面前的杯盞裡添了添茶水,眼波流轉,偷偷瞪了瞪赤鏈蛇妖。

大榕樹就算了,人好歹才化形,於人情世故上,那算是蹣跚走路的稚兒,這赤練怎麼回事?跟了她這麼久了,就沒學個一星半點的?

“遠來是客,該是我們敬一杯。”於大仙喚了潘垚一聲,也往茶杯裡斟滿潘垚喜歡的橘子味兒汽水。

潘垚舉起酒杯,瞅著赤練,忍不住便笑了起來。

原來,這酒桌文化,不單單在凡間有,妖精之間也有,她和赤練姐姐這副模樣,算不算是去吃席,被家長拍一拍肩膀,數落不會來事的悶嘴葫蘆?

赤練瞧著小姑娘眉眼彎彎模樣,心頭的緊張放鬆,那清冷的眼裡也染上了笑意。

……

罐罐肉出灶膛時,上頭的頂蓋一掀開,陶罐罐還咕嚕咕嚕地冒著泡,肉的香氣混著菌菇的香氣,霸道鮮香,只見熱氣騰騰,裡頭的肉被燉得酥軟,牛筋盈著好看又誘人的色澤。

還未品嚐,唇齒便生了津唾,勾起肚裡的饞蟲咕嚕嚕叫。

“這味道鮮!”雷虎率先誇讚。

“呵呵,喜歡就多嚐嚐,剛剛土土瞧出你們要來,特意多做了一份燉燉肉,還在灶膛裡煨著。”

聽到他們還未來,潘垚便能透過灶火得知,幾隻妖更是在心中感嘆。

誰說戰火紛亂中,人族傳承斷絕,人才凋零的?這分明是隱於鬧市。

還好還好,它們個個都是遵紀守法的妖。

臨走之前,薔薇花妖熱情邀請道。

“小仙長,晚上去市裡瞧我們的馬戲呀,要是覺得有趣了,也能上臺玩一玩嘛。”

方才聽了潘垚說的大榕樹借發一事,薔薇花妖一下就想到了樹妖表演的節目了,可以讓樹妖表演一個變臉,變個大鬍子嘛。

聽到邀請,潘垚愣了愣,隨即笑眯眯地應下。

“好啊,我琢磨琢磨個節目,空了就去尋你們玩。”

“成,一定來,我們等你。”薔薇花妖盈著笑意,同潘垚和於大仙揮別。

……

千里搭長棚,沒有不散的宴席,四隻妖走後,於大仙這處的宅子一下便冷清了許多,桌上擱著已經泛涼的殘羹剩飯,只見杯盤狼藉,倒是應和這冷清的景。

潘垚和於大仙一道收拾,又是擦又是洗碗,兩人直道平日裡,周愛紅的忙碌不容易。

“吃一頓好的,我這老腰都要受不住了。”

於大仙坐了下來,給自己和潘垚斟了杯熱茶。

潘垚直點頭,可不是麼,家裡活就是這樣,繁瑣得厲害,以為只洗幾個碗嘛,它還得收拾灶臺臺面,再順手理一理剛才用的東西,還得再打掃打掃地板。

一通忙活下來,時間就去了大半個鐘頭了。

於大仙瞧了瞧雷虎擱在桌上的禮,不由誇讚,“東西送得有心了。”

“土土,真去馬戲團表演?”他拿著那一沓的薔薇馬戲團的表演門票,問道。

“去呀,多好玩。”

“你表演啥?可不能把人馬戲團的招牌演砸了!”

“小瞧人!”潘垚不服氣,“她們的戲法我也會。”

至於她能表演的戲法……只一下,潘垚就出了好幾個,“可多了,像什麼督促大老虎迎賓打坐,小猴子跳繩我計數……這些打雜的活我都能幹,一個人自己撐場子的我也行,就來個帽子戲法吧。”

說著說著,潘垚一整個期待住了。

去馬戲團看戲,這事兒近來火,可以想見,在物質貧瘠,娛樂也匱乏的年代,去瞧一次馬戲團表演,這事兒會被無數個小朋友記在腦海中,從此成為他們記憶中的瑰寶。

說不得還會寫成好幾篇的作文,題目就叫做難忘的一天,難忘的一件事。

以後的時光,瞧著那泛黃的照片,還能想起那時的心情,說一句真好玩,馬戲可精彩了。

可這瞧馬戲,哪裡有親自上臺表演來得威風啊!

“嘿嘿,老仙兒你去不去?”潘垚邀請,“正好票多,爸爸的膠捲也還剩大半卷,今晚我們一起去,今天你做好吃的給我吃,我就給你表演個精彩的!”

“咱們啊,這叫做禮尚往來!”

於大仙:……

……

冬日夜晚的天色黑得快,冬風呼呼吹來,才過五點半時間,天便黑了下來。

鐘鼓樓這處停了大卡車,只見藍紅黃的尖頂帳篷被拉起,周圍打了大燈,還有好一些火圈。

燈光火光明亮,照得這處亮亮堂堂。

江寶珠一手牽著爸爸,一手牽著媽媽,穿著爸爸新做的紅呢子連衣裙,一蹦一跳地入了場。

曹小芸瞧瞧活潑的閨女兒,心中軟軟。

“喲,這是誰家的小向日葵呀,花開得這麼燦爛。”江沛林一刮江寶珠鼻子,逗趣道,“嗨呀,瞧錯了瞧錯了,不是向日葵,是我們家小寶珠啊,笑得這麼甜,爸爸還以為是向日葵呢。”

江寶珠皺了皺鼻子,眼睛一亮,顧不上和爸爸鬥嘴,瞧著前頭的馬戲,緊著就去扯自家爸媽的手,搖晃著催促道。

“開始了開始了!咱們快過去。”

可不是開始了麼,只見薔薇拉了籠子上的黑布,露出裡頭威風凜凜的大老虎,下一刻,鐵栓落下,猛虎出籠。

而令人驚詫的是,猛虎背上竟還馱著個小女孩。

瞬間,大家都驚了驚。

也有的是回頭客,是第二次來瞧了,這會兒個個眼睛瞪大,直說乖乖,這馬戲團厲害,這才幾天啊,難度是又加深了?

只見猛虎像個巨大的飛毯,龍騰虎躍地朝火圈躍去,背上還馱著個小女孩,讓人忍不住為之心揪屏息。

一個火圈,兩個火圈,個火圈……九個火圈。

猛虎安然無恙落下,眾人見它背上的小姑娘也無恙,整場寂靜了一刻,隨即雷鳴掌聲響起。

“啊啊啊,是潘垚,”江寶珠興奮得尖叫,“爸媽,是潘垚啊,老虎背上的人是潘垚!”

江沛林和曹小芸一驚,這潘垚他們知道啊,自家寶珠的同桌,好朋友,從他們回家開始,寶珠說起學校的事,唸叨最多的就是她了。

潘金也興奮得不行,手上相機的快門按個不停。

周愛紅松了揪在心口的手,“嚇死我了,小孩子就是膽大。”

於大仙:“她哪知道怕啊,這會兒玩得正開心。”

“瞧著吧,在沒玩膩之前,保準回回來!”

接下來,江寶珠嘴中的尖叫就沒停過,從一開始的啊啊啊,到後頭的嗷嗷嗷,最後,她更是跳了起來,瞧著潘垚從空蕩蕩的帽子裡放出好多隻的鴿子。

江寶珠兩眼亮晶晶,“這裡這裡!潘垚,我在這裡。”

臺上,潘垚瞧到江寶珠,笑了笑,從帽子裡又放出一隻鴿子,這一隻鴿子口中銜著一朵花,撲稜著翅膀朝江寶珠飛去。

“送給我的?”江寶珠驚喜地看著落在手中的鴿子,接過花枝,喜得不行。

她笑眯了眼睛,只覺得這輩子的作文妥了。

“我最喜歡潘垚了。”江寶珠滿足地喟嘆。

江沛林和曹小芸面面相覷了一眼。

兩人特意多瞧了臺上的潘垚一眼,心中暗中慶幸。

還好還好,這也是個小姑娘,要是個小子,那可了不得,憑著這個送花的手段,保準哄一個走一個!

……

如果您覺得《在鄉下當半仙的日子》小說很精彩的話,請貼上以下網址分享給您的好友,謝謝支援!

( 本書網址:https://m.51du.org/xs/368603.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