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在鄉下當半仙的日子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型:
第123章 122. 第 122 章(捉蟲) 只一下,陳照……

此為防盜章,作者寫書不容易,希望小天使支援正版,防盜比例70“小聲點兒。”周愛紅拉了拉潘三金的衣角,在潘三金耳邊小聲道,“還不是咱們家盤盤。”

不過,想著這麼熱的天,小妹居然將孩子藏在閣樓,周愛紅譴責又失望的剜了周愛鳳一眼。

是個狠心的媽!

“來娣,我說的是來娣,你怎麼把來娣關閣樓裡了?這不得悶壞孩子了?”

潘三金忍著心痛,喊了自家盤盤一聲來娣。

“唉,我這不是也沒辦法嘛。”周愛鳳愁著一張臉,“樓下走動的人多,要是誰聽見了點動靜,又或者是瞧見了什麼,給大家夥兒知道來娣沒死,我的兒又該怎麼辦?”

說這話,她抬手撫上了腹部。

周愛紅瞥了一眼,“懷上了?”

“還不確定,興許是有了。”周愛鳳低了低頭,神情有著羞澀和期待,“我和明峰問了街道幹部,以後,我家只有招娣一個,隨時都可以再生兒子。”

說完,她意味不明的看了潘三金一眼。

她家丈夫明峰可不是姐夫這樣中看不中用的,她也不是她這不抱窩的大姐。

不就生兒子嘛,簡單!

潘三金和周愛紅沒有理會周愛鳳眼裡的機鋒,知道小孩被擱在閣樓,天這麼熱,兩人怕孩子出事,心下一急,大步的朝樓上走去。

木頭的樓梯被踩得咚咚響。

閣樓處,潘三金瞧著木門上的鎖,眼裡又是一陣氣怒閃過。

“不知道的,還以為你關的是牢犯呢。”

他嘲諷了一句,也不多說,一把奪過後頭周愛鳳手中的鑰匙,三兩下就將鎖頭開啟。

木門“吱呀”一聲開啟,光一下就撒進了吳家這逼仄的小閣樓。

潘垚回過頭。

除了這幾天熟悉的愛兒媽,門口還站著一男一女,此時揹著光瞧不清楚模樣。

周愛鳳臉上掛上笑,幾步走到潘垚身邊。

她用力拍了下潘垚,“你這孩子,這麼木作甚,喊姨媽姨爸。”

“媽剛才和你怎麼說的,嘴巴要甜一點兒,要有眼力見,回頭才能過好日子。”

叫潘垚人不動,嘴也不動,周愛鳳心中生悶氣,手在暗處偷偷掐了掐潘垚,後面那句幾乎是在她耳邊耳語。

下一刻,周愛鳳抬起頭,臉上重新帶上熱情的笑。

“姐,姐夫,這就是我家來娣。”

那邊,潘三金的心都快痛碎了。

他家盤盤,他家盤盤……他家盤盤受罪了!

瞧這巴掌大的小臉蛋,瘦的下巴都冒尖了,這胳膊腿兒……潘三金都不忍心瞧了。

還有,還有,還有這一頭潮乎乎的細發!

注意到潘垚的頭髮,潘三金更生氣了。

他剛剛都瞧到了,他們進來時,小丫頭揹著人坐著,屋裡昏暗昏暗,只有木窗縫隙裡透點風進來。

那背影怎麼瞧怎麼像他們村子裡的土狗大黃!

自打沒了餵飯的王大爺,它那是日日在村口吐拉著舌頭,蹲在黑泥地上看遠方。

那模樣瞧了就讓人心酸。

這下子,小丫頭也不說話,就巴巴著一雙大眼睛看人,眼尾還有點紅,也不知道是不是偷偷哭過好幾場。

潘三金心裡發酸,眼裡也想發大水。

潘垚被潘三金這複雜情感,又包含父愛的眼神唬了一跳。

她瞅了潘三金一眼,又瞅了一眼,低頭看腳丫子,還是不吭聲也不喊人。

這姨爸,怎麼瞧過去怪怪的。

周愛紅拉過潘垚,不贊同的剜了周愛鳳一眼,“孩子怕生,不喊人就不喊人,你掐她作甚。”

說完,周愛紅低頭瞧了一眼小丫頭,又環視了這不大的閣樓,角落的方桌裡擱著大白碗,上頭的水已經喝的差不多了,只剩下淺淺的一層。

真是造孽啊。

她在心裡嘆了口氣,側頭和潘三金對視一眼,潘三金點了點頭,周愛紅心裡有底,這是確定要帶孩子走的意思。

接著,潘垚聽著這姨媽姨爸和愛兒媽交涉。

“孩子我們就給領走了,不過,咱們也說好了,以後,她就是我老潘家的孩子,和你吳家沒有分毫干係。”

“她喊我和愛紅爸媽,年節什麼的,咱們也少走動,就是連信件,沒事的話,你也別給孩子寄來,孩子不需要,至於我們之間的親戚情分,你也知道的,早幾年咱們就鬧掰不走動了。”

“這……”周愛鳳遲疑了下。

潘三金眉頭一皺,帶出一分兇相。

“怎麼,合著你們還打算養大了再認回去?瞧我和你大姐是冤大頭不成?”

“沒有沒有,絕對沒有!”周愛鳳連忙擺手。

她訕笑了下,“畢竟是自己的孩子,我還想著,要不有時我也給孩子寄點什麼,招娣不是比來娣大2歲麼,家裡雖然不是太寬裕,不過,別的不說,舊的衣裳還是能給孩子寄去的。”

“不用你假好心。”潘三金將人撅回去,“娃不稀罕你這幾身破衣,以後,娃不是你家來娣,她是我潘家的小月亮,小名我都想好了,就叫盤盤。”

說到來娣這個名字,潘三金有諸多的牢騷,那是不吐不快。

“小妹,不是姐夫說你,你想要生一胎帶把的,這叫招娣來娣有什麼用?你還記得你老家的鄰居老陳吧。”

“記得,怎麼了?”周愛鳳遲疑的點了點頭,“他家孩子,我們打小一起耍的。”

“記得就好。”潘三金點頭。

“我聽你大姐都說了,他家一生生了七朵金花,家裡的丫頭來娣盼娣引娣喊了一圈,到最後,生兒子了嗎?沒有!”他攤了攤手,“可見,給閨女兒取這名不管用。”

“老話都說了,求人不如求己,與其想著丫頭帶來弟弟,你不如從自己和妹夫身上想想辦法。”

周愛鳳期待,“姐夫,你知道什麼方子?要是真生個帶把子的,我和明峰一定有重謝。”

吳明峰,周愛鳳的物件。

“嗐,客氣了。”潘三金一擺手,“你啊,以後改了名兒吧,別叫愛鳳,就叫招兒來兒,至於明峰,他就叫盼子吧。”

旁邊,潘垚聽了偷笑不已。

真是英雄所見略同,除了愛兒媽的名字好聽,愛兒爸的名字也不賴。

吳盼子,嘿,還真別說,這名字就是比吳明峰多一股仙風道骨之氣。

這下,再瞧潘三金,潘垚不覺得他怪了。

“你!”周愛鳳咬牙,“消遣我們呢。”

潘三金聳肩,“方子都告訴你了,愛信不信。”

一些運道不好的老是找於大仙改名兒,可見,這名字不一樣,命也不一樣,他說這話是有道理的。

周愛鳳氣得心口悶痛。

算了算了,是她糊塗了,居然還想問潘三金,他自己都沒個娃,她居然還找他求經,那不是病急亂求醫,破落戶找乞兒問財路了麼?

呸呸呸,她才不是破落戶!

……

這時候的豬肉一斤八毛二分,七歲的潘垚很瘦,下了班的吳明峰找養鴨鄰居借了稱鴨蛋的大秤,添一個二十斤的砝碼,又添了個十斤的砝碼,給潘垚秤了個三十五斤。

秤的尾巴壓得低低的,潘三金和周愛紅誰也沒計較。

最後,潘三金交付了28.7的毛票子,從吳家手中拿到了按了手印的斷親書。

從此,吳家再沒有吳來娣。

潘垚抱著個小包,裡頭裝了幾件夏日的薄衫。

暮色已深,陸陸續續有人拉了電燈線,燈昏黃的亮起。

小弄子裡,偶爾能聽到阿媽招呼娃兒吃飯的聲音,路上沒什麼人,潘三金和周愛紅趁著夜色,帶著潘垚離開。

石頭鋪就的窄路上,潘垚回頭瞧了一眼木窗。

夏風從指頭寬的縫隙裡吹進,隨著她的離開,周愛鳳和吳明峰拿著羊角錘,正用扁平的那一頭撬著木窗上的釘子。

只聽“噗砰”一聲,多餘的木板被卸下,木窗開啟,夏風徐徐的吹進,驅散了屋裡的悶熱和粉塵。

潘垚回過身,轉身離開。

……

鳳凰洲靠近a市的市區,交通比芭蕉村通達,夜裡還有電車,潘垚瞧著電車腦袋上吊著的“大辮子”,頗為稀奇。

這玩意在以後可瞧不到了。

潘三金瞧到潘垚眼裡的好奇,一把牽過小丫頭的手,“走,咱們盤盤也去坐坐。”

周愛紅嗔了他一眼,她低頭瞧見小丫頭眼睛亮晶晶,也不好說什麼坐車浪費了。

算了算了,這可是他們這個月來心心念唸的小月亮,再說了,小孩子腿短,確實不如她和三金能走。

一角錢可以坐一趟的電車,上了車,潘垚坐在靠窗的位置。

隨著叮叮叮的聲音,車子在大辮子的牽引下往前。

窗戶開得大大的,夏風輕輕吹來,潘垚瞧著外頭。

行人和腳踏車在電車的左右後退,偶爾瞧見小攤販在街邊來回吆喝,胸前掛個木板,上頭是瓜子糖果等小食。

清風吹來,有茉莉花的香味。

定睛一看,那是老婆婆為了補貼家用,自己串了茉莉花串。

好香。

潘垚喜歡這味道,瞧著那手串,車子開遠了,還扭過頭去看。

周愛紅輕笑了下。

是個小丫頭,就喜歡花兒串串這樣的東西。

她抬手摸了摸潘垚的小辮子,哄道,“咱們村也有,等回家了,姨……”頓了頓,她又改了口,“等回家了,阿媽帶你去摘。”

潘垚回頭瞧她。

周愛紅衝她笑了笑。

潘三金湊話,“不用你媽,爸給你採!”

“於大仙那廟附近就有種茉莉,正好,爸帶你去於大仙那兒問問,瞧瞧給你取什麼名,得要有好運道的,那老仙兒雖然有時不靠譜,不過,他的學問倒是還成,那一手字寫得極好,十里八鄉都知道的。”

潘垚遲疑了下,“改名?”

“是啊。”潘三金眉眼裡有笑意,“一個人的名字很重要,關乎運道的,馬虎不得。”

潘垚瞧了一眼潘三金,又瞧了一眼周愛紅。

這兩人的年紀雖然大了些,還不見外,現在都一口一個爸爸,一口一個阿媽了。

不過,這兩人倒是瞧著和善。

周愛紅是高挑的個子,五官大氣,瞧過去便是性子爽利的人。潘三金個子稍微矮一些,這年月很少有胖的,他雖然個子不是很高,面相卻生得不醜。

濃眉挺鼻,眼睛清亮有神。

潘垚已經知道自己以後也是姓潘了,她試探的問一句,“我能叫潘垚嗎?”

“潘瑤?”潘三金意外,“瑤池娘娘的瑤嗎?”

“不錯不錯,怪好聽的,和我們取的小名盤盤也相稱,回頭我問問於大仙,他說不妨礙就成。”

“不是這個瑤。”潘垚搖頭,“是這個垚。”

說完,在潘三金攤開的手上,潘垚伸出食指,仔細的寫下了三土垚。

潘三金愣了愣,“這……”

潘垚抬頭,想著既然已經是一家人了,扭扭捏捏不是她的性子。

不自在了下,下一刻便脆生生道,“行嗎,阿爸。”

這一喊,潘三金本就酸楚的心,一下就被戳了。

只見那圓眼睛突然落了淚,唬得潘垚嚇了一跳。

潘三金討伐,“媳婦,都是你小妹不好,是她虧待了孩子!”

要不是吳家虧待了孩子,孩子怎麼會養成了這樣小心的性子?

又怎麼會想著把自己的名字取做潘三土,就是為了和他潘三金看上去是一家人?

苦了孩子,真是苦了孩子啊。

潘三金眼含熱淚:“孩子,就是你不叫潘三土,那也是我潘三金的孩子。”

潘垚:……

她艱難的解釋,“……它真的念yao,不叫三土。”

……

潘垚將打鬼棒杵在地上,絳宮處修行的靈炁空空,手抖腳也抖。

要是這玉瓶還不破,就該輪到她被抽了,好險好險!

“盤盤,你沒事吧。”

見潘垚額上有大粒的汗珠掉下,面色也白,潘三金一下就有了力氣,掰扯開掛在身上的李耀祖,兩步就走到潘垚身邊。

“爸,我沒事,就是腿有點軟。”

“我給你搬凳子,快坐快坐。”潘三金拖了張凳子過來,往潘垚的咯吱窩下一掐,提起就擱下。

潘垚一屁股坐在官帽兒椅上,還有些發懵。

半點沒有剛剛那半仙的威風。

不過,這不妨礙李耀祖對半仙的尊重。

如果您覺得《在鄉下當半仙的日子》小說很精彩的話,請貼上以下網址分享給您的好友,謝謝支援!

( 本書網址:https://m.51du.org/xs/368603.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