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在鄉下當半仙的日子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型:
第125章 124. 第 124 章 瞧著玉鏡府君的模樣,……

瞧著玉鏡府君的模樣,潘垚又哈哈笑了笑。沒兩下,她自己便收斂了笑聲,隻眼裡還盈著歡快的笑意。

馬上又到過年時候了,她可不能太鬧,會把壓祟紅包鬧沒,鬧薄的!

“我不挑,你看著做就成。”玉鏡府君表示,就是不供奉都不要緊。

他抬頭看天畔的繁星,“時間過得真快,轉眼又是一年。”

“是啊,”少年不知愁滋味,一年又一年,時間是快得讓人心生感慨,潘垚倒是高興自己又長了一歲。

“府君你知道麼,我見到你說的虎妖和薔薇花妖了。”潘垚將這幾天的事情說了說,最後道,“我就是在薔薇姐姐的馬戲團裡打的零工。”

“閒聊時,雷虎大哥說了,當初,薔薇姐姐能順利將帝流漿煉化,是一個年輕道長庇護了他們,他說了名字,乖乖,可把我唬了一下,玉鏡府君,他說的是你哎!”

“竟是他們。”玉鏡府君也是意外。

“恩,他們心裡好生感謝你,一直唸叨,要不是我攔著,說府君你多數是在閉關修煉,他們定要上門,再親自上柱清香。”

聽到潘垚這話,想著兩隻妖上香的情景,玉鏡府君都忍不住笑出了聲。

“上香就不用了,當初不過是舉手之勞。”

會說話的薔薇花,還是由山裡一方大妖虎王所養。

虎妖兇猛,在那捧薔薇花面前卻處處小心,挨訓也撓頭嘿嘿直笑,他難免就多留意了幾眼。

再相見時,虎妖受了巨傷,四面楚歌,危機四伏,卻護著薔薇花的帝流漿,不肯撒手。

大雨中,薔薇花被滂沱而下的雨水打彎了花枝,哭得好幾朵花兒亂舞,一邊哭,還一邊叭叭叭地開口罵人,嚎著自己就喜歡當花,自己就懶惰,壓根就不想要有腳走路……

末了,於大雨之中,它聲音轉低,小聲哭泣,說著大老虎,它怕,它不想大老虎有事……

如果有可以走遍千山萬水的雙足,代價是小夥伴的生命,它寧可只紮根在小小的陶盆中,瞧這方小小的天地。

不想聽了這話,虎妖卻將花盆摟得更緊,警惕著四周的目光也更堅毅。

……

生靈開了智,有了情,便是原來是畜生和花卉又何妨?

與人別無二樣。

所以,他便跟了一路,護了一程。

……

知道虎妖和薔薇花妖還在,饒是玉鏡府君的心境,都有些許的波動,雖然只幾面之緣,卻也有故友猶在的感慨和欣喜。

“他們現在如何?”

“可好了,”潘垚將馬戲團的趣事說了說,“這幾天生意好,薔薇姐姐賺了個滿盆缽,晚上還在那兒數鈔票,說錢特別的香,不要吃只要瞧一瞧就飽了,還說要給雷虎大哥加餐……”

“赤練姐姐跳舞時候,剛開始還有些不好意思,後來我給她鼓勁兒拍手,她就扭得可歡快了。”

“哈哈,這大概就叫做破罐子破摔吧,哈哈。”

潘垚樂得不行。

“府君,空了也一道去馬戲團玩呀,我還表演了帽子戲法,特別精彩!大家找我合影,還要和我做筆友。”

年後,薔薇馬戲團還會再在a市待一段時間,就是以後去了別的城市,根也還是在a市。

玉鏡府君轉過頭,就見小姑娘眼睛很亮,漫天的星星好似落了影子在其中。

“好。”

潘垚將這幾天賺的紅包拿來出來,細細盤算,每一個人的禮物都要買一個。

玉鏡府君拿著潘垚給的糖葫蘆嚐了嚐,咬到山楂果,也酸得眼睛眯起。

聽到潘垚說送禮,面面周到,就連馬戲團裡開了智,還未化形的小猴子也有,一有還有倆,不禁好奇道。

“送它這東西作甚?”

一瓶面霜,一個小墊子,小墊子還另說,面霜這東西,雖然名字不一樣,大抵的功效他還是明白,就是面脂,用來潤面的,那猴兒還未化形,長著一張毛臉,哪裡用得上?

“哪用不上了?”潘垚瞪大了眼睛,為自己送的禮正名。

“府君,你是知道的,以前時候,我長在孤兒院,像什麼動物園,馬戲團,那都是從書上瞧來的。”

她攢了錢,揹著公雞仙人的石像在揹包裡,還來不及去看外頭有趣的風景,就出了意外,來到了這裡,當然,來這裡是件特別開心幸福的事。

這就叫柳暗花明又一村。

潘垚繼續,“像寫作文,因為沒有瞧過,我只能依著別人的文章,撿著它們好看的句子詞語,打小做好詞好句摘抄,模仿著去寫。”

玉鏡府君還不待憐惜小姑娘上輩子小小年紀伶仃一人,囫圇長大,下一刻,就見小姑娘微微眯了杏眼兒,一副稀奇又狡黠模樣,像是要分享什麼不得了的發現。

“這次去馬戲團,真的瞧了小猴子,我才發現,原來大家寫作文的時候,經常寫的比喻句,就那句臉蛋紅得像猴屁股,它一點都不誇張哎,這猴子的屁股,它還真的是紅的!很紅,特別的紅!”

潘垚連連點頭,表示強調。

“好可憐,沒有褲子穿,毛都被自己蹭沒了,皮也蹭得那樣紅,我給它送個面霜,再送個小墊子,它也能好受一點。”

潘垚覺得自己真是第一貼心人,非常的有同事愛,不錯不錯!

玉鏡府君:……

他十分懷疑,這猴子妖收到禮物,會不會想撓人?

大抵,它還會又羞又憤,臉蛋紅得像猴屁股?

……

不知不覺,東方有一顆星特別的亮,那是啟明星,傍晚時候,在西邊出現的長庚星也是它。

它出現了,就代表著天快亮了。

想著過年事兒多,潘垚不好再貪玩,衝玉鏡府君揮了揮手。

“我回去睡覺啦,等我和老仙兒的供奉,保準特別香!”

身子往前一躍,如風似光,小廟這處颳起了風,不遠處的大榕樹搖了搖,綠葉沙沙作響。

玉鏡府君眼裡盈著笑意,搖了搖頭。

想著潘垚給猴子妖送的禮,老實說,這一桌的供奉,他都不敢期待了。

清風起,只見那道白色影子寬袖盈風,朝虛空之境踏去。

……

大年三十早上,家家戶戶都忙,切菜煮肉,三兩的小兒在外頭玩耍,炊煙從煙囪騰空,時不時有爆竹聲起,一派熱鬧模樣。

外出打工的,都趕著回來了,各個扛著大包,揹著小包,包裡帶的不是行李,是他們常年在外,對家人的想念和愧疚。

時新的衣裳褲子,好吃的零食……還有拿藏在暗袋裡,辛苦了一整年賺來的鈔票,這一路回來,怕錢丟了,坐著十數個小時的火車,眼睛都不敢多閉,就怕錢丟了。

那是來年家裡的種子錢,化肥錢……還有小孩子的學費。

小娃娃守在村子口,踮腳翹首地看那回村的路。

村口,柿子樹枝丫疏朗,上頭掛一粒粒紅紅的柿子,為這年節的熱鬧添幾分喜慶。

“媽媽--”

“爸爸--”

遠遠地瞅見人影,小孩子眼睛利,爸媽還未走近,下一刻就撒開了腳丫子,像乳燕歸林一樣飛奔而去。

“哎!”媽媽丟了行李,將孩子小小的身子摟在懷裡,深吸一口氣,咧著嘴,將盈在眼睫的淚意憋回。

手不停地摸小孩的身子,拿臉蛋去貼臉蛋,嘴裡哽咽,說著高了高了。

小娃娃嘿嘿直笑,雀躍地回頭,大聲地衝小夥伴喊道,“我爸我媽回來了。”

年紀大一些的小孩子除了想念,還多了幾分生疏和埋怨。

瞅著久別歸鄉的爸媽,腳步停住,不敢上前,只低著頭,腳尖踢著土路上的小碎石,要不就是拿腳尖划著圈圈,看天看地,就是不想看爸媽。

因為多看幾眼,他怕自己會不爭氣的流了淚,還忘了那憋著一股氣的怨。

“別踢,糟蹋鞋子!”做爺爺奶奶的推一推小孩後背,笑道,“去呀,是爸爸媽媽呢,認不得嘍?憨娃!”

一句認不得,說得久未歸家的爸媽又是一陣心酸。

“媽給你買了新書包和筆盒,城裡最新的款式,瞧瞧喜不喜歡?”

哄了幾句,血脈羈絆,孩子又衝父母展開了笑顏。

“媽,我不要新書包也成,明年不出去了唄,我想你們都在家裡。”

“……傻瓜。”男人女人嘆了口氣,對視無奈一笑,摸了摸小孩的腦袋瓜。

入手是娃娃細細的發,年前離開時還矮著,才大半年一年時間,竟然長高這麼多。

孩子變化快,他沒有不認識爸媽,爸媽卻有些不認得小孩子的模樣了。

“好不好嘛,你們也在家裡養雞養鴨,像村子裡其他人一樣,去小廟請符。”

“對對,小廟的符靈!”

“再說,過完年再說……好了,過年不要想這些,瞧瞧爸爸媽媽還帶了什麼回來,新衣裳哦。”

“好了,別忙活這衣裳了,等傍晚娃娃洗了澡再穿,這會兒穿,外頭跑幾圈,衣服就埋汰了。快來幫忙,一會兒還要去小廟拜拜,保平安,靈著呢。”

老人催促,還不忘使喚。

“去,拿了籮筐來,我煮了菜擱裡頭,兒,你力氣大,擔著扁擔去。”

“哎。”

……

新春佳節,家人團圓,最開心的便是那些被留在家裡的孩子和老人。

潘垚今天沒有出去玩耍,和老仙兒兩個在灶膛邊忙碌,老仙兒一句小火,灶膛裡的火便小,老仙兒一句大火,灶膛裡的火便大。

一通忙碌下來,潘垚的控火技術是爐火純青,老仙兒都比了個大拇指過去,潘垚嘿嘿直樂。

小廟方向時不時的有爆竹聲音傳來,潘垚被吸引了目光。

就見三三兩兩便有人家擔著扁擔過去,在供桌上擺了擺盤子。

三牲五果,清酒香燭。

今年賺錢多的,還會在院子裡點根大柱的香條,熱熱鬧鬧,香火繚繞中,小廟屋簷處那尊仙人騎鳳的玉像都模糊了面容,多了幾分縹緲。

“小廟的香火好了許多。”於大仙也走到潘垚旁邊,兩人一道瞧向小廟方向。

“你們煮好了嗎?”周愛紅的聲音從外頭傳了過來。

她幾步走了過來,瞧了瞧桌上已經做好的菜,嫌老仙兒磨蹭。

她都忙完家裡的活了,他這還沒煮好,要知道,她在家裡可不是隻拜一處,今天得祭天地,拜祖宗,還有地主財神。

“我來我來。”周愛紅性子利索,接過了切切細細的活,一邊做,一邊還傳授自己的經驗,“別炒一碗準備一碗材料,材料要早點備好,然後就只要煮。”

潘垚和於大仙受教地點頭。

“行家一出手,就知道有沒有!”潘垚吹捧了兩句。

周愛紅嗔笑。

她一邊忙,一邊和兩人嘮嗑。

於大仙想著這兩天回村的青壯,芭蕉村都熱鬧了許多,順道便問周愛紅。

“梅子和有才也回來了吧。”

“沒呢,”周愛紅手中的勺子不停,“託人寄了信,說今年不回來過年。”

“不回來?”於大仙詫異。

“是啊,”想著老姐妹,周愛紅還嘆了口氣,“回來一趟不容易,路費也貴,估計是想再多賺賺,也少花點錢。”

於大仙搖了搖頭,這過年的不回家,攢再多錢又有什麼意思。

“別的沒什麼,就是孩子得傷心了,盼了一年,中秋沒回來,想著過年回來,哪想到,夫妻倆過年也沒回來。”

瞅著村子裡別家的爸媽都回來了,對比之下,心裡也苦。

潘垚插了一句:“聰聰哥和他奶奶去他姑姑家了,今年不在芭蕉村過年。”

梅子和陳有才是芭蕉村的,因著梅子和周愛紅交好,潘垚還叫一聲梅子嬸嬸。

今年過完春分,梅子和陳有才去了外地投奔親戚,親戚來信說了,會帶著他們發財。

陳聰聰是他們的兒子,在老家和爺爺奶奶過。

他同潘垚一個學校,是五年級的大孩子,放學上學,芭蕉村的小孩子都一道走,潘垚也會喊一聲聰聰哥。

因著兒子兒媳過年也不回來,陳家老太太埋怨了幾句,老頭子又辯護了兩句,兩人加起來都一百二十歲的老太太老頭子了,和樂了大半輩子,臨近年關,竟然鬧起了脾氣。

賭氣之下,老太太走著路,去隔壁村子的閨女兒家過年,孫子也拎了去。

留老頭子一個人孤家寡人。

“啊,去姑姑家過年了?”周愛紅意外,“盤盤你怎麼知道。”

於大仙一句大火,潘垚繼續添柴。

“我瞧到的,婆婆還從籃子裡抓了把花生給我。”

旁人家的事,周愛紅也不再多問,只和於大仙兩人說,陳有才和梅子是有些不該,賺錢重要,家裡的老爹老孃,還有小子,那也是一樣重要!

時間過得快,小孩一年一年長,老人一年一年老,還不回來多看幾眼,以後孩子大了不親人,老人年紀也漸漸老,說句不中聽的,那等於是看一眼少一眼。

最後,周愛紅也無奈的嘆了口氣。

“也沒辦法,都是錢鬧的。”要是可以,誰願意背井離鄉,生活啊,就是有萬般的無奈。

“那就陳叔一人在家?也不知道煮沒煮菜。”周愛紅不放心。

“這樣吧,一會兒盤盤你去喊他,讓他今天來咱家吃飯,就添雙筷子的事,他要是實在不肯,也不打緊,咱們給他裝幾碗菜去。”

大過年的,冷冷清清,冷鍋冷灶,那可不成!

還得餘點菜,那叫做年年有餘。

“哎。”潘垚應下,不忘給她媽媽送去讚美,“媽你真好,人美又心善,我最愛媽媽了。”

周愛紅老臉一紅,“去去,油嘴滑舌!”

哪裡想到,還不待潘垚去陳家,陳家老太太踩著小腳,從隔壁村的閨女兒家又回到了芭蕉村。

她瞅著那衝自己直哼哼的老頭子,一拍大腿兒,急道。

“別哼哼拱拱了,咱閨女兒家鬧鬼了!”

老頭子正不高興,哼哼拱拱,那不是說他豬嘛,這不修口德的老太太。

下一刻,聽到鬧鬼,他當即傻眼了。

“哈!”

“別哈!”老太太著急忙慌又嫌棄,“不!”

……

如果您覺得《在鄉下當半仙的日子》小說很精彩的話,請貼上以下網址分享給您的好友,謝謝支援!

( 本書網址:https://m.51du.org/xs/368603.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