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在鄉下當半仙的日子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型:
第1章 1、第一章(捉蟲)

夜色濃郁的似一團黑墨,周圍靜的可怕,明明是夏日悶熱時分,理應是蟬兒肆無忌憚又撕心裂肺的時候,可是,此時此處卻連一分一毫的動靜也沒有。

“有人嗎?有人在嗎?”

“這是哪裡啊?”

聲音才出口,轉眼卻好像被黑暗吞噬了一般,含含糊糊,甕甕悶悶的。

潘三金從來不知道,有一日,他聽著自己的聲音,居然還會心裡發毛。

這下,他是不敢再開口了。

越是靜謐的時候,越是能察覺到細微的動靜,黑暗中,潘三金總覺得有什麼瞧不到的東西正盯著自己。

不安分又心懷惡意。

“窸窸窣窣,窸窸窣窣……”

黑影就像山裡的老枯枝投在石上的影子,又像數雙枯瘦的手,它們拖著,拽著,拉著……惡意的想要拖著活人共同沉淪。

來吧,一起吧……和我們在一起吧。

……來呀,是快活的……嘻嘻……

潘三金拽緊了領口,只覺得呼吸越來越急促,眼睛像青蛙眼一樣鼓漲,嘴巴不自覺的張大,卻驚覺不知什麼時候開始,他一分聲音也發不出來了。

這下,潘三金驚駭不已。

救……救命……

快不能喘氣了。

……他還不想死啊。

就在潘三金僵在黑暗中時,突然,天邊一團銀白的光團升起。

那光團一開始只有豆大,隨著騰空,光彩越來越盛,最後竟成了一輪皓月,皓月遙遙的墜在如黑布的天幕之中。

瑩瑩月輝下,黑暗就像是溼漉漉的觸角碰到了炙火,“嗖”的一下,急急又狼狽的褪去。

隱隱約約的,好似還有尖厲又悠遠的哀嚎。

潘三金仰著頭,瞧著天上的月色,有些愣神。

“月……月亮?”

話才落地,異動突起。

只見腳下的土地像大風下的麥田,翻起層層麥浪,讓人幾乎無處落腳。

潘三金狼狽的支稜身子,下一刻,漆黑的天幕也碎了,碎片斑駁的落下,一大片又一大片。

“天,天塌了?”他的聲音磕磕絆絆,瞧著天空的眼睛也睜得愈發的大。

最後,於千萬片細碎的天幕中,明月從高處一躍而下,巨大的光團朝潘三金奔來,亮光晃得他直眯眼……

……

“醒醒,醒醒……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在家裡時候睡覺,竟然還打著呼嚕了,美得你。”

“……快醒來!”

婦人抱怨的聲音在耳畔響起,伴隨著推搡,還有蒲扇拍在腦門上的吃痛感,潘三金迷迷糊糊的轉醒,還不知今夕是何夕。

下一瞬,他才睜開的眼睛又眯起了。

無他,外頭的日頭太過晃眼了。

見人醒了,周愛紅面上不顯,心裡卻偷偷的鬆了口氣。

誰家漢子誰知道,她家三金同志是懶了些,小氣了些,但也不至於睡得這麼沉,廢了她好大的勁兒才將人喚醒。

見潘三金沒什麼事,周愛紅便忙活自個兒的事去了。

正是七月烈日炎炎時候,日頭曬得人腦頂生煙,屋子外頭,高大的樹木打蔫著葉子,仍然無私的往地上投下一片涼蔭。

才從外頭回來,周愛紅是又熱又渴,她抓著大蒲扇給自己扇風,兩步走到八仙桌旁,抓起搪瓷杯,毫不客氣的給自己灌了幾口涼茶。

“咕咚咕咚……”

“砰!”空空的搪瓷杯碰八仙桌。

“舒坦!”周愛紅抬袖,不是太講究的擦了擦嘴邊的茶漬。

潘三金被這動靜引得回了神,還未來得及深思夢裡的古怪,就被這大力的砰聲驚到了。

他的目光順著聲音落在八仙桌上的搪瓷杯子上,瞬間,心疼爬上了臉。

“輕點兒輕點兒,你擱杯子的動作輕點兒!”

顧不上穿鞋,潘三金從竹床上下來,踩著微涼的水磨石,幾步走到八仙桌旁,抓起搪瓷杯就看。

白瓷的底兒,中間印著個囍,兩邊是兩隻比翼雙飛的鳥兒,旁邊綴一個彎彎的把手,頂蓋一點圓潤的凸起,帶了點天藍的色澤。

工工整整,乾乾淨淨,沒有被磕掉漆,怎麼瞧怎麼惹人憐愛。

他這才放下心來。

潘三金輕輕的將搪瓷杯擱回八仙桌,回頭嗔了一眼周愛紅,語帶埋怨。

“說多少回了,輕點兒輕點兒,這玩意金貴著呢,稍微磕磕,掉了外頭的白瓷,保準就是一塊黑疙瘩,回頭就不美了。”

他頓了頓,到底是心疼好物,咬牙發了狠話,“下回再讓我瞧見你不惜它,就,就不許你用了!”

“什麼?”周愛紅停了搖扇的手,撩著眼皮看了過去。

莫名的,潘三金心裡一慌,不敢再繼續說大話。

他的語氣瞬間放軟了下來,帶著自己都沒有察覺的小意和討好。

“這不是瞧這搪瓷嶄新嶄新的,前幾天大隊裡剛分給我的麼,新物嘛,難免愛惜了一些……你也知道,我這人就這個性子,那是老乞兒抱醋罈子,老窮酸了!”

說到這,他覷了周愛紅一眼,訕笑,“紅兒,我向來嘴笨,要是說錯了什麼話,你就別和我一般見識了。”

周愛紅:……

他要是嘴笨,那村子裡就沒有嘴巧的了。

不過,見潘三金都把自己比作是乞兒了,還是個老乞兒,周愛紅也不好和他再多做計較,遂抬手擺了擺,頗為大氣模樣,道。

“算了算了,懶得和你計較。”

……

天氣熱得厲害,潘三金睡得一身的汗,臉上還帶著竹床印出的痕條,他撿了條毛巾隨手往肩上一搭,趿拉著涼鞋,就要去三腳架的臉盆處擦臉。

一邊走,他一邊思索著方才的夢,越想越覺得古怪。

“欸,紅兒啊,我和你說啊,我方才做了個夢,古里古怪的,嘖……怪嚇人的。”

“是,我瞧你也挺嚇人的。”周愛紅隨口應了句,瞧見潘三金肩上的破毛巾,又翻了翻白眼。

她大步一跨,三兩下就扯了過來,轉而從鬥櫃的抽屜裡翻出一條新的,丟進了潘三金的懷裡。

“用新的!”周愛紅沒好氣,“有好東西不用,藏在抽屜裡,是想等著長蘑菇嗎?”

新毛巾大紅大紅的,顏色豔極了,讓人瞧了就歡喜,上頭兩條胖頭大尾的金魚湊在一處,親親蜜蜜。

這也是這次生產隊裡表彰他的,一對搪瓷杯,一雙的大紅巾,可不是他們芭蕉村家家戶戶都有的!

潘三金老自豪了。

瞧著簇新的毛巾,他又有些捨不得,摩挲這上頭的胖頭魚,小聲道,“這般好看,拿來用可惜了,不然……留著咱們當枕頭巾?”

當枕頭巾好啊,瞧這上頭的兩條胖頭魚,多親近啊,活脫脫的就是他和他家紅兒,是一對兒!

嘿嘿嘿。

周愛紅:……

她連話都懶得再說,直接拽過潘三金手中的毛巾,一把丟到了臉盆中。

“去洗!”

潘三金悻悻:……

好吧。

不解風情的紅兒。

夏日炎熱,稍微動動就是一身的汗,溼膩膩的,這樣瑄軟的新毛巾一擦,好似毛孔都通透了,沁涼沁涼的,甭提多舒坦了。

潘三金一邊擦著手臉,一邊和周愛紅閒話。

“紅兒,你剛才說我嚇人,我怎麼就嚇人了?”

周愛紅:“我回來一會兒了,瞧你應該是魘住了,躺在咱們家的竹床上,眼睛是閉著,可那眼皮下的眼珠卻咕嚕來咕嚕去的,喊你好一會兒都沒見醒,可不是嚇人麼!”

她的聲音低了低,瞧了瞧外頭,見沒什麼人路過,這才大著膽子,小聲的說了一句。

“你要是再不醒,我可得找村尾的於大仙瞧瞧了。”

於大仙啊!

潘三金恍然,這下是知道自家一向敞亮爽快的愛紅同志為什麼要賊頭賊腦的探頭了,瞧著沒人了,這才做賊一樣的說話。

於大仙,那是住在村廟裡的半瞎子,人生得矮小乾瘦,雖然是個子小小的老頭兒,口氣卻著實不小。

他號稱自己能寫能算,知過去瞧未來,上天又入地,白日守廟,夜裡走無常,無所不知,無所不能。

……嗯,就是一位神棍子,神神叨叨的。

擱早幾年,那是守牛棚,忙活村裡挑糞活兒的主。

潘三金:“沒事,現在不講究這個了,我瞧著這幾年紅白事,大家夥兒也不忌諱找他算算日子,扎扎孝子幡了。”

“別的不說,就上半年咱們芭蕉村的陳頭頭,對,就那生產隊隊長……他老子娘沒的時候,喪禮、還有頭七,二七,三七……五七,那搖鈴鐺的可都是於大仙。”

人前人後,沒有半分躲閃隱瞞的。

隊長都能找於大仙操持白事了,他們怎麼就不能談於大仙了?

現在和之前的情況可不一樣。

沒瞧見前幾年差點餓死的於大仙都長了點肉麼!

長肉說明什麼?說明於大仙他有錢了,吃得好了!

為什麼有錢了,因為來客紛紛,四方來財,廣納財源了唄!

潘三金擺擺手,一點兒不忌諱談於大仙。

周愛紅聽著他的大嗓門,一拍潘三金胳膊肘,眼睛剜了剜,“小點兒聲音,總歸是小心點兒才好!”

破四舊才過去幾年,當年的瘋狂,她可還記得。

“好吧好吧。”潘三金從善如流,“不過,我確實得找於大仙給我看看。”

瞧著周愛紅簇起的眉,潘三金將自己方才的夢說了說,最後,說起那不能喘氣的感覺,他還心有餘悸。

“老嚇人了,要不是天上升了一輪月,我感覺自己就要交代在裡頭了,保不準媳婦你回來,瞧到竹床上的我都要發涼了。”

“呸呸呸!淨說胡話!”

周愛紅不愛聽且忌諱,壓著潘三金也呸了幾口,還用鞋面踩了地,好像要把那些不好的東西都踩掉。

潘三金瞧著周愛紅那惡狠狠的架勢,瞬間不敢多說了。

……

“是得去問問。”

吐了唾沫又踩了地,水磨石的地面有了汙漬,愛乾淨的周愛紅又瞧不順眼了,擰著布就來擦地。

她一邊擦,一邊若有所思。

“你剛剛那魘住的樣子,是有點嚇人。”

“是吧,我就說得去瞧瞧,瞧瞧安心。”潘三金來勁兒了,“擇日不如撞日,正好,咱們家裡還有半邊雞,我拎著去於大仙那兒問問。”

還不待周愛紅說話,潘三金將吊在井裡的雞肉提了上來,瞧著那白條的半邊雞,想著要都給於半仙,他又心疼得直啜牙花。

“嘖嘖嘖,半邊雞啊……燉蘑菇最是香了,老小子可是有口福了。不成不成,就問一問的事,這禮重了……留點兒,我可得給自己和媳婦留點兒。”

周愛紅瞧著潘三金嘀嘀咕咕,都要出門了,又提著半邊雞進了灶間。

再出來時,他手中的半邊雞隻剩下一半的一半,拎著準備出門的,是帶著腳的那頭。

不過,本來還在的雞屁.股卻少了。

周愛紅:……

好嘛,送禮的雞肉,連雞屁.股都要貪下來,是她家三金能做出來的事兒了。

……

如果您覺得《在鄉下當半仙的日子》小說很精彩的話,請貼上以下網址分享給您的好友,謝謝支援!

( 本書網址:https://m.51du.org/xs/368603.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