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紅顏擾王心

嫡女紅顏擾王心
書名:嫡女紅顏擾王心
類別:古代言情
狀態:已完結
作者:匿名
主角: 秦宜寧 秦慧寧
更新:2021-11-03 00:21:44
線上閱讀
無廣告閱讀
簡介

提供秦宜寧秦慧寧小說,最新最熱嫡女紅顏擾王心繁體版全文免費閱讀線上閱讀,嫡女紅顏擾王心繁體版全文免費閱讀完整版非常精彩,身為丞相嫡女,襁褓中就被換到市井苦苦求生。 好容易認祖歸宗,卻陷入綿綿不絕的內宅爭鬥中。 她想和睦姊妹,孝順長輩,好好的過自己的小日子,可極品們一個個都不想讓她如願! 所以她認清現實! 想要過得好,宅鬥謀劃少不了! 鬥白蓮,虐綠茶,一手爛牌也能玩逆天。 只是—— “那個奸臣,別以為收買了我的胃,我就會承包你!” 厲害了我的王爺,您這麼打的過番邦,害的了忠良,還下得了廚房,家裡人知道嗎?

玄幻:我!天命大反派 葉辰 林天 葉鋒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孫氏摟著秦慧寧,寶貝了十四年的女兒哭的肝腸寸斷,她也是心如刀絞。秦慧寧說的對,這事與她無關。錯的是那換走了她孩子的人!

孫氏控制不住,當即與秦慧寧抱頭痛哭。

秦宜寧抬起的雙臂緩緩放下,眼淚沿著腮邊滑落,滴落在鵝黃的襟口上,嘴角卻顫抖著彎起了一個弧度。

原來,這就是母親對她的態度。

秦慧寧見孫氏泣不成聲,忍住淚意拿了帕子為孫氏拭淚,故作堅強的道:“母親不要傷心,如今小溪妹妹能夠回到您身邊,這是多好的事啊。您的養育之恩,老太君的疼惜之恩,我一輩子都不忘,就算將來離開相府我也還是您的女兒,您別哭了,平白的叫父親和老太君心疼。”

柔弱的少女哭的眼睛紅腫,還不忘安慰情緒激動的母親。這叫老太君看了便覺得她懂事識大體,頓時心生不捨。倒是將方才對野丫頭的同情和憐惜都沖淡了。

孫氏也是如此感覺,眼淚落的更兇了,大哭道:“我到底是做了什麼孽了!這等事為何要落在我們家的頭上!”

二夫人和三太太都來安撫勸說。

而孫氏哭的像個受了委屈的孩子。

秦慧寧連忙哄著道:“您別哭,您將來若想我時,我可以回來看您,小溪妹妹是您親生女兒,定會代替我承歡膝下的。您看小溪妹妹,生的與父親一模一樣,必定是父親的骨肉,不會錯的,如今能夠一家團聚,這也是上天賜福,母親,您的好日子在後頭,千萬別傷心了。”

一番話說的極守孝道,卻也極具挑撥。

因為任何人都沒說過要送走她,她卻幾次故意提起,足可見她的擔憂和心虛。

三小姐秦佳寧和六小姐秦雙寧對視一眼,垂眸不語。

七小姐秦安寧撇嘴嗤了一聲。

孫氏垂眸細想著秦慧寧的話,卻像是忽然之間想到了什麼。

秦宜寧垂落在身側的雙手緩緩的握成拳,神色難辨的望著那母女兩,眼神最後落在唱作俱佳的秦慧寧身上。

孫氏似有所感,抬眸看來,正與秦宜寧的目光相對。

慧姐兒說的對,這丫頭的確很像她父親,那漂亮的眉眼,精緻的面龐,讓她恍惚想起了年輕時的秦槐遠。

可是細看,卻覺得秦宜寧渾身上下竟無絲毫與自己相似之處!

她年輕時秀麗端莊,而這個丫頭卻明豔魅人,女子瞧見都覺得勾人,這哪裡像她了?哪裡能確定就是她親生的?再看秦慧寧……倒是她的慧姐兒有幾分她年輕時端秀的品格。

據說此番是秦槐遠的親信在梁城遇見了這女娃,見她與秦槐遠年輕時驚人的相似不免起了疑心,後來又去調查,幾番波折才將人帶了回來。

可這也只是秦槐遠的一面之詞!

孫氏凝眉看向一旁沉默不言的丈夫。

會不會是秦槐遠養了外室,生了這個女孩?

畢竟看年紀,這女孩與慧姐兒年齡相當,秦槐遠素來是個愛惜羽毛的人,莫不是當年他趁著她有孕時在外面弄出個野種,現在想帶回來,就胡編出這麼一套博人同情的說辭?

是了,秦宜寧即便長得清瘦,一副營養不良的模樣,可週身上下的氣度卻十分沉穩,雖有見陌生人時的羞澀,卻無怯懦之氣。這樣的氣質,哪裡是長在深山的“野人”能有的?

說不定是秦槐遠故意這麼說,要騙人同情的!

秦槐遠位高權重,但膝下單薄,只有一獨女,外頭想給秦槐遠誕下子嗣的女人不知凡幾。孫氏這個丞相夫人做的一直都沒什麼安全感。而且也從心底裡不願意接受養了十幾年的女兒不是親生的事實,如今想到這一層,頓覺自己抓到癥結所在,再看秦宜寧,眼中就多了一些懷疑。

秦慧寧一直緊張的觀察母親,孫氏對秦宜寧如此明顯的懷疑,讓她心下稍安。

秦宜寧的心卻漸漸涼了。

小時候,戰火還未燒到梁城時,有一次養母帶著她去卜卦,那算卦的便說她是“姊妹無靠,六親冰炭”之命。如今看來,果真是應了那一句“六親冰炭”。

生母那揣度懷疑的眼神,竟比她在山中遇上野狼被盯上時候還要難受,一股寒意順著腳底攀升而上,竟叫她整個人都冷透了。

原是她貪心,不該奢求的。

秦宜寧閉了閉眼,在張開時,雙眸中閃著不屈的光。

她的不屈是多年生存歷練打磨出的,越是逆境,就越要堅韌不拔,因為在她生長的過程之中屢次遭遇危險,倘若她稍微有一次懈怠,恐怕都活不到現在,被生存磨礪出的堅韌,讓她從不會在遇到困難時低頭。

這個家雖然冷漠,可好歹比活在深山要容易一些,況且她又不是不能慢慢改變這些人的看法,沒道理讓人家見了她就喜歡吧?

秦宜寧緊握的雙拳慢慢放開,又恢復了鎮靜。

秦慧寧一直偷眼觀察秦宜寧,卻被此時她眼中的光芒眩了雙目。原以為她是個鄉野丫頭,嚇唬一番定然會知難而退,如今看來,卻驚覺自己低估了她。

孫氏走向秦宜寧,問道:“你家住梁城?”

又要盤問一次嗎?

“是,我自記事起就在梁城,養母柳氏是個孀婦,自我有記憶起便告訴了我身世,將我養到八歲時候因病離世。”

“聽你的談吐,像是識字的?”孫氏狐疑。

“養母曾給大戶人家做過婢女,她的先夫是個秀才,她也略通文墨,小時候曾為我啟蒙,教了我一些。只是後來生活艱難,又逢幾次匪兵洗劫,家中存書也丟了個七七八八,養母忙著家計便也很少教我了。”

這說法倒是沒有漏洞。

孫氏捻著帕子繞秦宜寧身週轉了一圈,上下打量著她。

這下子滿屋子人都看出了孫氏對秦宜寧的懷疑。有不解疑惑的,也有恍然鄙夷的,各種眼神都落在秦宜寧與孫氏的身上。

若是尋常沒見過世面的女孩,早已被這陣仗嚇住了。可秦宜寧卻很鎮定,只是任憑人打量。

過了片刻,孫氏才道:“你生日是幾時?”

“我只知道我是己卯年生的,養母撿到我時是六月初六日的清早,說是在京都城南四翠山後山的小溪旁。”

“這麼說,你小時候曾在京都生活過一陣子?”

“或許吧,不過自我記得事起就是在梁城了,娘,您……”

“別叫我娘!”

孫氏陡然拔高了聲音,將所有人都唬了一跳。

許是察覺自己的態度太過,孫氏又有些生硬的道:“我們這樣的大家族,是不興叫孃的,有封誥的都要稱呼夫人,若無封誥的也要稱呼太太,只有小戶人家的才叫爹孃。”

秦宜寧眨了眨長睫,最後也並未提起方才秦慧寧叫她“母親”的事,順從的叫了一聲“夫人。”

老太君咳嗽了一聲,“既然確定了是蒙哥兒的女兒,那便留下吧。可先說好一點,我的慧姐兒是絕不會離開我身邊的!”秦槐遠表字“蒙”,小字蒙哥兒。

老太君想了想,又道:“這丫頭畢竟在鄉野中長大,貿然回了相府怕不懂規矩,過兩日佳姐兒就要及笄了,到時賓朋滿至,若跌了體面怕是不好。不如先將她送到田莊,請個懂規矩的嬤嬤好生調\教一番,在擇日接回來。”

眾人聞言,都驚愕的望著老太君,想不到她會偏心秦慧寧到這種程度。

若真將人送去田莊,什麼擇日接回,擇的是哪一日那可就很難說了,若是老太君不高興,大可以隨便請個卦姑來打卦,找個藉口就可以拖延。

孫氏聞言便有些猶豫。

雖然她不稀罕這個野丫頭,懷疑她是外室養的,可到底她是秦槐遠的血脈,也有可能是自己生的……

沉吟片刻,孫氏道:“老爺膝下單薄,這麼多年來也只有一個獨女,就算兩個女孩都留下,我們長房也只有兩個姑娘而已。老太君,兒媳有個不情之請,雖然找回了宜姐兒,可慧姐兒到底與咱們家有緣,往後照舊是我的嫡長女,宜姐兒便算作我的小女兒,入了譜算做嫡次女可好?”

孫氏這樣打算,正中了老太君下懷,“你肯這樣想是最好不過了。”

孫氏道:“至於老太君說的規矩一事,倒是可以請個宮裡出來教導規矩的老嬤嬤來費心,去莊子上也好,這樣也可以給兒媳和慧姐兒以及全家姐妹都有一個緩衝的時間。”

孫氏這便是順從了老太君,打算將女兒送走了。

秦慧寧悄悄的吁了口氣,懸著的心終於放下了。

秦宜寧咬著唇,求助的看向秦槐遠,她又不是犯了錯,為什麼要將她送走?難道她不是秦家的女兒嗎!

她的眼神無助柔軟,看的秦槐遠心裡一動。

“宜姐兒留在府裡,西席和教導規矩的嬤嬤都可以請到府裡來教。”秦槐遠終於發了話,“嫡女就是嫡女,養女就是養女,難道因為沒有養在身邊,宜姐兒就不是嫡女了?”

秦慧寧剛剛放鬆的神經再度緊繃起來。

老太君急切道:“蒙哥兒,你是什麼意思?”

最新章節
同類推薦
熱門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