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公爺的掌中物不幹了

小公爺的掌中物不幹了
書名:小公爺的掌中物不幹了
類別:現代言情
狀態:連載中
作者:宣若
更新:2021-09-14 17:39:18

線上閱讀

簡介

提供小公爺的掌中物不幹了繁體版全文免費閱讀,最新最熱小公爺的掌中物不幹了繁體版全文免費閱讀線上閱讀,小公爺的掌中物不幹了繁體版全文免費閱讀完整版非常精彩,

顧黎月厲景川 葉天 楚天 葉玄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永壽三年仲冬,寒氣溼重,紛揚細雪素裹阡陌,遠山廟宇籠罩黛色,街上人影稀落,金陵城平添清冷寒氣。

靜謐郊區的一處舊宅門口,一頂深藍色素雅軟轎安靜地“站”落著,它的頂上積了薄薄一層雪花,想來也是行了不近的路。

軟轎上下來一個孩童模樣的丫頭,她恭敬地站在轎旁,伸著一隻胳膊。

不多時,一隻纖纖玉手從帷簾後探了出來,手指白淨纖細,搭在丫頭的胳膊上,借了些力道。緩緩地,從帷簾後走出一位氣質斐然的女子,她身著素色薄煙曳地長裙,頭上一支幹淨白玉蘭簪子,臉上同色輕紗蔽面,瞧不見她的容貌,但見青澀純淨的眉眼和婀娜小巧的身姿。

她打扮得素淨了些,像是融入了這漫天的白雪,卻也不難見清麗典雅氣質。

兩人行了幾步,進了這處舊宅,宅子雖舊卻也難掩它的富貴堂皇。入門便是一塊巨大石碑,上面刻著一幅《富貴山居圖》,周圍枯竹林立,想來夏日之時,也別是一番茂盛之景。

這宅院很大,她也是第一次來,不敢移步,生怕走錯了路。

“喲,柳姑娘來啦,瞧我這老婆子不記事兒,真是有失遠迎——”在她站在原地猶豫尋路之時,一道高揚的婦人聲打斷了她的思緒,只見迎面走來一位已過天命之年的老婦人,體態豐腴,頗有富貴氣,但她面有奚落之色,倒不像是有什麼歉意。

這婦人她沒見過。聽風月樓的媽媽提過,陸國公家裡長子陸南風已成年,雖未婚配,也先封了府邸,這陸小公爺府上人頭不多,這上了年紀的婦人就更少了,她能猜出這是陸小公爺的乳母卞氏。

她忙屈身行了禮。卞氏雖是下人,但人家也是陸國公府裡的下人,是那個戰功赫赫的陸小公爺的乳母。

而她算得上什麼?風月樓裡的姑娘?攀上陸小公爺這高枝的落魄女子?

想著若非陸南風交代,卞氏大概連出來迎她都不會迎一下,讓她成為風雪中的雕像罷了。

這一路坐轎從風月樓來到陸府的女子名喚柳晏姝,三月前遭遇一劫,淪落風塵。

“哎呀呀,柳姑娘客氣什麼,”卞氏笑著,眼角的魚尾紋更深了些,那深邃眼窩裡的一雙眼卻沒什麼笑意,“是老婆子我忙得忘了時辰,哎呀你說說,聽說皇上要指了思月小郡主給我們小公爺,雖然只是風聲,但也夠我們這府裡忙上忙下的了。”

卞氏看似熱情地拉過柳晏姝的手,柳晏姝愣了幾秒,她還沒習慣和陌生人這麼親近,忙抽回了手,卞氏也沒多理會。

小郡主?

柳晏姝的心緊了緊,在風月樓待了三個月,雖受了陸南風庇佑還有些清白尊嚴,但那地方世態炎涼、趨炎附勢種種景象她早已看了個遍,還不至於聽不出來卞氏的意思——我們小公爺是要娶身份尊貴的郡主的,那才是門當戶對,你是個什麼東西?也能踏進我們大門?莫非還要我出來迎你?

縱然知道自己身份低微出來難免受冷眼流言,她心中還是一片悽然,欠了欠身子,聲音低緩:“是小女的錯,來得實在……”

“不麻利點進來,杵在這兒等著被凍死?”一道男聲打斷了柳晏姝道歉的話。

柳晏姝抬頭,正見亭臺陰影下站著一個人,他身材清瘦修長,身著一件暗黑雕紋長袍,一條腿微曲著抵著牆柱,一條胳膊隨意地搭在欄杆上,整個人鬆鬆散散地站著,慵懶中夾雜邪氣,桀驁中盡顯風騷。

只匆匆瞥了一眼,她忙低下頭,不敢再抬眼瞧他,這人便是陸小公爺陸南風,金陵城中出了名的紈絝暴躁公子,卻也是救她於“玉碎瓦全”的男人。

見了自家主子出來,卞氏以為是喚她進去,忙笑著應聲,笑意直達眉眼:“這就進去了,煩勞小公爺掛記。”

陸南風沒理會她,眸光斜倪了柳晏姝一眼,唇角淡淡地扯著薄笑,眼裡卻全無笑意:“小姑娘,還想讓我抱你進去?”

話落,柳晏姝嚇得一激靈,渾身比埋在雪中還要冷,不敢答話也不敢看一旁的卞氏,低著頭快步朝陸南風的方向走去。

她若是抬頭,定會看到卞氏一臉菜色有多可笑——原來自家主子喚的根本不是她。

走到陸南風身邊,他幾分煩躁地深吸了口氣,把自己的斗篷扯下來要披在柳晏姝身上。

不知道他這份煩躁從何而來,反正這小公爺脾氣怪且燥,留心些不要招惹便是了。柳晏姝下意識地向後躲了躲,那眼神彷彿對面是個野獸要吃了她。

陸南風動作一頓,眼神有些不耐:“穿這麼單薄想給誰看?沒看到這麼冷的天?”怎麼不披個斗篷再出來?

明明是在關心她,說出來的話卻沒什麼好脾氣。

柳晏姝怔了怔,只是小步小步地向後退著——小公爺的斗篷,她也不敢披。

陸南風哪知道他差人喊她過來,她便心急地跑來了陸府,哪裡還顧得上看天色、披斗篷?畢竟這人是能讓她安穩活在風月樓的人,絲毫怠慢不得。

陸南風耐心一向不好,見她沒有要拿過斗篷的意思,語氣也差了些,隨手一指身後的屋子:“還不進去?”

沒細想,她依著他的話轉了幾個彎走進了屋子,裡面火爐烤得正旺,一股暖氣撲面而來,烤得她臉微微發燙。

這是專門為她準備的?

但一想,她就覺得自己的想法非同尋常得可笑了,她是誰?不過是沒權勢沒地位的金陵城一抓一大把的姑娘而已,出身還差得沒得說。

這暖閣裡隔絕了外面的冷氣,她給陸南風彈曲、倒茶、唸詩,打發著時間,轉眼已是暮色四合,陸南風絲毫未提喊她過來做什麼。

戌時一過,再暖的爐火也擋不住夜深露重的寒氣,陸南風半倚在床榻上,闔著眼,修長的食指點了點他旁邊的位置。

注意到他的動作,柳晏姝心中一窒,一不留神被琴絃劃痛了無名指,琴音戛然而止,她怔怔地看著陸南風手指的位置——床榻上他旁邊……

所以今晚叫她過來就是要做那晚沒做的事麼?

她嚇得渾身發顫,玉手撫在琴絃上,止不住的發抖。

陸南風看破了她的心思,只是彎唇一笑,語氣軟了些,含著笑意:“小姑娘,想什麼呢?坐過來。”

他的聲音很乾淨,帶著磨砂的質感,那雙眼卻狹長微挑,像是能勾了魂兒似的。

“是。”柳晏姝嚥了咽口水,身在他府上,別無他法,只得低低地應了聲,慢吞吞地挪過去。

她說話聲音很低很低,像是夜風挑逗的閩南春水,極輕極柔。

“為何彈唱《鳳求凰》?”她甫一坐下,陸南風隨即牽過她的手腕,淡淡地開口。他沒睜眼,卻能準確地捕捉到她的位置。

伴著她裙襬飄然落座,一股雨後清雅梔子香飄開,不似胭脂水粉嗆人的香味,她身上的香竟有幾分甜。

“小、小公爺不喜歡這曲子嗎?”手腕被他拉住,柳晏姝有些不自在,輕輕掙脫兩下掙不開也就不敢再掙了,任由他牽著。

她不會說,是風月樓裡的婆子媽媽們只教了她這一首,還告訴她這一首勾男人一勾一個準兒。

陸南風沒回答她的問題,只是道:“躺下。”

一時間沒了動靜,柳晏姝心裡有根弦,一直繃著。

“不用多想,就你這身材,我看著都塞牙。”翻了個身,側對著她,陸南風大抵是困了,說話含含糊糊的。

莫名被奚落了一番,柳晏姝咬咬唇,規規矩矩地躺在了他身旁。

感覺到身側均勻的呼吸,陸南風彎了彎唇角,這小姑娘怎麼這麼乖?

他長臂一揚,搭在了柳晏姝的腰上,明顯感覺身下小人兒一抖,他卻也不動了,就只是這麼搭著。

低低地呼吸著,因他這一手柳晏姝額頭上冒出了不少虛汗,好在他沒有別的動作了,她也鬆了口氣,心裡暗暗盤算著:陸南風叫我過來是要做什麼呢?當一個睡眠抱枕?

想來,兩人也並不熟識,今日不過是第二次見,他比三個月前瘦了些,依舊是一張俊臉,但這些時日裡關於他的傳聞柳晏姝可沒少聽說,大抵是些少年將軍、金陵城姑娘們思慕物件之類的。

不知是被壓到了還是睡前思慮過重,這晚她夢魘纏繞,不僅夢到了兒時的閩南水鄉還夢到了初見陸南風的那一天。

三個月前,她被賣進了風月樓,初來之時,溫玉軟香、調笑嬌喘嚇壞了她,生了一場大病,高燒三日,醒來時,燒退了卻出了一身紅疹,不敢見人,從前的種種記憶也都忘卻了,只偶爾能想起些破碎的片段。

但這談笑陪鬧的風月樓怎會養閒人?不等她身上紅疹消去,便要她出來彈曲陪客。

房家的小侯爺房幾道是她的第一個客人。

“真難聽!你們風月樓沒有會彈曲兒的姑娘了嗎,你這種的也好意思出來?”那日,房幾道半枕著手臂,那張美過佳人的白臉滿是嫌棄,隨手從懷裡掏出一個碎銀子扔出來,扔在了柳晏姝的裙邊。

傳言房家小侯爺房幾道一向不務正業,只醉心於尋花問柳、胭脂水粉,懷抱美人、飲酒作詩。因長了一副美人相,容貌竟勝過風月樓裡的姑娘們。

她的琴聲戛然而止,手指呆呆地按著琴絃,有些不知所措。

這是一曲《鳳求凰》,她初學,彈得難聽又走音,難怪被人譏諷。

呆坐了幾秒,她抿緊了唇,訕訕地退下了席位,屈身,手指顫抖著撿拾地上的碎銀子,銀子很小,她跪著身子顯得更卑微,耳邊能聽到幾個一同陪客的姐妹低低的竊笑聲。

她的臉火辣辣的燙,比被人抽了一巴掌還燙。

“哎呀,這妹妹是才來的,真是不懂規矩,玲瓏來給小侯爺彈一曲,不知小侯爺可願意?”站在柳晏姝身後的姑娘玲瓏忙上前,找到了一個能在房爺面前大顯身手的機會。

這房幾道有個奇怪的癖好,就是偏愛嬌嫩的完璧女子,李媽媽這才送了柳晏姝過來,誰知這姑娘這般笨手笨腳的,倒給了玲瓏機會。

房幾道枕著手臂沒說話,玲瓏當他是答應了,忙扭著身子驕傲地走向木琴。

路過柳晏姝身側,不知是不是有意的,玲瓏一隻腳險些踩到她顫巍巍的手指,她忙縮回了手,等玲瓏走過,才撿起了地上的碎銀。

只聽頭頂傳來女子一聲淡哼,是被取笑了嗎?還是她聽錯了?

所以,這就是風月樓裡姑娘的生活嗎?為了個男人明爭暗鬥,佔了上風還不忘狠狠地踩一腳?

“你是新來的?”房幾道睜開微醺的眼,上下打量著柳晏姝,這女子面上蒙著一塊羅紗,瞧不見樣貌。

呵,他心裡低笑兩聲,還真當自己是“猶抱琵琶半遮面”的美人?

“過來,斟酒會吧?”他指了指自己面前的酒杯。他喝得微醺,雙眼微眯著,眼尾泛紅,雙頰上也沾染了酡紅,可真是比美人還要嬌媚幾分。

柳晏姝想了想,緩緩靠近,手指還沒碰到木案,那男人一揚手伸向了她面上的羅紗!

“小侯爺!”她心下一驚,向後躲。

“小美人兒,天仙般的容貌何不給我瞧瞧?”

最新章節
同類推薦
熱門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