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農門辣妻:尚書大人來種田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型:
第5章

“那些田是我的,媳婦也是我的。”于海洋未曾喝一口茶,卻比誰都氣定神閒,“田我願意荒著,店面我媳婦願意給我輸,這些都是我自己的事,就不勞各位費心了。”

於姑婆一下子就急了,從來沒有想到自己這個侄子竟然無恥到這個地步,她惱怒的程度比之於和偉剛才更甚,一拍桌子道:“你這是拿什麼態度跟我說話?你究竟還有沒有教養,我真為你那被你氣死的父親痛心!”

“關於我有沒有教養這個問題,我想姑婆您可以去跟我父親討論一下。”

“海洋!”族長終於動了氣,雖然他知道於姑婆這是倚老賣老,可是于海洋作為小輩,也不該這樣頂撞長輩,他嘆息道:“我們也只是關心你而已,那田和店面你要是願意自己拿著就自己拿著吧。”

“為什麼不呢?”于海洋站起來,拍了拍袖子,才走到族長面前道:“我父親與族長您是親兄弟,如今我落魄了,相信您也不會袖手旁觀的。”

“于海洋你!”於和偉氣結,但剛站起來就被族長一個眼神瞪下去了。

于海洋連一個眼神都懶得施捨給他,繼續道:“所以這些瑣事我怎好再麻煩您呢?”

族長定定看了于海洋好久,今日的于海洋完全不是往常的樣子,於寧也變了,整個於家都不太對勁,他半天只憋出來一句:“是了,正是這個道理。”

他看向於姑婆,說:“阿妹帶著阿偉和小輩們回去吧,這裡你們幫不上忙,我看著海洋他父親下葬了再回去。”他看一眼於寧與於浩,又補一句,“再讓你嫂子送一千兩過來,也算是給兩個孩子的一點心意。”

族長已經年過半百,錢財之物對他來說已是身外之物,家底不算薄,所以這些錢他也不放在眼裡。但於和偉可就不一樣了,他本來就是想把良田和店面弄到手的,但現在不僅沒成功,還讓自家賠進去一千兩銀子,咋一個肉疼了得。但自家父親已經發話,他再不甘心也只有憋著回去再發洩,否則他完全相信他父親可以在這裡就把他腿打斷。

於姑婆也是藉著自己年齡和輩分才敢說話,但是在身為族長的哥哥面前就沒有她開口的份了,她應下了族長的吩咐,就趕緊帶著人撤退,以免腳步慢了自己也捐出去個五百兩一千兩的。

於寧就看著于海洋舌戰群儒,就這樣就把一群渣渣給打敗了,還收到了名為“救困扶貧”的一千兩銀子。只知道眼紅和落井下石的一群人走了,剩下的十幾個都是立場中立的路人,但好歹也是勞動力。當下眾人便分了親疏著了五服,白日哭靈,夜間守靈。

大戶人家奔喪和弔唁的人多,多是停上三月的靈才下葬,但是在南平村,大多數都是十日,而於寧爺爺已在家中停靈十九日,於是族長就決定第二日下葬,

於家是有祖墳的,這個倒不用於海洋出錢去找風水先生了,只用僱人運送遺體前去鎮上。第二日出殯,于海洋帶著於浩走了,讓於寧留在家中。

眾人唱著輓歌跟著遺體而去,楊蕊聽著聽著就紅了眼睛。她嫁來於家幾年,公公婆婆皆是護著自己,不管自己做了什麼都不會怪罪自己,還因為于海洋的混賬而覺得對自己多有愧疚。

她性格軟弱,但出嫁前出嫁後都是被寵著的,哪怕嫁了一個不靠譜的丈夫,又生了一個傻的女兒。她回過一次孃家,隔房的姐妹們都冷嘲熱諷自己命不好,但如魚飲水冷暖自知,只有她自己才知道於家夫婦對她有多好。

“小姐,孫家兩位公子來了。”王奶奶已經看出來,現在於寧是完全不傻了,還比楊蕊能幹些,所以現在很多事她都是直接問於寧了。

“孫家公子?還是兩位?”於寧眉心一跳,險得沒想起來。原來南平村有位孫秀才,這兩個孫公子便是他家的。但是孫秀才已經年逾五十,這兩個孫公子卻只比於寧大兩歲,都是十二三歲的年紀。于海洋只有四十歲,孫秀才卻是老得有些不正常了。但孫秀才作為南平村唯一一個秀才,就算不正常那也是正常的。

這兩個孫公子一個叫孫濟文,一個叫孫濟武。這名字一看就是讀書人的產物,而他們兩個也是自小識字讀書,學問都作得不錯。

整個南平村,除了於家是從鎮上搬來的,有些書墨底子,其他人家皆是幾輩子的目不識丁,只有一個孫秀才,是土生土長的文化人,村裡人但凡讀個書信都要找他。

於寧十歲那年,孫秀才在村裡很多人的鼓勵下辦了個規模很小的私塾。小到什麼程度呢,加上孫秀才自己的兩個兒子,統共只有五個人。沒辦法,村裡人雖然真的很想讀書,但是進了私塾才知道,就算孫秀才收的學費一點都不貴,可是紙筆花銷也是這些人承擔不起的。

經過兩個月的學習,退出去十多個人,剩下的除開孫家兄弟,就只有三個人了。

於寧,於浩,還有一個王家的獨子,叫做王剛。

王家家裡是打獵的,就比這些只會農作手藝的人家強多了,王家雖然比不得於家,但王剛上私塾也是可以供應得起的。

而於寧也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看上了孫濟文與孫濟武。整日裡纏著他們一起玩,孫秀才拿於寧沒辦法,就只好專心給於浩與王剛上課,然後等於寧回家以後再單獨教導孫濟文與孫濟武。

這樣的關係……姑且算是青梅竹馬吧。

想想就是一臉的淚,孫家兩位公子,你們真的受苦了!

於寧心裡有點兒忐忑,踏出門去看兩位孫公子。

世間竟有如此出塵絕豔之男子。

光潔的額頭,黑密的睫毛下是一雙清亮的眼睛,線條流暢的挺翹的鼻子,上薄下略豐的嘴唇,尖尖的下巴。往下是微微突出的喉結,平整的衣裳,腰間掛著一個絡子,雖然未配有什麼名貴的玉飾,但雪青色的絲線很顯氣質,透出一種風雅的味道來。

雖然才十二三歲,但已是人間絕色。

於寧覺得自己耳朵都有些微微發熱,于海洋和楊蕊都是美人,於浩也很有潛力,但都不如這個少年給她那種看一眼就心動的感覺。她笑:“這位哥哥我好像在哪裡見過。”

“……”

“在孫傢俬塾見過。”後面是另一個少年踏進來,他輕笑,“聽人說於家妹子清醒了,如今一見才知是真的。”他又看向先前那個少年,喊他,“濟文,你也是因為驚愕才未說話的嗎?但於家妹子已經叫你哥哥,你不回禮咋行?”

原來前面的那個是孫濟文,後面的這個是孫濟武。孫濟武和孫濟文也是兄弟,自然也是俊秀的,只是他與孫濟文不同,他的好看是那種春風拂面般的。哥哥與林妹妹的經典搭訕啊,於寧心裡想,難道是孫濟文不喜歡這麼直接,那她就含蓄點好了。

“濟文哥哥。”於寧毫不臉紅地用了這個蓄謀已十秒鐘的稱呼,然後道:“我是說,我沒有哥哥,看見你就像我親哥哥一樣。”

聞言孫濟文更是嫌棄,恨不得立即轉身就走。

孫濟武笑了,他道:“濟文,算了吧,於家妹子還是以前天真無邪的性子,你忘了她以前把你的墨水拿去當胭脂的事了?”

於寧裝死。

“她還把你寫字的紙拿去給王剛如廁。”

於寧持續裝死。

“還有一次,她讓父親給她寫了個名字,然後貼到張家大嬸家豬頭上去了。”

於寧舉白旗,宣佈陣亡。

如果您覺得《農門辣妻:尚書大人來種田》小說很精彩的話,請貼上以下網址分享給您的好友,謝謝支援!

( 本書網址:https://m.51du.org/xs/5909.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