鋒芒出,梟妃萬萬睡

鋒芒出,梟妃萬萬睡
書名:鋒芒出,梟妃萬萬睡
類別:古代言情
狀態:已完結
作者:香林
更新:2021-12-04 14:01:09

線上閱讀

簡介

提供鋒芒出,梟妃萬萬睡最新章節,最新最熱鋒芒出,梟妃萬萬睡繁體版全文免費閱讀線上閱讀,鋒芒出,梟妃萬萬睡繁體版全文免費閱讀完整版非常精彩,她是妖嬈動人魅惑眾生的第一美人,亦是鋒芒盡斂殺戮決絕的暗夜之王,更是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一代魔尊!可眼下……

霸總追妻火葬場 葉天 陳陽 林天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玉姐懷揣著各種疑問,快步走上前去,剛行了一半的禮,張嘴準備說問安的話,就聽到寧萱璃說道:“大哥,你來了。”

玉姐張著嘴,到了唇邊的話又咽了回去,她僵在那裡,還保持著問安的姿勢,只是腿微微的一晃。

寧致軒的魂都快飛了,第一眼看到寧萱璃時,提到嗓子裡的心才微微鬆了一點,“璃妹,你沒事吧?”

寧萱璃搖了搖頭,“沒事。大哥不用擔心。”

聽到她說沒事,寧致軒才有心思轉頭去看別人。

他盯住玉姐,目光與方才看向寧萱璃的時候完全不一樣,“你是誰?”

“我……”玉姐的心差點從嘴裡跳出來,“我是香月樓的主事,少將軍,今天的事情都是誤會,我們對寧小姐是無意冒犯,真的是……誤會啊。”

“誤會?”寧致軒冷哼了一聲,“是嗎?誤會……還真是好巧的誤會,擄人擄到我鎮國將軍府了!你們當我將軍府的刀都是吃素的嗎?”

那些府兵手中的鋼刀冷光厲烈,讓玉姐有些眼暈,她微微閉了閉眼睛,努力讓自己的聲音不顫抖,“少將軍,真的是冤枉,寧小姐暈倒在地,我的人見狀把小姐帶了回來,我們實在沒有什麼不敬之處,我們……”

“哐當!”

寧致軒拿過身邊一名府兵的鋼刀,扔到玉姐的腳下,把玉姐後面的話打斷,“你若再說一句謊話,就對著我這口刀說話!”

寧萱璃在一旁冷笑道:“玉姐,本小姐還在這裡,你未免也太心急了些。要不然你說說,本小姐是怎麼暈倒的?”

“……”玉姐咬著嘴唇,臉色蒼白如紙。

“大哥,”寧萱璃把寧致軒叫到一旁,低聲說了幾句什麼,寧致軒似乎怔了怔,眉頭微微一皺,但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玉姐不知道究竟說的是什麼,但是從寧致軒的表情上來看,似乎是什麼讓他感覺到詫異的事。

她的心不由得一緊再緊。

此時寧致軒一揮手

,說了一聲:“撤!”

那些府兵手中的qiāng尖“嚓”一聲向前,明晃晃的挑向長空,邁著整齊的步子,按順序走了出去。

玉姐一愣。

寧萱璃慢步走到她的面前,低聲說道:“玉姐,本小姐先走了,不過,你要知道,今天的事情還沒有結束。”

她說罷,帶著易苒瑛轉身走了。

玉姐看著眾人的身影消失在門口,怔了半晌說不出話來,她慢慢的活動了一下僵硬的身體,這才發現,後背上的汗冰冷,已經溼透了小衣。

她到底……是什麼意思?這是想幹什麼?

玉姐捉摸不透,但是她畢竟久經江湖,這香月樓雖然小,但是每天經歷的事情可不少,她早已經變得圓滑世故。

她隱約覺得,寧萱璃今天到香月樓來,似乎並不是被俘,好像倒是有幾分故意。

想到這一層,她心中的疑惑又增加了幾分。

寧萱璃出了香月樓,一眼便看到了守在馬車旁的未央,未央走上前,施了禮道:“小姐,您沒事吧?”

“沒事,來得很及時,”寧萱璃對她笑了笑,“你做的不錯。”

“你們在說什麼呀?”易苒瑛在一旁眨著眼睛問道。

“易小姐有所不知,”未央微笑道:“之前小姐讓奴婢把買的東西送回去,其實那個時候就是讓奴婢回去搬救兵了。”

“噢,”易苒瑛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她抬手一指身後的莫少棠和白輕風,“那他們呢?”

寧萱璃回頭看了看他們,白輕風抿了嘴唇,有些不太自在,這一次他是真心想助寧萱璃的,單純的想救下她而已,並沒有想其它的,可是,到寧致軒出現他才明白,原來一切都在寧萱璃的掌握中,根本用不著他。

這種失落和無奈,讓他有些不知所措。

莫少棠清了清嗓子,上前幾步,“寧二小姐,真是聰慧,哈哈,我們二人還以為……真是慚愧,慚愧。”

寧萱璃看著他,之前是與白輕風有過節,

對這個小胖子也沒有什麼好感,以為他只知道錢錢錢,現在看起來,倒也有幾分仗義心腸,不管怎麼說,人家是有心出手相助的,自己總不能太不知好歹。

她點了點頭,“多謝。”

但也僅限於此,她說罷,對易苒瑛說道:“走吧,出來這麼久,也該回去了,省得到時候讓你哥哥擔心。”

“對噢,”易苒瑛歡快的說道:“寧姐姐,我回去之後就讓哥哥熬湯,你一定要嚐嚐。”

“……”寧萱璃有些哭笑不得,現在這個時候還能想著吃,易苒瑛真是一個快樂的小吃貨。

上了馬車,車伕調轉了車頭,直奔了寧府的方向而去。

白輕風站在原處,看著寧萱璃遠去的方向,久久無言。

莫少棠走上前,用手肘碰了碰他,“哎,我說,別愣著了,咱們也走吧,如果讓我爹知道我來這種地方,一定會打死我的。”

“打死你倒不可怕,”白輕風瞄了他一眼,一邊走一邊說道:“你是擔心收回那幾把鑰匙去吧?”

“哎,你你……”莫少棠一邊追上去,一邊喊道:“你這個人怎麼這樣?”

眾人離去,香月樓前安靜了下來,玉姐身子微微一軟,身旁的人急忙扶住了她,“玉姐,現在怎麼辦?”

玉姐的臉色依舊蒼白,眼光卻變幻不停,她沉默了半晌,低聲說道:“不要聲張,我自有計較。”

“……是。”

寧萱璃剛到府門口,一下了車門上就有人迎上來說道:“二小姐,您回來了。方才六殿下來了,聽說您沒有在府上,就又走了。只是讓奴才把這個jiāo給您。”

“噢?”寧萱璃聽到秦謹疏來過,不由得心中微喜,她接過家丁手中的信封看了看,上面寫著她的名字。

這是他的親筆字,筆峰凌厲,如他平時的神情,讓寧萱璃想起他挑起的眉梢。

易苒瑛湊過來說道:“寧姐姐,六殿下是什麼人?”

“是……一個病人,我救過的病人,

現在好了,已經回家去了。”寧萱璃說道。

“找你來複診的?”易苒瑛道。

“……算是吧。”寧萱璃微微笑了笑,未央在一旁說道:“易小姐,奴婢回府搬兵的時候,易公子可是瞧見了的,還想著要跟著去,奴婢再三保證沒有事,他才沒有去的,您是不是應該……”

未央的話還沒有說完,她的目光一轉,看到快步而來的易苒恆,對易苒瑛低聲說道:“他來了。”

易苒瑛一聽,烏黑的眼睛一瞪,臉上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衝過去來到易苒恆的身邊,噼裡啪啦的說道:“哥哥,你猜我剛才去哪兒了?我告訴你噢,我和寧姐姐去了一個特別好玩的地方,教訓了一個很壞的女人,行走江湖,行俠仗義是我多年的心願,我終於實現了!你快幫我謝謝寧姐姐!”

“你……”易苒恆的千萬句話,都被她這樣叭叭的堵在了嘴裡。

寧萱璃覺得好笑,這個丫頭還真是聰明的緊,這一招先發制人還真是厲害,既然她讓自己當了這個擋箭牌,自己也只能出頭說話了。

她上前說道:“易公子,今日之事,是我思慮不周,當時的情況緊急,讓苒瑛跟著走又擔心她不肯,再出什麼意外,所以只好帶著她,讓你擔憂,實在抱歉。”

有易苒瑛的話在前,有寧萱璃的話在後,易苒恆只能笑了笑,說道:“寧小姐說得哪裡話,在下只是擔心這個妹妹生xìng頑皮,怕她再惹出什麼事端來,這裡畢竟是國都,我兄妹二人是來作客,如果為將軍府惹來麻煩,那實在非我所願。”

寧萱璃搖了搖頭,“公子言重了,苒瑛純真可愛,率直善良,甚得我心。既然是隨我一起出去,斷然不會讓她受到一點傷害。”

易苒恆鬆了一口氣,方才的緊張擔憂已經消散了不少,拱手說道:“多謝寧小姐。”

易苒瑛拉住他的手臂,“哥哥,你不要生氣了,我跟你說,我和寧姐姐去了一家湯館,雖然那裡的湯也不錯,但

是比起你做的來,還是差了很多,我當時就很想念你,唉……哥哥……”

看著她撒嬌的模樣,易苒恆又氣又樂,低聲說道:“你不要氣我就好了。”

易苒瑛連連點頭,暗地裡卻衝著寧萱璃眨了眨眼睛,寧萱璃忍不住一笑。

回到了院中,未央說道:“小姐,您累了吧?奴婢伺候您更衣?”

“好,”寧萱璃點了點頭,“這身衣服燒了,不要了。”

“是。”未央垂首說道。

寧萱璃換了衣服,坐在美人塌上拆開秦謹疏的信,上面的話並不多,應該是他來找自己,自己不在,就在門房寫下了這封信,簡單的敘述了豆家莊的事情結果,再就是說他收到了那件暗器,很是喜歡。

寧萱璃把他寫的信連續看了幾次,心中微暖而酸澀,秦謹疏的字和當初師尊的字完全不一樣了,行事作風也有很大的區別,可以說……除了那幾個轉世的標誌,再也沒有半點師尊的影子。

她慢慢閉上眼睛,想著方才易英瑛向易苒恆撒嬌的模樣,很久很久以前,自己也這樣做過,那是她最快樂的一段時光,怎麼都不會忘。

只不過,現在自己和師尊都變成了另外的兩個人,面目全非,他甚至早已經忘卻之前的事。

而那個楚鶴堯……他們兩個有相同的臉,楚鶴堯的xìng子要更溫和,實際上似乎是他與師尊的xìng格更為接近……

最新章節
同類推薦
熱門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