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女不強天不容

農女不強天不容
書名:農女不強天不容
類別:現代言情
狀態:連載中
作者:仟仟夢夢
更新:2021-12-04 16:30:54

線上閱讀

簡介

提供農女不強天不容最新章節,最新最熱農女不強天不容繁體版全文免費閱讀線上閱讀,農女不強天不容繁體版全文免費閱讀完整版非常精彩,倒黴催的看書,穿越來一個男尊女卑的年代,感覺苦逼。如何能改變現狀?農女不強家不容……

霸總追妻火葬場 林夏 凌天 楚風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李氏彎著笨重的身體割草,見到不遠處有一窩野雞蛋,眼露驚喜腳步小心的在坡上走,行動不便是因為她懷孩子九個月了,眼看就要生,坐月子的時候不能沒有柴火供應家裡做飯。

這是她婆婆這樣吩咐的,依然記得早上婆婆去同村大姑那裡幫忙照顧孩子,因為大姑生了一個兒子。

“你這個專門生賠錢貨的玩意,哪裡有那麼嬌貴?家裡沒有柴火,必須要每天割兩回回來。”

李氏只能乖乖的,在快要臨盤的時候,還要到山上去割草。

她割草發現草叢有野山雞蛋,見到野雞蛋,想到家中面黃肌瘦的四個孩子,伸手去撿野雞蛋,經過一處地方有一個黃蜂窩,“嗡嗡嗡”

“啊!”

李氏條件反射的,用她頭上的草帽去扇黃峰,她的動作緩慢,沒那些小蟲子的動作快,臉上和手上都被針了。

被針依然把野雞蛋小心的更在布袋裡,還把圍著她嗡嗡叫的黃蜂窩摘掉,緩慢地走出這處山坡。

感覺到臉上和手上熱辣辣的疼,還有黃蜂追蟄針。

李氏這才趴在野草裡,在此休息,黃蜂逐漸飛走。

她感覺到臉又疼又熱辣辣的,還有雙手腫的不聽使喚,抬頭看向天空,腫的只有一條縫眼朦朧看太陽昇上半空,捆起來兩大捆的草,用棒棒挑起七八十斤的柴草。

腳步一腳高一腳低緩慢的走下山,走路一里回到村裡,遇見一個從菜地裡出來的婆婆。

這位婆婆老眼昏花瞧見了李氏:“宏基家的,你這麼大的肚子可要小心啊!宏基也真是的,他做木工有木碎。為何還要你這麼大個肚子上山割草,要是摔了怎麼辦?”

李氏每天都聽到村人同情說這樣的語言,心裡想的也和這些人想的一樣,只是她懦弱慣了,又是生了幾個女娃娃,夫君家兩代單傳,到了她這一代如果沒能生男娃……

“三婆,我沒事……”

“哎呀,你的臉怎麼啦?還有你雙手。”三婆走近了才知道,李氏腫得像豬頭的臉,露出的雙手腫得肥大。

“三婆,我沒事,剛才被黃蜂丁了一下。”

“宏基家的,你可要小心啦!那是都有毒的,不知道會不會影響孩子。”

“這……”李氏聽了三婆的話,這才驚悚後怕。

“有沒有把那個黃蜂胎摘了?摘了這個就能解毒了。”

“有,我這就回家煮。”

李氏盤發木簪子歪了掉下來一些凌亂的頭髮,臃腫的臉上一滴滴的汗滴下來,依然一腳高一腳低頭走路。

“豬頭……”

“咱們打豬頭……”

路邊玩的熊孩子們拿起石頭去打李氏,這些石頭不是很大,李氏護著肚子,沒有責斥那些熊孩子。

“娘,你們別打我娘……”八歲大大丫提著一個竹筐,背上揹著一個一歲女娃,手裡牽著一個三歲女娃,她的後面跟著一個五歲的女娃也提著一個小竹筐,她們是去割豬草。

“大丫別過來,石頭會打得很疼。”李氏護女之心,四個女娃娃都在。

“你們都是壞蛋……別打我娘……”大丫哭喊著去罵那些人,還要幫娘躲過這些熊孩子的扔石頭。

“呀!原來是生賠錢貨的娘,今天變成了豬頭,哈哈……”

一個流著鼻涕,衣服上很多的補丁,袖子很短,褲子也很短,顯然是不合身。

其他的熊孩子也哈哈大笑著。

“狗蛋你又調皮了。”一位壯漢子挑著柴從山裡回來,訓斥那些孩子。

這群熊孩子嚇跑。

大丫哭著對李氏說道:“娘,你疼不疼?”

“嗚嗚嗚,娘……”

大丫背上的娃娃,還有另外兩個妹妹也跟著哭。

“娘沒事,咱們先回家。”

李氏經過剛才一頓折騰,感覺肚子往下墜。

“哭哭哭,沒用的玩意,還不快點回家煮飯。”婆婆賴氏幫大女兒照顧娃娃,女兒去地裡忙活回來,讓她回家裡吃飯,在遠處聽到她們母女五人哭聲一頓煩躁。

“賴氏,你的媳婦肚子這麼大,你也不接柴草,宏基媳婦,你的臉怎麼啦?腫成這樣,來,我來幫你。”

鄰居家的李婆婆手裡拿著一筐菜,他們這附近只有幾家人是鄰居,很同情李氏。

“呸,你個李氏,媳婦做事不是應該的嗎?關你什麼事?誰讓你做好人?”

賴氏的三角眼一瞪,在地上跺跺腳,吐了一口口水,發現了李氏掛在手上的布袋子,眼睛轉了轉一把搶了布袋快速地回家去。

“婆婆……”

李氏急得要掉眼淚,婆婆拿了這個袋子,她冒著危險撿的野雞蛋,黃蜂胎……

“宏基家的,別急……先回家去。”

李婆婆接了李氏的擔挑手裡提著她的菜籃,並不知道李氏為何對布袋子那麼重視。

李氏沒管要下墜的肚子,快走幾步想要追上賴氏。

“娘,慢點走。”

賴氏已經進了一棟只有三個房間,一個廚房的泥瓦房的院子大門,院子的另一邊是茅草搭建的草棚,有一對父子正在那裡做傢俱。

她推門進來,正在做傢俱的那對父子抬頭看了一眼,又繼續的做傢俱。

從房子裡一個房間走出兩個女孩,她們分別是十三歲和十五歲,這是賴氏的兩個女兒,十五歲的這個女兒已經訂了親,快要嫁人在做嫁妝,另外一個跟著在家待著。

“娘,你帶回來什麼好東西?我們餓了。”

賴氏被兩個女兒一左一右抱著胳膊,無奈的把手裡袋子開啟。

“哇,野雞蛋。”

“裡面還有黃蜂胎,娘,我要炒著吃的。”

兩姐妹說到這裡都感覺到口水流,拿著布袋緊跟賴氏一起回了裡面的房間。

李氏進門剛好見到兩個小姑子,婆婆賴氏把布袋收起來了。

李氏眼淚在只有一條縫的眼睛裡轉著,雙腿呆在原地。

“娘……”大丫帶著妹妹進來,把豬菜筐放在地上,扶著母親讓出道路。

正在做傢俱的那對父子,抬頭看了一眼又繼續的做傢俱。

李婆婆把柴草挑進來,見到那一對無動於衷的父子,輕輕地把柴草放在院子,眼神責怪的看著那一對父子說道:

“大伯,宏基……”

聽到隔壁大嬸的聲音,那一對父子又抬起頭,做父親的停下了手中的木活。

“弟妹,兒媳婦也真是的,怎麼能讓你幫忙挑呢?”

宏基發現了妻子腫的臉蛋,快步走過來說道:“孩子他娘,你怎麼啦?”

同類推薦
熱門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