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總裁別太壞熙哥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型:
第95章 第13章 我在

 “去辦吧!”

 顧之辰沉思了一會兒,下令讓林誠按照他的意思去辦。凡事謹慎的顧之辰依舊囑咐林誠不要打草驚蛇。

 “之辰!之辰!”

 顧之辰還想問一下那個孩子現在的狀態,但是還沒有開口薛喬就端著剛剛做好的咖啡在門口敲門了。薛喬一隻手端著咖啡,嘗試了兩次推門進去發現門被鎖住,只好隔門讓顧之辰開門。

 “你親自去一趟吧!別人不放心!”

 顧之辰迅速和林誠結束了通話,開啟電腦然後站起來去給薛喬開門。薛喬進門之後把咖啡放到了顧之辰的桌子上。

 “剛剛怎麼鎖門了?”

 顧之辰向來在書房處理工作不會鎖門的,而且每次顧之辰工作的時候薛喬都會送來一杯咖啡,讓顧之辰提神。只有今天,顧之辰把門鎖的嚴嚴實實的。

 “啊!沒什麼,順手了!”

 這個理由薛喬必定不會相信,但是顧之辰被突如其來的問題問懵了。顧之辰的腹稿是語無倫次的,說出來的時候能如此流利已經算鎮定的了。

 薛喬沒有往自己的弟弟那方面去想,因為這麼多年以來她找的人不斷地往回彙報都是無果,雖然一直在堅持,但是她早就對弟弟的事情放寬了心。

 薛喬只是覺得一定是蘇婧在從中搞鬼,讓顧之辰連在書房裡都要鎖門。聯想到今天蘇婧的那個電話,以及顧之辰在母嬰城時的樣子,薛喬猜測這必定是蘇婧做了什麼事情。

 薛喬沒有直接說出來,她假裝剛剛顧之辰鎖門是個意外,是一次偶然。薛喬囑咐顧之辰對於工作上的事情不要太緊張,總會有解決的辦法的。

 “喬喬,我知道了。你放心!”

 顧之辰舒緩了自己的緊張的情緒,他讓薛喬不用擔心他。薛喬隨即以去幫管家阿姨的忙為由出了顧之辰的書房。

 顧之辰一下子坐在了他那與書桌配套的椅子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然後深深地吐了出來。

 薛喬一路從書房走到廚房,一直保持著愣神的狀態,猜測蘇婧到底從中做了什麼,能讓顧之辰這麼緊張的把門鎖上不讓薛喬知道。薛喬意識到這個改變以後的友好都是假裝的,她開始有了危機感。

 另一邊的蘇婧確實是在計劃著什麼,但是她不知道自己背了這樣一個莫須有的罪名。

 “喬喬!喬喬!”

 管家阿姨連續叫著薛喬的名字,告訴薛喬馬上要撞到餐桌上了。薛喬這才回過神來,說去幫管家阿姨的忙。管家阿姨問薛喬剛剛在想什麼想得都要撞到餐桌了還不知道,薛喬怎麼會把實話告訴管家阿姨呢?她怕顧之辰會知道她發現了蘇婧和顧之辰之間有什麼事情,斷然是不會告訴管家阿姨真是情況的。

 “啊!媽,沒事!我剛剛在想您剛剛說的那個日子,算算和定好的安排有沒有衝突的。”

 薛喬告訴管家阿姨,她是在仔細回想按照管家阿姨算回來的黃道吉日那天之前有沒有定下過什麼事情,因為她總覺得忘了件什麼事。

 “你們現在這些年輕人啊,還不如我這個老太婆記事情記得清楚!”

 管家阿姨藉著話題說起了薛喬和顧之辰平時作為年輕人的一些陋習,好好的年輕人還不如她這個年紀的人。

 “媽!您哪裡老了!可不許這麼說自己,我媽年輕著呢!”

 薛喬走上前去摟住了管家阿姨,把臉從背後貼到管家阿姨的臉頰上,像真的母女倆一樣說話。

 就在薛喬和管家阿姨兩個人在開玩笑的時候,家裡面的座機響了起來。薛喬接著鬆開了攬在管家阿姨肩膀上的手,向著電話的方向快速走去。

 “媽,我去!”

 薛喬邊走邊回頭對著管家阿姨說。

 薛喬接起電話,電話那頭傳來了林清苑的聲音,林清苑問薛喬是不是和顧之辰要結婚了。

 薛喬這才想起來,自從昨天回家到現在一直還沒有給林清苑和薛彤彤去過電話。她連忙給林清苑解釋,自己不是故意不告訴她的,而是突然事情就變多了忙忘了。

 “喬喬,是不是我這後媽對你不夠好啊,你這要結婚了都不告訴我一聲。把我當外人是吧?”

 林清苑接過話茬來對薛喬是一通的埋怨。她覺得薛喬就算不給她這個後媽打電話說一聲,那薛彤彤怎麼也是她妹妹總該會被通知到吧。林清苑在家等了一天的電話都沒有響過,終於忍不住打了過來。

 “林阿姨,您說什麼呢?您對我有多好我都記得,您真的誤會我了。我有什麼事情能不先告訴您嘛,我是真的忙忘了!”

 在薛喬的再三解釋之下,林清苑這才消了火。然後,問薛喬有沒有什麼要幫忙的?她告訴薛喬自己是過來人,而且怎麼也算是媽媽這個位置上的人,薛喬的婚禮啊一定要有她的參與。

 “林阿姨,我和之辰兩個人可以的,而且還有乾媽幫我們,我們沒問題!”

 薛喬婉言拒絕,她本想著是不想麻煩林清苑,畢竟林清苑平時和管家阿姨也沒有太多的接觸,兩個不熟悉又類似身份的女人一起幫忙難免會有爭執,她薛喬可不想總是判官司。

 “你和之辰還有你乾媽三個人哪忙的過來啊?有些事情還是得我們這個年紀的才能想到,才懂的。”

 在林清苑的再三要求下,薛喬也不好繼續拒絕林清苑的參與。一是怕駁了林清苑的面子,二也是能理解林清苑作為一個長輩想幫忙的心情。

 和林清苑結束通話電話以後,薛喬坐在沙發上仔細回想了一下還有誰沒有通知到,怕再有類似的事情發生,讓大家心裡不舒服。

 林天同!對!還有林叔叔!幸虧自己想了想,不然到時候林叔叔可不能放過她。人是薛喬自己請到薛氏集團幫忙的,如果最後連結婚都不告訴林天同一聲,該讓人做何感想。

 薛喬立即拿起電話撥通了林天同的手機。

 “林叔叔!我是喬喬!”

 因為薛喬從未用別墅內的座機與林天同透過話,所以林天同接聽電話以後就問來電的是誰。

 “喬喬啊!怎麼了?”

 林天同雖然已經得知了薛喬和顧之辰要結婚的事情,畢竟薛喬是堂堂的薛氏集團的繼承人,這麼大的事情薛氏集團上下早就炸開了鍋。但是,林天同確實沒有想到薛喬會親自給他打電話,總以為會直接送請柬。

 “林叔叔,我和之辰決定要結婚了!”

 林天同回覆薛喬表自己知道這個事情,並表示不需要這麼麻煩還特地打電話告訴他一聲,到時候直接送請柬就可以了。

 “林叔叔,我爸媽不在了,衝您和我父母年輕時的關係怎麼也算我半個父親了。我希望婚禮的時候您能帶著我走到之辰的面前把我交給他。”

 一個女兒的婚禮,怎麼可能沒有父親的出現。想象中自己挎著父親的臂彎親自把自己交到顧之辰的手上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情啊!父親會對自己未來的丈夫說幾句心裡的囑託,說自己的不捨。可是這一切,薛喬都不可能經歷了。但是,至少這個儀式要完整,她希望林天同可以替她完成這個心願。

 “喬喬,你放心!就算你不說,我也是這麼想的!想著婚禮之前和之辰聯絡好給你個驚喜的!林叔叔一定要親手把你這個女兒嫁出去!最起碼要幫你爸爸完成這個儀式。”

 林天同聽到顧之辰和薛喬準備結婚的訊息那一刻,眼眶就溼潤了。他的這個老朋友的女兒終於要嫁人了,終於有了自己的歸宿。他想到薛雲天終於也可以放下心頭的一塊肉了,也替薛雲天高興。

 於情於理,薛喬的這這一趟也應該由林天同代替他父親帶她走。林天同早就有了主意,他想著過兩天聯絡顧之辰為薛喬準備一個驚喜。沒想到,薛喬今天親自邀請林天同。既然如此,林天同只好把計劃全都告訴薛喬。

 “謝謝林叔叔!謝謝!”

 薛喬在電話那頭哽咽了,她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此時此刻的她只能想到謝謝!她不斷的謝謝中夾雜著抽泣的聲音,讓人聽了著實心疼。

 “喬喬,沒事,別哭。雖然林叔叔啊,不能完全替代你爸爸,但是隻要你想,無論是因為你媽媽還是你爸爸,林叔叔一定願意認你這個女兒。正好我也只有一個兒子,缺一個女兒!”

 林天同知道薛喬是想到自己的父親了。這個時候自己的父親不在身邊,作為一個女兒是多麼的渴望啊。林天同此時此刻看到了一個不一樣的薛喬,與之前找他救場的那個什麼都隱藏起來的薛喬相比這個才更真實。

 雖然林天同一直以來和薛喬在生活上交流的不多,但是隻要薛喬肯,那他一定會代替他的父親去愛她,更何況他也一直希望有個薛喬這樣漂亮懂事的女兒。

 聽到這些話薛喬決堤了,她隨然記不得自己以前發生的事情,但是僅僅只是父母都已經離開這個世界這件事已經足夠在她的內心敲出一個洞。她在人生中這麼重要的時刻聽到爸爸曾經的好朋友這樣一番話,戳中了她內心深處最脆弱地方的一番話,讓薛喬實在無法忍住眼淚不流。

 站在一旁目睹了全過程的管家阿姨看到此時的情景,她知道自己走過去是給不了薛喬太大的安全感和依靠的。她趕忙跑到書房,叫顧之辰出來。顧之辰瞬間就衝了出來,在離薛喬的不遠處放緩了自己的腳步。他慢慢地走向薛喬,看著在地下蹲著的薛喬,他滿心全是心疼。

 “喬喬!”

 顧之辰蹲在了地上,讓自己和薛喬在同一高度。他把薛喬的頭攬過來靠在自己的肩膀上,薛喬一下子就抱住了顧之辰。薛喬的瞬間哭出了聲音,顧之辰緊緊地抱住薛喬告訴薛喬他在。

 薛喬只顧著哭泣,此時此刻也只有哭泣能把她心中的委屈都發洩出來。

 顧之辰接過薛喬手裡面的電話,和電話那頭的林天同為薛喬的情緒失控而說抱歉。林天同當然不會在乎這一點,他在乎的是薛喬是否安好。顧之辰讓林天同放心,並保證他會照顧好薛喬的。

 顧之辰和管家阿姨都沒再說話,他們靜靜地等著薛喬宣洩完,等著薛喬慢慢的緩解。顧之辰的手一會兒摸摸薛喬的頭,一會兒順順薛喬的後背,試圖藉此緩解薛喬的心情。

 終於,薛喬哭累了,她漸漸地停止了哭泣的聲音。再後來,薛喬趴在顧之辰的肩膀上一直沒有說話。

 “喬喬!”

 顧之辰輕聲叫了一聲薛喬的名字,試探一下薛喬是否睡著了。薛喬沒有回話,顧之辰輕輕地說話,放大口型讓在遠處坐著的管家阿姨到顧之辰的身後去看看薛喬是不是睡著了。阿姨轉過去看到薛喬睡著了示意顧之辰。

 顧之辰用盡全身力氣驅動著自己已經蹲麻了的身子,他把薛喬抱了起來,一級一級臺階把薛喬抱上樓去。顧之辰試圖想要把薛喬放到床上,但是薛喬緊緊地抓住了顧之辰的衣服不鬆手。顧之辰只好把薛喬抱到了地毯上面坐下,讓薛喬的臉對著床,顧之辰靠在床上就這樣一直坐著。

 顧之辰在心裡嘆氣,他又開始回想自己這幾年來為薛喬建造的謊言城堡,他看到這樣的薛喬十分肯定了自己當初的決定。如果他不這麼做,那麼薛喬可能就要整日以淚洗面了吧,甚至發了瘋的去找出自己父親的殺人兇手。

 萬一有一天薛喬真的查出來那個殺人兇手就是顧之辰的父親顧遠,那薛喬必定不會再繼續留在顧之辰的身邊。雖然顧遠做的事情與顧之辰無關,顧之辰也早已經從顧家搬了出去,但是他畢竟是顧遠的兒子啊,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這種事情上總會有連帶關係。

 薛喬在顧之辰的背後睜開了自己滿是淚水的眼睛,即使已經睡了一段時間,眼淚還是沒有完全乾掉。

 顧之辰感覺到薛喬在動,他細聲細語地問薛喬醒了嘛。薛喬在顧之辰的肩膀上掉了點頭,下巴正好點在顧之辰的後背,顧之辰可以很好的感受的到。

 “喝口水吧,喬喬!”

 顧之辰像哄小嬰兒一樣試探著說話。他知道薛喬哭了那麼久又直接睡著了一定會口渴,所以他抱著薛喬上樓的時候就讓管家阿姨準備好了溫開水放在顧之辰剛好可以拿得到的地方。

 可是薛喬不想喝水,她現在渾身無力,整個人都是癱在顧之辰的身上。顧之辰把薛喬和自己的緊貼著的身子拉開,兩薛喬放到和自己平行的一側,摟住薛喬的肩膀把薛喬的頭靠在自己的肩頭。此時此刻的薛喬心情還沒有完全舒緩,她也是任由顧之辰擺弄。

 他幫薛喬擦乾了眼角殘留的淚水,拿起旁邊的水杯遞給薛喬。讓薛喬一定要喝水。

 “來,喬喬,喝一口就行!”

 顧之辰把水杯湊到薛喬的嘴邊,薛喬伸手接住了水杯告訴顧之辰自己來。薛喬之迅速,眼看就要把一杯水灌進自己的肚子裡,顧之辰接著攔住了薛喬。顧之辰把水杯奪了下來,如果這杯水要這麼喝的話,那麼寧願薛喬不喝,這樣喝完也是自己的肚子難受。

 “從前呢,有一個小男孩。他的媽媽有一天莫名的失蹤了,小男孩很慌張到處去找他的媽媽……”

 顧之辰講了一個小男孩失去媽媽以後的故事,這個小男孩就是顧之辰。薛喬知道顧之辰很小就沒有了媽媽,但是事後的故事這是薛喬第一次聽。顧之辰想透過這個故事告訴薛喬,他還在。這個世界上的離別有兩種,能夠比較好治癒的是生離,而難以讓人放下的是死別。他想讓薛喬放寬心,畢竟他能懂薛喬所有的感受。

 可能是顧之辰的故事太過感人,薛喬再一次淚目了。薛喬看著眼前這個講述著自己童年悲傷的故事眼眶卻沒有一點溼潤的男人,就和剛剛看到薛喬蹲在沙發旁的顧之辰一樣滿是心疼。

 這個男人內心一定也很痛吧,但是他是男人,而且他在開導自己所以他沒有哭,他不能哭。有這個可以為了他揭開傷疤的男人在她身邊,她還有什麼可以去委屈的呢?

 “喬喬,雖然我知道我無法代替父親給你這個世界上每個父親特有的愛,但是我會傾盡我所有在給你我獨有的愛的同時多給你更多的愛。”

 這樣的承諾,在學生時代會看起來特別美好,有讓人跟著顧之辰跑的衝動。但是在已經踏入社會的薛喬看來,這份承諾不是海誓,而是能讓她想和這個男人建造一個安安穩穩的家的一份安全感。

 “之辰,你也有我!”

 薛喬捧著顧之辰的臉,深深地吻了下去。這下,顧之辰哭了,他留下了鹹鹹的眼淚順著臉頰到了唇間。

如果您覺得《總裁別太壞熙哥》小說很精彩的話,請貼上以下網址分享給您的好友,謝謝支援!

( 本書網址:https://m.51du.org/xs/78672.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