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液態慾望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型:
第6章  06 重遇(6/6)

“段凱。”

段凱抬起頭,一臉驚恐地望著跟他主動搭話的周則楓,懷疑自己耳朵出了問題。

“……什麼?”段凱做出防禦姿勢,生怕周則楓突然出手。

距離那件事已經過了一個月,段凱其實在那天周則楓出門的時候就後悔了,他這麼做完全是一時衝動,可是開弓沒有回頭箭,收到周則楓簡訊的時候,他還在想要不要出去住避避風頭。

他睜著眼到凌晨,聽到周則楓進宿舍的聲音,屏息凝神地聽動靜,戰戰兢兢到周則楓sChuang,居然沒等到重拳出擊。

此後周則楓也跟沒事人一樣,只是不再和段凱說話了,那個控j師也沒有再更新,段凱心裡的大石頭卻始終沒放下,老覺得周則楓憋著壞要給他使絆子。

結果,周則楓說:“……你把那個上學期的筆記借我,我要補課。”

段凱神遊般把筆記遞給周則楓,沒回過神來。

周則楓回到教室,煩躁得直撓腦殼。

還是沒能問出口。

自從那天睡了個安穩覺之後,周則楓又迴歸了失眠的狀態,他真_fu了陸昭,敢情他沒有撒謊,還真的是老中醫能治失眠,只是治療手段比較稀奇罷了。

周則楓一開始沒想太多,他思考過那天在陸昭家睡著的誘因,可能就是太持久導致很累,累了就睡著了,然而這一個月來他也模仿陸昭的手法自慰,可能是閾值提高了,他怎麼弄都不得勁,快把ji巴搓出火了,結束後除了累以外沒有困,還在過程中附加了一些其他情緒。

這其中屈指可數的幾次,他是想到陸昭j出來的。

沒辦法,手一放在x器上,腦海中就不自覺閃過一些片段和_gan覺,一會兒是陸昭的手,一會兒是這隻手放在他x器上的觸_gan,一會兒是陸昭把西裝穿得嚴嚴實實,一會兒是自己踩過的rou_ruan的pigu,一會兒又是陸昭_yi衫不整被自己壓在身下rou_ling。

j完jin_ru賢者時間的周則楓開始瘋狂噁心自己,心想著陸昭不僅給人擼鳥本事大,給人下蠱也是一把好手。

周則楓聯絡過陸昭,提過找時間把_yi_fu還給他的事。

陸昭的回覆是:【這身_yi_fu對我來說太大了,不用歸還,送你了。】

嘁,誰稀罕要,而且那neiku明明小了好嗎。

周則楓無比後悔把_yi_fu給洗了,自從洗了之後,襯衫上的橙味便幾乎消失不見,他本想跟陸昭詢問洗_yi粉的連結,但又想到他們倆之前兩人幾乎是不歡而散,還是不要再有瓜葛。

然而有次他去醫院複查,路過那個高檔小區門口。

周則楓只停留了幾秒,就繼續往前走。

他只是有點想念那隻叫雪餅的薩摩耶而已。

後來周則楓想找片子,順便學了下怎麼翻牆,順便上推,順便關注了幾個控j博主。

這些博主裡,背景不對,手匹配不上,反正都不是陸昭。

周則楓懷疑陸昭只是個小透明,或者說,可能只控過周則楓一個。

想到這個周則楓就渾身舒坦,可是轉念一想他手法嫻熟,這是不可能的事。

一想到陸昭控過的每個人都去過那間屋子,都嘗過他親手做的飯菜,都被他用腳勾引過,周則楓就越發的討厭陸昭,討厭他剛認識自己就動手動腳,討厭他給自己平靜生活帶來的變化。

果然,gay都是狡猾而詭計多端的,陸昭更甚,他還不守男德,喜歡擼男人ji巴。

可是周則楓心裡又有塊地方,時不時地癢,想要人撓一下。

說不定,被陸昭撓一撓,他的失眠能緩解一下呢?

周則楓被失眠困擾的第三十三天,想佯裝雲淡風輕,跟段凱要那個連名字都不知道的男人的推特id,以失敗告終。

周則楓自己也不曉得,就算知道了要怎樣,難道要去看他主頁的影片,看他如何控別人嗎?

看了又能怎樣?陸昭搓的是別人的ji巴,再也不可能是他的了。

周則楓掏出手機,看著那串躺在通訊錄裡的號碼,換了另一個手機號,狠狠打字發簡訊過去:

【你就那麼喜歡玩男人ji巴?】

周則楓沒等到回覆,放下手機不再想了,開始認真聽課,可惜聽了一會兒就上下眼皮打架,從新學期開始,因為晚上睡不夠,他白天總要在理論課上打盹,連訓練都不在狀態。

老師看不下去了,走過來敲敲周則楓的課桌,正好下課鈴聲響,她示意周則楓出教室,有話說。

本以為要挨批,沒成想老師拍拍周則楓的肩膀,說:“你的情況我都知道,休學一年訓練要跟上,確實很難,你壓力很大吧?晚上睡不著?”

周則楓被戳中心事,點點頭,沒說話。

“短期失眠其實問題不大,主要是心理問題,老師教運動醫學,還是知道的,”老師推了推眼鏡,“我有個朋友,他的學生在市中心醫院神經nei科,很厲害的,你可以去給他看看,這麼拖著不得神經衰弱了。”

周則楓心想,這是他未曾設想過的道路,從小他就怕進醫院,但是到這一步了,如果看醫生還不好的話,那可能要搬出去住了,雖然他實在是不想回家。

他乖巧地拿出手機說:“老師,我現在就掛號,那個醫生叫什麼名字啊?”

“陸昭,陸醫生。”

陸昭過了一個月清心寡yu的生活。

他的推特很久沒更新,有人私信催他,他卻提不起什麼興趣。轉到神經nei科後,雖不及以前要成天站在手術檯前那樣忙得像陀螺,但也過得十分充實,每天朝七晚五,也顧不上發展興趣愛好了。

上次約了周則楓也是一時興起,陸昭以後估計不會再那樣莽撞了,直男玩不起,風險太大。

“下一位。”

陸昭轉頭看電腦裡的掛號信息,餘光掃到病人進了診室,問:“周則楓是嗎?”

病人坐在他面前,一聲不吭。

陸昭覺得奇怪,扭頭一瞧,與一臉複雜的周則楓對視。

陸昭沒想到世界這麼小,驚訝過後就把他當做平常病人對待了,推了推眼鏡,說:“診療卡和病歷給我一下。”

陸昭接過周則楓的病歷本時,_gan受到一股阻力,他疑惑地望著不知道在較什麼勁的周則楓,兩人對視了幾秒,周則楓幾乎是咬著牙把話一個字一個字蹦出來:

“你不認識我了?”

“算不上認識吧,我現在才知道你名字,周則楓,”陸昭把卡放到機器上滴了一下,jin_ru主題,“你有什麼問題呢?”

周則楓沒搭理,端詳著身著白大褂人模狗樣的陸昭,回想起那天他餐桌下的腳,那天膽大包天勾引他,現在卻一臉疏遠坐在他面前,好像他倆不認識似的。

周則楓把不好的想法丟掉然後坐好,垂著頭,心裡默唸我是來看病的:“我這陣子老是失眠。”

“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從國外回來之後,已經一個多月了,”周則楓怕陸昭不信,又補充了一句,“上次在你家睡著,是個意外。”

陸昭點點頭,問他是不是水土不_fu,或者是有沒有煩心事,如果排除心理原因的話要去做個檢查,看是不是因為腦血管疾病引起的。

周則楓抬頭,穿著白大褂的陸昭專業且可信,他面帶微笑詢問自己的樣子,讓周則楓不He時宜地想起那天他在廚房做飯的模樣,周則楓的心一下子變得rou_ruan,破天荒產生了傾訴yu。

“我一年前肩膀受傷,退賽了,後來休學在國外休養了一年,上個月剛回來。”周則楓知道陸昭在看自己,但他只漫不經心地凝視著陸昭桌子上的加菲貓擺件,好像說的是對他來講無足輕重的事,“開學後訓練跟不上,雖然之前我復健效果很好,但可能是有點焦慮吧,回學校之後總是不在狀態,晚上就睡不著了,老是想東想西,也和我室友有點關係,晚上打呼的打呼磨牙的磨牙,作息時間也不一樣,就更睡不著了。”

陸昭一直溫和得像一抔水,安靜地聆聽,聽到表述不清的地方也並不打斷他,時不時給予他正在認真聽的訊號,周則楓_gan覺心裡很踏實,他說完後,陸昭沉吟片刻,問:“那場比賽對你來說很重要,對嗎?”

周則楓shenxi一口氣,沉默良久,眼眶紅紅地點頭,看上去像倔強而故作堅強的小狗。

一年前,周則楓意氣風發,是游泳隊裡最有可能奪冠的人選,他為世青賽準備了很久,可能是因為越在乎越用力過猛,他訓練強度過大,在比賽三天前肩膀受傷了,不得不退賽。

游泳肩部受傷是常事,他在國外做完手術後努力復健,回學校之後想要重振旗鼓,卻因為落下了一年的功課,教練也換了一個,他_gan到無所適從,百般焦慮。

“我給你開幾樣助眠的藥物,你按說明_fu用,記得飲食規律,保持心情舒暢,體育鍛煉你平時應該都有,但注意不要過量。”

陸昭突然迴歸公式化的口吻讓周則楓突然有些不適應,他看著陸昭的手在鍵盤上打出藥物的名字,憋了半天突然丟擲一句:“你不安慰安慰我?我好像還挺慘的。”

陸昭愣了下,看周則楓眼眶紅紅,有種揉揉他狗頭的衝動,但他並沒有多餘動作,只把取藥的單子遞給他,說:“吃了藥沒好轉的話可以再去掛一下j神科——去樓下視窗繳費吧。”

周則楓沒來由地惱火,要不是陸昭一本正經的模樣,他差點以為陸昭是在罵他。

他本想質問陸昭的態度,但一想醫生又沒義務非要安慰人,只是因為這個冷漠的醫生是陸昭,讓他格外憋屈。

按理說周則楓現在就可以去繳費取藥了,可他老覺得有點不甘心,心裡也憋著氣,站起來之後杵在原地沒動,指著加菲貓擺件問:“陸醫生,這個擺件在哪買的?”

陸昭莫名其妙地望著他:“患者送的。”

“哦,沒想到你是nei科醫生,你手上繭子還挺多的。”

“你還有什麼事嗎?後面還有人在排隊。”陸昭皺眉。

“等下!最後一件事——”周則楓走到門口,問:“你喜歡紅燒r不?”

為了保證內容的質量,請小主選擇原始模式或者預設瀏覽器看書,也不要翻頁太快哦!

在右上角三個點或者類似工具的小圖示。然後退出“ch_ang訁賣”changdu模式喲!

然後再點選“上一篇”或者“下一篇”,就可以恢復了呢。

彈窗很久就一個的,幫忙點開關閉就可以啦。謝謝小主的支援啦!

其實我們也挺不容易的。

如果您覺得《液態慾望》小說很精彩的話,請貼上以下網址分享給您的好友,謝謝支援!

( 本書網址:https://m.51du.org/xs/142452.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