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液態慾望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型:
第7章  07 大雨(5/5)

【你穿白大褂好看。】

陸昭瞥了一眼簡訊,把手機按滅。

這是他這個星期第二次收到*擾簡訊,上次是在前幾天下午,這次是在大晚上。

陸昭把手機號給過不少人,其中不乏網上約榨的那些人,但是知道他本職工作的不多,陸昭第一反應是昨天來醫院看病的周則楓,但很快打消了這個念頭。

周則楓信誓旦旦地說自己是直男的畫面還歷歷在目。

陸昭反手拉黑,但晚上洗完澡又覺得無聊,把對方從黑名單裡拖了出來,禮貌回覆了一個【謝謝】。

周則楓傍晚打完球回宿舍的時候,路過運動醫學實驗室,偶然從窗戶看見一群穿白大褂的同學,令他想到早上剛剛見過的陸昭。

他掏出手機,發了一條資訊。

晚上他躺在床上,想著白天陸昭穿白大褂的樣子,莫名心旌搖曳,身下隱約有起來的趨勢,嚇得周則楓立馬開啟推特,首頁給他推了個黑絲美nv,他立馬激動起來了,激動的同時還舒了一口氣——幸好,我還是正常的。

然而就在下一刻,周則楓腦海中浮現出那天陸昭穿著黑色西裝ku的雙tui,他雖然比自己矮點,但身材比例很好,tui也長而纖細,要是穿上黑絲……

周則楓更激動了,一發不可收拾。

結束後他狠狠地唾棄自己,狠狠地灌水吃藥,狠狠地進被窩睡覺,剛要睡著,又被手機簡訊震醒。

周則楓艱難睜眼看資訊,對著那句【謝謝】陷入了無語凝噎。

噎著噎著他就睡著了,這藥效太厲害,他睡得很沉,只是睡得很不舒_fu,做了許多光怪陸離的夢,第二天醒來頭疼得快要裂開。

第二天早上訓練的時候,周則楓小組練習沒進前三,結束後被教練猛批了一頓。

“是不是休學一年安逸太久就飄了周則楓?練體育的誰沒受過傷,我警告你,趕緊把狀態給我T回來!”教練氣得眉毛倒豎,說完不等周則楓回應就走了。

周則楓也想快點恢復,可是越心急,情況越糟糕。

他乖乖吃了一週的藥,晚上是能睡著了,可白天也沒醒,狀態比之前更差了,全靠周則楓往日的慣x撐著。

藥吃完的那天晚上,周則楓聽著室友們的呼嚕磨牙協奏曲,心想要不搬出去住算了,說不定換個環境自己能有好轉呢。

或許再忙一點的話就會因為疲憊而睡眠質量變好呢?

周則楓想起開學初的時候,去年健身俱樂部的老闆來邀請他回去教游泳,他還給拒絕了,現在想想就後悔。

他找到老闆的微信,問他那兒還缺人開班不。

老闆估計是睡著了,周則楓睡前迷迷糊糊地想,藥吃完了,明天終於有了正兒八經去醫院的理由。

可沒成想,周則楓硬是拖了好幾天還去不成。

於是在某個雨天,陸昭又見到了周則楓,他沒帶傘,被淋得*漉漉,額髮耷拉在眉間,站在醫院門口,像只邋遢小狗。

陸昭正要往停車場走,看到周則楓,又從電梯往門口走來。

“你下班了?”

陸昭:“來複診?幹嘛不進來?”

“ku子在滴水,”周則楓指指大廳里正埋頭拖地的保潔阿姨說,“而且開著空T,有點冷。”

“掛號了嗎?”

“不是,我就是兼職下班路過這裡,你的號太難搶了,我搶不到。”

不知為何,陸昭從他無所謂的語氣中聽出了委屈的成分。

“幹嘛非要掛我的號?”陸昭奇怪地看著他,“不要盲目迷信專家號。”

周則楓無言以對,望著瓢潑大雨,說話橫衝直撞:“想掛就掛,不行啊?”

“哦,那你明天再試試。”陸昭無心和他鬥zhui,本來看他淋成落水狗還想借他把傘,差點忘了眼前這人恐同,八成看自己不順眼還得硬著頭皮來掛號,心裡莫名有點爽。

眼看陸昭就要往電梯走,周則楓急急伸手拉住他,又突然想到自己的手還*著,連忙*回來在ku子上抹了抹,這個動作被陸昭看在眼裡,誤解成大相徑庭的他意。

陸昭冷著臉:“我已經下班了,有事明天再說。”

“你有傘嗎?借我一把。”周則楓彆扭地開口,語氣僵硬。

“在車裡。”陸昭沒說借不借,轉身就按了電梯,周則楓厚著臉皮跟在他身後,一路跟到了停車場,陸昭開啟後備箱拿出裡面唯一一把傘遞給周則楓。

陸昭自顧自繞到前面,坐上車開始發動車子,看後視鏡發現周則楓的身影消失了,陸昭心道這人跑這麼快,右手邊的車門突然開了,扭頭一看,周則楓高大的身影鑽進來,大搖大擺地坐到了副駕駛上。

“上來幹嘛?給我滾下去。”陸昭冷聲道。

“傘破了,你能不能捎我一段?雨越下越大了。”說完又補充,“我身上_yi_fu快乾了,不會弄髒你的車。”

“傘破了?”陸昭作勢去拿周則楓手中的傘,周則楓躲開了,攥著傘不放,反而鉗住了陸昭的手腕,掙都掙不開。

陸昭滿臉無語地看著他:“你到底想幹嘛?”

周則楓鬆開他的手,悻悻的樣子:“想你載我回學校。外面雨那麼大,你這人怎麼這麼小氣,大不了我下回來醫院送個東西補償你。”

陸昭看看外面的傾盆大雨,確實不適He步行。他妥協了,發動車子,一邊擰方向盤一邊說:“補償就不用了,你不覺得噁心就行,我無所謂。”

“我怎麼……”說到一半周則楓想起自己那天說的話,現在他的行為和那天的話聯絡起來,顯得有些又當又立,他解釋道:“我覺得同x戀噁心,但是你不噁心。”

陸昭瞥了瞥周則楓:“我就是同x戀。”

周則楓:“你這人會不會聊天?”

頓了一會兒又很真誠地說:“那天其實還是很舒_fu的,謝謝你。”

陸昭沒見過哪個人用這麼正經的語氣在這種事上說謝謝,也沒見過哪個直男像周則楓這麼彆扭,一會兒暴躁一會兒乖巧,但還挺有趣的。

他開啟車載音響放歌,是一首輕緩的爵士樂,周則楓周圍縈繞著淡淡的橙花香氣,他把座椅放低,神情疲憊,陸昭餘光看他那樣,隨口問道:“藥吃完了?”

周則楓點頭:“睡得著了,但白天也昏昏沉沉,訓練狀態不好,老是被教練罵。昨晚停藥,又失眠了。”

為了保證內容的質量,請小主選擇原始模式或者預設瀏覽器看書,也不要翻頁太快哦!

在右上角三個點或者類似工具的小圖示。然後退出“ch_ang訁賣”changdu模式喲!

然後再點選“上一篇”或者“下一篇”,就可以恢復了呢。

彈窗很久就一個的,幫忙點開關閉就可以啦。謝謝小主的支援啦!

其實我們也挺不容易的。

如果您覺得《液態慾望》小說很精彩的話,請貼上以下網址分享給您的好友,謝謝支援!

( 本書網址:https://m.51du.org/xs/142452.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