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府蜜事

王府蜜事
書名:王府蜜事
類別:古代言情
狀態:已完結
作者:笑佳人
釋出:2022-05-16 16:15:59
更新:2022-05-16 16:21:40

線上閱讀

簡介

吾要讀為您提供完整版本的古代言情小說《王府蜜事》繁體版全文免費手機線上閱讀,該小說是笑佳人傾力所著,內容導讀:阿桃被淳王帶回了王府,收為養女。小桃子越長越香越長越甜,王府的幾位少爺都很饞。阿桃安心地躲在四哥慕容禎身後,直到有一天,四哥看她的眼神也變了!文名、文案待定,古言偽兄妹甜文,歡迎提前收藏!

鵝絨鎖 蕭初然 葉天 林綰綰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下雨了。雨水如珠一串串地連續砸進江面,波濤洶湧,船也跟著劇烈地搖晃起來。這樣大的陣勢,徐柔嘉早就醒了,然而醒了也無事可做,她就繼續面朝內躺在臨窗的長榻上,目光呆滯地聽著窗外的雨聲。船左右搖擺,她嬌小的身子跟著晃動,彷彿湖中失了根的一葉浮萍,身不由己,漫無目的。“咔擦”一聲驚雷,徐柔嘉猛地打個激靈,縮著肩膀扭過頭去,下意識尋找自己的丈夫謝晉。可徐柔嘉沒找到,自從被捕後,她與謝晉就分開了,不知謝晉人在何處。船內昏幽,容易令人陷入一種恍然如夢的迷離感,徐柔嘉的視線在周圍掃過,定了定神,慢慢記起此時是什麼情形了。勝者為王,敗者寇。徐柔嘉嘆了口氣,輕輕的嘆息迅速被落在竹簾上的雨聲淹沒。左手手腕還在隱隱作痛,那是她被莊王手下陸定抓住時留下的淤傷,倒不是陸定手段粗魯要折磨她,而是徐柔嘉天生一身嬌嫩的皮肉,稍微用點力氣就能在她身上留下痕跡,至於莊王為何要派人追捕他們夫妻……徐柔嘉閉上眼睛,將腦袋埋到了被窩裡。當今太后一共生了兩個子女,兒子便是才駕崩不久的永嘉帝,女兒則是徐柔嘉的親生母親平寧公主。平寧公主去世的早,太后憐惜外孫女,將徐柔嘉接進宮中養在身邊,待徐柔嘉長大及笄,太后親自為她選婿,滿京城的貴族子弟相看了一圈,最終擇了英國公府的世子謝晉。英國公府在京城頗具名望,謝晉作為世子身份尊貴不說,更兼年輕俊美文武雙全,走到哪裡都是鶴立雞群的人物,就算與皇子龍孫們並肩而站,謝晉都毫不遜色。而且,謝晉乃皇后的孃家侄子,皇后十分器重他,因此謝晉經常進宮,徐柔嘉見過他幾次,得知祖母選了謝晉,徐柔嘉亦有幾分竊喜。婚後謝晉待徐柔嘉寵若明珠,夫妻倆過了幾年如膠似漆的甜蜜日子。但自從永嘉帝病逝,遺詔命莊王繼位而非一直深受大臣們看好的皇后嫡子懷王,謝晉留在後院的時間就越來越少了。直到謝晉舉兵配合懷王造反,徐柔嘉才知道那段時間謝晉在忙碌什麼。對於謝晉的謀反,徐柔嘉震驚過後,並不覺得太過意外。其一,謝晉與懷王是親表兄弟,感情深厚,他當然願意支援懷王。其二,謝晉本性高傲,少年時他曾在一場比武中輸給莊王,別人也就罷了,偏偏莊王生母出身卑微常被人嘲笑,謝晉一直都不恥與冷漠寡言的莊王打交道,這一敗北,越發加重了謝晉對莊王的不喜。可惜驕傲自負的謝晉,再次在戰場上敗給了莊王。造反不成,懷王身首異處,謝晉帶著她四處逃亡,終於五天前被捕,夫妻皆囚於船上。周圍全是莊王心腹,這艘船無異於一座水上牢籠,徐柔嘉與謝晉就像兩隻困獸,只等駐紮岸邊的莊王騰出時間來收拾他們。徐柔嘉自幼長在宮裡,嬌生慣養,對她而言,跟著謝晉疲於奔命的這段時日,她過得簡直是天翻地覆,穿著摩肉的布衣,吃著難以下嚥的乾糧,再沒有丫鬟殷勤伺候,白嫩的腳底都摩出了一片水泡……要不是謝晉非要帶著她逃,徐柔嘉早就放棄了,被莊王抓住就抓住,大不了痛痛快快地死,也比苟延殘喘活著好。因著這種心思,現在被抓了,徐柔嘉反而十分平靜,莊王似乎都沒有驚雷可怕。“屬下拜見王爺。”剛想到莊王,門外就傳來侍衛的行禮聲,徐柔嘉嚇了一跳,難以置信地看向門板。莊王來了?階下囚也要有階下囚的尊嚴,顧不得打雷與否,徐柔嘉立即鑽出被窩,以最快的速度穿好鞋子站到了地上。船裡有個簡陋的梳妝檯,徐柔嘉來不及坐下細細打扮,隨手抓起梳子,簡單地將一頭烏髮用簪子定住。雖無珠釵首飾,但也衣冠齊整,不至於失了顏面。徐柔嘉放下梳子,彎腰時目光掃過銅鏡,尚未看清自己,銅鏡裡面的船門突然被人從外面推開了,冷風呼嘯而入,緊跟著跨進來一道修長的身影,那人一身墨色繡蟒長袍,只這打扮就帶著一股無法忽略的肅殺之氣。男人身形高大,進門時必須彎腰,徐柔嘉最先看到的便是他線條冷峻的下巴,尚未來得及產生任何念頭,男人已經跨進來了,自然而然地抬首,目光徑直朝她射來。徐柔嘉不受控制地打了個寒顫。莊王周岐,先帝第四子,徐柔嘉的四表哥。明明是表兄妹,此時再見,面對周岐那張冷漠的沒有任何表情的臉,那雙清冷的宛如冬日深山幽泉的黑眸,徐柔嘉竟然覺得特別陌生,彷彿這是她與周岐的初見。究其原因,周岐鮮少進宮,徐柔嘉見他的次數還不如見謝晉的多。既然見得少,兩人之間便談不上什麼表兄妹的情分,徐柔嘉再怕,也做不來以表妹的身份與周岐攀交情,更不指望周岐會主動當個好表哥,饒過她這個叛臣之婦。男人還在看她,徐柔嘉率先移開視線,目視窗外,努力做出無所畏懼的凜然之態。周岐環視一週,視線又落到了徐柔嘉身上。徐柔嘉現在穿的是一身灰撲撲的衫裙,光看打扮就是個尋常鄉間女子,但她長得美,杏眼雪膚,纖腰柔弱,落入塵埃的珍珠反而更叫人想去憐惜。周岐笑了笑,盯著徐柔嘉的黑眸卻不見溫柔:“多年不見,表妹風采依舊。”表妹?徐柔嘉衣下的雙臂不受控制地冒出一層小疙瘩,她有很多皇家表哥,表妹聽得多了,可她已經記不起周岐是否這般喚過她,如今兩人是敵對的關係,周岐突然喊得那麼親熱,還誇她風采,是什麼意思?作為一個女人,尤其是一個美麗的女人,徐柔嘉很快冒出一種猜測,那猜測叫她恐慌。從未吃過苦頭受過委屈的小女人,再也無法維持面上虛偽的冷靜,水潤潤的杏眼露出驚懼,如落單的幼鹿獨自面對兇猛的野獸。周岐唇角上揚,一邊轉身一邊淡淡吩咐道:“請英國公夫人去隔壁船上用茶。”聲音未落,周岐的身影已經消失了,取而代之闖進來的,是那日抓捕徐柔嘉夫妻的陸定,據說陸定是周岐的心腹侍衛,也是周岐母族那邊的親戚。“請夫人移步。”陸定冷冷地看著她道。徐柔嘉警惕道:“我不去。”“王爺有令,夫人若不識趣,就別怪我僭越。”陸定神色不變,只捲起了袖子。徐柔嘉本能地往後退。陸定迎著她驚恐防備的杏眼,幾個箭步逼近,沒有任何廢話,直接來抓徐柔嘉的胳膊。徐柔嘉又驚又怒:“大膽,你可知我是什麼人?”她是太后的掌中寶,是先帝最疼愛的外甥女,平時皇子公主們都不敢公然得罪她!陸定冷笑:“管你是誰,我抓過你一次,自然敢抓第二次。”徐柔嘉的臉登時白了。陸定看她一眼,側身,做了個請的手勢。徐柔嘉緊緊攥著雙手,當陸定不耐煩地皺眉,似乎真要動手時,徐柔嘉忽的一咬牙,大步往外去了。與其被陸定粗魯地押過去,她寧可自己走。小船旁邊停著一艘大船,暴雨如注,徐柔嘉不在乎淋雨,陸定卻高高舉著傘一直將她送到大船的主艙門前。路上徐柔嘉賭氣想衝出傘下,陸定動作比她快,總是不叫她如意,彷彿將她安然無恙地送到周岐面前能證明他多有本事似的。“王爺,英國公夫人到了。”“進。”陸定得令,忽然低頭在徐柔嘉耳邊道:“少耍花樣,王爺可沒有我的好脾氣。”就陸定這樣,還算好脾氣?徐柔嘉剛要瞪陸定,陸定搶先推開船門,隨即閃到一旁,擺明了不想再與她糾纏。徐柔嘉只好壓下怒火,心情複雜地邁了進去。船內,周岐坐在榻上,面前擺著一方矮桌,棋盤已經備好。“表妹可會下棋?”周岐對著棋盤問,聲音不高不低,帶著一種冷意,如二月的雨。徐柔嘉抿唇不語。“坐。”周岐還是不看她,指了指對面的位置。徐柔嘉站在門口不動,身後陸定突然一指戳在她脊樑骨,疼得徐柔嘉不得不往前躲。陸定迅速帶上了門。徐柔嘉沒有聽到陸定離開的腳步聲,知道陸定就在外面守著,她放棄了逃跑的希望,再看看榻上似乎只想與她下棋的周岐,徐柔嘉咬咬牙,走過去,低聲問周岐:“王爺,你到底想做什麼?如果你想我們死,儘管下手便是,不必故弄玄虛。”周岐只是敲敲棋盤,淡然道:“陪我下棋,下完你自會知曉。”徐柔嘉不信。周岐也不多加承諾,靜靜地看著棋盤,似乎可以一直這樣看下去。徐柔嘉沒有他的好耐性,問不出來,又無路可退,最終還是繃著臉坐在了周岐對面。小婦人習慣地整理裙襬,一雙玉手嫩似筍尖兒。莊王爺眼簾微動,想起很久很久前的一個雨天。“四表哥,你為什麼不撐傘?”雨中的少年沒有說話。七歲的女娃娃仰頭看他,傘下是一張粉雕玉琢的臉蛋,還有一雙水盈盈的杏眼。少年只看雨,女娃娃奇怪地盯著他,不知過了多久,女娃娃恍然大悟,望著他道:“你一定是犯了錯,被舅舅罰站,對不對?”少年依然沉默。女娃娃眨眨眼睛,似乎覺得無趣,撐著過大的傘走了,走了一會兒又踩著水啪嗒啪嗒地跑回來,轉到少年前面,伸出撐著傘的小嫩手,頤指氣使道:“我累了,你幫我撐傘,一會兒我替你求情,舅舅最聽我的話了。”周岐當然沒有理會這個不睡午覺偷跑出來玩耍的徐表妹。但辛辛苦苦舉著大傘離開的小女娃,卻真的替他求情去了,儘管他並非受罰。

最新章節
同類推薦
熱門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