禍世孽女:天可憐覆波瀾

禍世孽女:天可憐覆波瀾
書名:禍世孽女:天可憐覆波瀾
類別:古代言情
狀態:已完結
作者:匿名
更新:2021-11-15 14:54:28
線上閱讀
無廣告閱讀
猜你想看: 妖孽為禍人間
簡介

提供禍世孽女天可憐覆波瀾桑鹿鳴,最新最熱禍世孽女:天可憐覆波瀾繁體版全文免費閱讀線上閱讀,禍世孽女:天可憐覆波瀾繁體版全文免費閱讀完整版非常精彩,陰隕命格,天地不敢容,梔子情繫,天命自爭。桑鹿鳴不願爭,卻不得不爭!父親的逼迫,愛人的殘絕,迫使她翻手復排命格,激起亂世萬千波瀾。“君慾望妾歸,妾必扶箋來”,陰隕孽女用情覆命,天何覆,人何歸!

玄幻:我!天命大反派 林天 顧念 林峰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鹿鳴偷偷出了一品閣。探得龍勁與主裁決人世子至千屈相約於九香樓中,鹿鳴心中思索一番後也前往了九香樓。

鹿鳴看著富麗堂皇的大堂,不加停留,直接便向二樓走去。還沒到二樓,桑鹿鳴就發現一樓樓梯口站了好幾個身著戎裝的高頭大漢,冰冷的銀色鎧甲反射出刺眼的光芒。腰上佩刀的紅纓更是引人注目。這些人看到桑鹿鳴靠近,臉上明顯露出了不悅之色。

“姑娘請止步,今日二樓有貴客,暫時不接待其他客人,還請姑娘移步一樓就坐。”小二連忙朝著桑鹿鳴使了個眼色,手上還端著客人要的菜碟。先前已經有好幾波沒眼力見的被這群大漢打了扔到了酒樓外面。他看桑鹿鳴身體瘦弱,又是女子才好心勸說。

“你給我讓開!”桑鹿鳴臉上潮紅一片,額頭上掛著亮晶晶的汗珠,她覺得心裡火燒火燎的,連說話也比平常大了幾分,紅娘曾經教的禮節完全被她拋到了腦後。

“啪,”小二沒有料到這個弱不禁風的姑娘力氣這麼大。桑鹿鳴往前一推要將攔著的店小二推開,店小二一個沒端穩,手上端著的盤子摔在了地上,粗碟摔了個粉碎,將整個一樓堂食的人都驚了一跳。

“你這是幹什麼!我好心告訴你,你還把我的東西給摔碎了!”店小二氣得說話直哆嗦,那幾個穿著戎衣的大漢眉頭一皺,店小二立刻把頭低下,自個兒撿起了地上的碎碟子。

一樓的談話聲瞬間凝滯,接著傳來竊竊私語的聲音。

“這不是一品閣的桑鹿鳴麼,怎麼跑到這兒來了?”

“可不是,聽說她這次可是排到了第五,才進入一品閣沒幾年,還真厲害。”

“我是一品閣桑鹿鳴,要面見世子至千屈,還望代為通傳。”桑鹿鳴朝著戎衣衛兵欠了欠身,臉上的紅暈蔓延入了脖頸之中,若不是她身上沒有酒氣,恐怕會被誤認為醉酒了。

衛兵神情冷淡,領頭的一個上上下下將桑鹿鳴掃了個遍,鼻腔中傳來一聲嗤笑,幾個衛兵面面相覷。

“世子豈是你一個青樓女子想見就能見的!給我讓開!”客人們的談話也被士兵聽見了,他隱約聽出了桑鹿鳴的身份,想要攀附世子的人多的去了,眼前這女子不也是一樣?

衛兵抽出了腰上的刀,刀刃上精光一閃,衛兵們也不過是打算將桑鹿鳴嚇走,可桑鹿鳴趁著衛兵始料未及,一把將刀奪了過來,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久聞封侯府世子大公無私,明辨是非,民女姐姐被奸人擄去,還望世子為民女做主!”桑鹿鳴舉著刀站在一眾衛兵之前,冷冽的清音傳遍了大廳,客人們全都放下了手上的吃食,探頭探腦地看向樓梯口。

“姑娘,這擄人之事應歸京兆府管,你去尋那京兆府大人即可,又何須如此?”

樓上的說話聲也停止了,樓梯上終於有了動靜,一名中年男子拾級而下。

“茯苓本為今年花魁初試頭名,當下無故失蹤,恐被其他參選人員陷害。世子身為裁判,若有不為恐遭人詬病,再言茯苓是小女子唯一的姐姐,我……”

桑鹿鳴目光毫不猶疑,將自己的遭遇說了出來,寒刀依舊架在她的脖子上,緋紅的脖頸在白色刀刃的襯托下顯得愈發鮮紅了。

“吳伯,讓她上來。”

樓上突然傳來男子清幽淡然的聲音,被喚作吳伯的中年男子不再多言將她帶上了樓,桑鹿鳴仍舊捏著那邊奪來的佩刀,路過衛兵時,衛兵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桑鹿鳴莞爾一笑,那衛兵竟看得呆了去。

“你要讓我救茯苓?”

桑鹿鳴剛被吳伯帶入二樓的雅間,還沒等她說話,男子便單刀直入。

眼前的男子眉如畫,鬢如載,身著一席紫色錦袍,腰帶玉束,五官白皙,一雙鳳眼烏黑深邃,猶如黑夜中的一束星光,耀眼奪目,男子臨窗而立,手中執有一柄無字無畫的摺扇,眉目之間滿是散漫悠閒的笑意,剛好對著鹿鳴。

桑鹿鳴的心跳無緣無故的加速了一拍,她低下頭說道:“是。”

一雙黑綢鑲緞的皂靴出現在桑鹿鳴的視線裡,一隻手緩緩將她的臉抬了起來,至千屈靜靜地端詳著桑鹿鳴的臉,嘴角牽起了一絲冷笑。

“為什麼?我不認識她,為什麼要救她?”

“歷年來花魁爭奪而致賭局常態,現在茯苓因被人不明擄走而退賽,那投注之人必將血本無歸,此事若被那黑心的幕後之人利用,而讓世子承擔那不恥之名,如此皇家之譽也會被此人所累。”

鹿鳴知道,唯一會讓至千屈遲疑的便是那早已遍佈天傾的黑市賭局。六國國勢本就緊張,鹿鳴不是在求至千屈,而是警告至千屈不可袖手旁觀。

至千屈緊盯著鹿鳴的雙眼,轉而甩開身後珠簾,慢騰騰地坐到椅子上說道。他取過了下人端來的茶,輕輕啜了一口,目光卻一直在桑鹿鳴的臉上和脖子間逡巡,最終落在她的手上,她如同青蔥般嬌嫩的手,如今也變得通紅了。

“如今自身難保地恐怕是你才對。你可知,你身上已經中毒了?”

桑鹿鳴立時抬起了頭,她中毒?怎麼會?

至千屈搖了搖頭,似是桑鹿鳴的反應在他意料之中,“中炎月者,由面自身呈通紅之色,若未及時醫治,恐肌膚髮膿生瘡而死。你全身通紅,心血外湧,焦勇易躁,必定是被人下了炎月了。”

桑鹿鳴腦中轟隆一聲,她早就覺得今日的自己有些反常,胸中急躁,還以為是因為擔心茯苓所致,什麼時候竟然中毒了?不過一想到茯苓被人所俘,桑鹿鳴來不及管自己的事,她將至千屈的話打斷。

“小女子的性命不足一提,請世子救出茯苓姐!”

“說吧,茯苓是被誰帶走的。”至千屈神色平靜地說道。

“禮部尚書之子龍勁”。

“龍公子,可有此事?”

最新章節
同類推薦
熱門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