誘引

誘引
書名:誘引
類別:社會都市
狀態:連載中
作者:慕義
更新:2021-10-16 04:40:35

線上閱讀

簡介

提供誘引繁體版全文免費閱讀,最新最熱誘引繁體版全文免費閱讀線上閱讀,誘引繁體版全文免費閱讀全集非常精彩,(零點日更,下本開《最深念想》求收藏~)霖城一中的年級第一兼校草,裴忱,膚白眸冷,內斂寡淡到極致,家境貧困,除了學習再無事物能入他的眼。和他家世天差地別的梁梔意,是來自名門望族的天之驕女,烏髮紅唇,明豔嬌縱,剛到學校就對他展開熱烈追求。然而男生不為所動,冷淡如冰,大傢俬底下都說裴忱有骨氣,任憑她如何倒追都沒轍。梁梔意聞言,手掌託著下巴,眉眼彎彎:“他只會喜歡我。”-梁梔意身邊突然出現一個富家男生,學校裡有許多傳聞,說他倆是天作之合。高考後那晚,梁梔意和裴忱走在無人的巷,少女勾住男生衣角,笑意狡黠:“今天賀鳴和我告白了,你要是不喜歡我,我就和他在一起咯。”  男生下顎緊繃,眉眼低垂,不發一言。女孩以為他如往常般沒反應,剛要轉身,手腕就被握住,唇角落下極輕一吻。裴忱看著她,黑眸熾烈,聲音隱忍而剋制:“你能不能別答應他?”-後來,裴忱成為身價過億的金融新貴,他給了梁梔意一場極其浪漫隆重的婚禮。婚後她偶然翻到他曾經寫的日記,上面字跡模糊:“如果我家境優渥,吻她的時候一定會肆無忌憚,撬開齒關,深陷其中。”·曾經表現的冷漠不是因為不心動,而是因為你高高在上,我卑劣低微。 【明豔驕縱的千金大小姐】x【隱忍自卑的清冷窮學生】  tips:※文案廢qaq,寫不出來了,從校園到都市,雙c雙初,基調是甜文,不過男主前期窮所以有玻璃渣,後期會好~※女主不和別的男生搞曖昧,中間那句話純屬逗男主※文案截圖圍脖慕義1231——下一本《最深念想》求收藏——(年齡差婚戀雙向暗戀禁忌曖昧火花爆炸)【1】十六歲那年,宋清桃第一次見到謝洲晏。男人站在學校的香樟樹下,面色清雋,眼底帶著溫柔笑意。宋清桃看到他,心跳如小鹿亂撞。而後她得知他比她大七歲,是她小叔叔的朋友,她暗戀他,可男人始終把她當小孩照顧。幾年後,宋清桃長大,謝洲宴站在了名利場的中心位,城府極深,渾身透著成熟男人的魅力。後來宋家突然遭遇經濟危機。宋清桃意外和謝洲宴聯姻。那晚別墅裡,她藉著醉意鑽進他懷中,睡裙肩帶從她白若凝脂的雪肌上滑落,春色撩人。見男人似乎仍舊不為所動,小姑娘知道他從來不喜歡她,紅著眼低頭:“我醉了,我去睡了……”她沒走幾步,就被謝洲宴拉進懷中。男人目光灼灼注視著她,喉結滾動,嗓音喑啞:“跑什麼?撩完又後悔了?”他把她抱回房間,而後便是一發不可收拾。那晚謝洲晏才知道,他以為的乖軟女孩,原來是個妖精——一個早就想勾他魂、把他拉下無慾神壇的妖精。【2】宋家為了保護大女兒,把收養的宋清桃當成籌碼聯姻,眾人說謝洲宴根本不會正眼看她一眼,她不過就是被人用完就丟的工具人。後來大家才知道,那樣高高在上的男人,把人寵到骨子裡是什麼模樣……某天宋清桃在家整理房間時,看到婚前協議,朝沙發上看書的謝洲宴不爽輕哼:“你當初說只結婚兩年,是假的吧?”男人走上前,從背後擁住她,低沉含笑的嗓音覆在她耳邊:“嗯,故意騙你的。”「即使理智讓他竭力剋制、不能愛她,可他最後還是想把她‘騙’到身邊,只被他一人獨佔。」【外表裝乖實則超級勾人的純欲小貓咪 vs 外表斯文禁慾實則完全相反的腹黑大資本】

絕世神醫妃 陳飛宇 易瑾離 顧念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誘引》

慕義文

晉江文學城獨家發表

chapter01

盛夏晚,夜空無星無月,幾團烏雲壓著遠方山頂,像是要下雨的節奏。

梁氏集團旗下五星酒店的宴會廳裡,一場壽宴正在舉行。

梁氏集團在商界地位顯赫,梁家也是霖城數一數二的名門望族,今晚是集團董事長的岳母過壽,雖辦得低調,但能來此的人也是非富即貴。

賓客陸續上前給老夫人祝壽,然而老人家心裡最掛念著一人,半晌再度問身旁的梁父梁母:

“我的乖寶怎麼還沒來?”

梁父看了眼手錶,“梔梔應該快到了,半小時前給她打電話就說過來了。”

梁母笑著安撫她:“媽您別擔心,估計是路上堵車了,要有翅膀,她恨不得飛來見您呢。”

老夫人被逗笑,正說著話,旁邊響起道中年女聲:

“媽,生日快樂——”

轉眼一看,是張家三口走來,說話的女人是老夫人的小女兒、梁母的妹妹,她帶著丈夫和女兒,打扮得格外花枝招展。

張母高調地送上一套昂貴的金首飾作為壽禮,女兒張欣欣也乖巧和外婆祝壽。

簡單寒暄幾句,張母往四周打量了下:“怎麼沒見梔意和桐洲這倆孩子?”

兩人是龍鳳胎姐弟,梁母無奈一笑:“桐洲發燒了在家休息,梔意去外地旅遊了,今晚的飛機回來,估計快到了,對了你們怎麼來遲了些?”

張母笑著攏了攏真絲披肩:“這不是欣欣過段時間在市音樂廳有個鋼琴獨奏演出嘛,最近在排練。”

“獨奏演出?欣欣真厲害啊。”

“是啊,老師一直誇她有天賦,而且外貌又出挑……”張母說著,N瑟得嘴角快要咧到耳根。

她看到這麼多賓客在場,又看到這裡擺著架鋼琴,末了笑:“媽,要不讓欣欣在這裡彈奏一首吧?給您生日助助興。”

張母從小就被身為姐姐的梁母壓一頭,後來對方又嫁入豪門,她更是比不上,好在最近丈夫的生意突然興旺,女兒又優秀,她不得逮著這個機會炫耀一番?

她顯擺的心思昭然若揭,老夫人笑意淡了幾分,然而只點頭:“好……”

於是眾目之下,張欣欣驕傲地坐到臺上的鋼琴前。

想象到眾人被她一首曲子驚豔到的模樣,女孩心中暗自竊喜,手指慢慢落上琴鍵。

琴聲響起。

眾人正沉醉間——

突然,宴會廳門被開啟。

在侍者鞠躬迎接下,一個少女緩緩走了進來。

水晶吊燈的燈光流淌而下,落在她一身海藍色漸變禮服裙上,荷葉邊裙襬隨著步伐如浪花翻騰。

少女膚光勝雪,一頭白金色長髮,髮尾如星海般,被染成了夢幻的冰藍色,長相卻十分清純甜美。

“這位是梁家千金吧……”

“是啊,梁董的掌上明珠,長得真漂亮……”

賓客席中傳出熙熙攘攘的驚歎聲,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少女身上,張欣欣的琴聲宛若變成了主角登場的背景音。

張母的臉色頓時就綠了。

大廳中央,只見梁梔意走到老夫人面前乖巧問好,後者喜笑顏開,嗔她:“你說你,怎麼這麼遲才到,還有你這頭髮怎麼染成這樣了……”

“剛才回家換了下衣服,頭髮是染著玩兒的嘛,”少女盈盈一笑,挽住老人家的手臂撒嬌,“我遲到了外婆別不開心,我給你帶了禮物,你看看喜不喜歡——”

梁梔意知道老人家喜歡古玩,這次在外地就特意挑了個精雕細琢的綠松石手把件,東西雖不比金銀,但最討老夫人歡心。

旁邊的賓客見此,笑著說老夫人有個這樣的乖外孫真有福氣,大家知道梁董事長的千金不僅漂亮,還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格外優秀,最得老夫人寵愛。

這時張欣欣彈完琴回來,老夫人也誇讚了幾句,張母見著所有話題都圍著梁梔意,乾笑著插話道:“有段時間沒見梔意了,越長越漂亮了呢。”

梁梔意和她問好。

張母語氣微諷:“你媽媽說你前段時間還在旅遊?你可不能這麼貪玩了,高二了得把心思放在學習上,像欣欣這樣彈琴也不耽誤學業,次次考試都是年級前十呢。”

梁梔意聞言,眉梢輕挑,只靈動一笑:“嗯,我一定努力讀書。”

“我聽說你高二要轉來一中本部唸書吧?現在你跟欣欣在同個年段又是同個學校的,你們可以互幫互助,對了,你平時能考年段多少名啊?”

梁梔意輕嘆一聲氣:“G,一般般,發揮不好的時候只能拿個年級第二吧。”

“……?”

她高一所在的分校是一中開設的創新校區,對接國際,成績含金量不亞於本校,而她幾乎都是年級第一。

少女梨渦輕點:“到時候還要多請教表妹,和她共同進步呢。”

周圍的賓客被她的俏皮逗得暗暗發笑,張母乾笑兩聲:“那、那挺好的。”

梁母拍了下女兒的手,無奈笑:“行了,別再調皮了。”

末了梁梔意說有點餓,老夫人讓她去吃點東西,她便走去覓食。

夾了點甜品,她走向落地窗前的沙發坐下,從中午到現在都沒吃飯,此刻兩小塊榛果慕斯下肚,她才感覺活過來了。

她吃完,慵懶坐著,看向窗外的夜景,忽而眼睛被人一把矇住,身後傳來賊兮兮的笑聲:“猜猜我是誰?”

梁梔意無語:“……季菲兒,拿開你的爪子。”

季菲兒是梁梔意閨蜜,父母輩都相識,她笑嘻嘻鬆開手,在她旁邊坐下。

梁梔意詫異:“剛才怎麼沒看到你?”

“我剛才在角落看戲呢,你姨估計都氣死了哈哈。”

梁梔意託著下巴無奈嘆氣,這麼多年她都習慣了,而且又不是她主動和別人攀比好不好。

季菲兒轉頭,就看到少女手掌托起半邊盈盈泛光的側臉,睫毛如蝴蝶翅膀撲閃,雖穿著這麼漂亮的晚禮服,卻帶著小女生的嬌憨可愛。

好傢伙,連她這個直女都勾。

季菲兒收回心思,撞撞她肩膀:“對了,你快跟我說說你這次去旅遊玩得怎麼樣啊?”

梁梔意莞爾,和她聊起來:“挺好的呀……”

-

兩隻小麻雀湊在一起,高興地聊起天。

而與此同時,落地窗外烏雲漸沉,酒店被籠罩在茫茫夜色下。

梁氏集團旗下的這家五星酒店集休閒娛樂為一體,其中一到四層是百貨商場。

此刻建築一樓一家書店的倉庫裡,幾個工作人員正忙活著,剛剛書店進貨了一大批書,此刻要將所有的書進行清點歸納。

一個眉目清朗的少年抱著一沓又一沓書,在貨車和倉庫中往返。

男生身高腿長,穿著白t恤黑褲子,膚白眸冷,夜色下的五官被籠罩得不甚分明,卻添了層清冷的朦朧感。

他搬著書,一滴滴汗珠從他額間滾落,滑過線條明晰的下頜線,被汗打溼的前襟微微貼在胸前。

帥得太過惹眼。

和這份工作完全格格不入。

有人從貨車上抱下兩沓書,吃力地正要往前走,一隻修長分明的手伸來接過,落下的聲線清冷:

“我拿一點吧。”

同為兼職的女生對上他深遠薄涼的棕眸,臉頰微紅,和他道謝。

少年動作乾淨麻利,把書搬到倉庫裡,一箇中年女人過來清點著,笑問他:“小裴,明天開學了吧?是念高二?”

“嗯。”

“你在哪裡讀書啊?”

“一中。”

“好厲害啊,一中很好啊,我一看過去你就是會讀書的……”

裴忱眉眼柔淡幾分,應了聲。

因為需要賺錢,今晚的工作是他暑假找的兼職之一,他工作勤快又聰明,因此工作人員都挺喜歡他。

裴忱繼續幹活,此時外頭有兩個人邊搬著書,邊閒聊著:

“你今晚什麼情況,沒和你男朋友去約會?”

“他在樓上後廚加班呢,忙活壞了,說是今晚酒店要辦個特別重要的晚宴,好像就連集團老總都會來。”

“難怪我今晚從地下車庫上來的時候看到好多輛豪車,而且我剛好看到有個特別漂亮的女孩子,穿著藍色的晚禮服裙,跟個公主一樣,我還以為是明星呢。”

“被你一說我都想看看了。”

“唉,人家一看過去就是有錢人,跟咱們有啥關係……”

說笑聲從裴忱耳邊飄過。

他眸色仍舊淡淡,腦中自動過濾掉這些和他無關的資訊,繼續搬書。

片刻後,天空轟隆一聲,雨滴砸落在身上。

下雨了,裴忱垂下眼,默默無聲加快了手上的動作。

-

外頭下著雨,樓上的宴會廳裡觥籌交錯,歡聲笑語陣陣,熱鬧依舊。

老夫人在賓客們的祝福下高高興興地切了蛋糕,梁梔意和季菲兒吃完蛋糕就一起去洗手間。

中途張欣欣路過,看到她,冷嘲熱諷道:“表姐,接下來到本部上課,你可得好好讀書呀,這裡的競爭壓力很大,第一名可不是那麼好考的。”

梁梔意聞言,眉梢點起笑意:“嗯,我肯定要努力考好,要不然都不好意思出去炫耀了,你說對吧?”

“……”

張欣欣氣成河豚,說不出話,只好轉頭就走,像只鬥敗了仍要仰著頭的孔雀。

梁梔意笑了,其實她壓根不怎麼在意張欣欣,倒是對方一直把她當成假想敵。

走到洗手間,季菲兒想到接下來的生活,憧憬道:“梔梔,你以後轉來我們九班,咱們就能一起上學了耶。”

“對了,”她拍拍梁梔意的手,“不過張欣欣說的有點道理,到了本部,你的第一搞不好真的要被搶走了哦。”

“什麼意思?”

“因為我們班有個次次蟬聯年級第一的男生,名叫裴忱,一個究極恐怖的超級學霸,每次成績都超過第二名一大截。關鍵是——”

季菲兒眉毛一抬,“長得還特別帥。”

聽到最後這個字,梁梔意抬眼看向她,多了幾分想了解的興致:“多帥啊?”

“校草級別的,你說多帥?年段裡喜歡他的女生有好多。”

“真假的……”

集極高顏值與聰明的頭腦為一身,上天會這麼厚待一個人嗎?

……哦,會啊,因為她就是這樣的嘿嘿(〃v〃)

季菲兒對她道:“明天不是要來學校報道嘛,你見到本人就知道了,到時候別被迷得走不動道啊。”

梁梔意傲嬌地努努嘴:“我才沒有那麼花痴呢……”

回到宴會廳,少女走去陪老夫人,半晌她有點累了,畢竟奔波勞累了一天,老夫人便催她先回去休息,明天開學要緊。

外頭下著雨,董事長助理給她送來把傘,於是她告別長輩,又和季菲兒說了聲,就離開了宴會廳。

她慢悠悠走進電梯,看到負一樓有人按了,她便低頭繼續看手機,電梯門開啟後,她下意識走出去,沒注意到樓層。

半晌,她鎖上螢幕,抬起頭看到外面,忽而發現自己到的不是地下車庫,而是酒店一樓東側門的位置。

電梯門已經關上,她不想再等,便給司機打電話:

“……嗯,直接開上來接我就行。”

掛了電話,她目光隨意飄轉,看到門外停了一輛貨車,貨車後車門開著,幾個人來來回回,正在把車上沉甸甸的書卸下來。

她知道側門這邊有一家書店,她沒多看,收回了目光,估摸著時間差不多,便往外走去。

外頭淅淅瀝瀝下起小雨,她撐起透明雨傘,輕捏著裙襬,經過貨車旁邊。

她低頭注意著腳下步伐,沒注意前方。

與此同時,一個少年搬著書從車上下來,轉過身,兩人就撞在了一起。

梁梔意嚇得輕叫了聲,手中的雨傘沒拿穩,掉到了地上。

她後退一步,伴隨著細雨滴落在身上,海藍色裙襬如水波盪漾開層層漣漪。

輕盈而夢幻。

梁梔意低頭看著裙子有沒有被弄髒,下一刻地上的傘被撿起,舉到她面前,擋住了頭頂落下的雨珠。

梁梔意愣了下,下意識抬起頭,就看到面前站著個少年——

他個子很高,五官輪廓分明,薄唇挺鼻,眉眼如泡在深潭中,氣質清疏如月。

四目對視,裴忱清遠的目光落在她身上,開口冷啞的嗓音帶著夜色的涼意,如同一滴滴敲在透明傘面的雨,掉落心頭:

最新章節
同類推薦
熱門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