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轉世為妃

神醫轉世為妃
書名:神醫轉世為妃
類別:穿越重生
狀態:連載中
作者:匿名
主角: 趙輕丹 慕容霽
更新:2021-10-25 16:13:58
線上閱讀
微信閱讀

溫馨提醒:由於同一本小說可能有多個標題,如若發現當前頁面章節不全,可以點選頁面上的同名小說閱讀最新章節

簡介

提供神醫轉世為妃繁體版全文免費閱讀,最新最熱神醫轉世為妃繁體版全文免費閱讀線上閱讀,神醫轉世為妃繁體版全文免費閱讀完結版非常精彩,神醫皇后一朝斃命重生成為敵國的王妃, 據說這位王妃又蠢又慘,丈夫視她賤如草芥,眼睜睜看她被磋磨死也不肯施救,活的還不如他院裡一條狗。 為了活下去,她只好手撕小妾,打臉渣男,用超絕的醫術救自己於水深火熱。等她把小日子過得美滋滋,一心只想合離時。 她那位寵妾滅妻的狗男人,突然粘著不放了?滂沱大雨中,原本風光霽月的宸王殿下狼狽跪下,只為求她不要離開。 “我命都可以給你,別合離好不好?”

霸總追妻火葬場 林天 林凡 陳楓
同名小說最新章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趙輕丹再醒來,後背的灼燒感已經降了不少。

屋子裡有苦澀的藥味,紅螺見她醒了,便端了過去喂她。

她放在鼻尖聞了聞,是黃芪、肉桂、棗皮等鞏固元氣的藥,並無害處,便捏著鼻子一口喝了。

這次她徹底清醒了,也完全接受了眼下的處境。

她本是敵國渝北王朝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皇后。

更是絕世巫醫,精通神力,有高明的醫術,為渝北君王一人所用。

而這位趙小姐是安盛王朝趙太傅的大女兒,聲名狼藉,在貴女圈備受鄙夷。

從她第一眼看到慕容霽開始就不顧廉恥瘋狂地追求他。

在一次宮中皇子臣眷都參加的宴會上,她偷偷潛入慕容霽的溫泉池。

給他下了迷幻藥,使他意識不清“非禮”了她。

為了皇家顏面,慕容霽只得娶了趙輕丹。

穿越而來的趙輕丹無奈地揉了揉眉心,原主到底受了多大的委屈,才能用足夠的怨念將她給召過來報仇。

關鍵是她的記憶裡也沒有提到這方面,難道有什麼她不記得的隱情?

趙輕丹正閉目冥想著,忽然聞到了一股異香。

她霍然睜開眼睛,看到一隻雪白的貓從視窗翻了進來。

她默唸心術,跟白貓四目相對。

那隻貓原本豎得筆直的尾巴瞬時軟了下來,乖巧地朝她走來。

還好,她仍通獸靈,能知獸語,只是這貓香的不尋常,惹得她有些懷疑。

趙輕丹抱起貓放在鼻尖嗅了嗅,神情一變。

這時有人急匆匆地闖了進來,一把從她手裡奪過了白貓,那貓立刻抖成了篩子。

來的是側妃沈月秋院子裡的夏嬤嬤。

她埋怨地看著趙輕丹:“靈兒只是誤入了王妃的院子,怎麼王妃連一隻貓都不肯放過嗎?”

“你哪隻眼看到本宮虐貓了?”

趙輕丹警告地看著她:“嬤嬤擅闖本宮的房間,一來便對本宮興師問罪,可還知道自己的身份?沈側妃就是這麼教導你的?”

夏嬤嬤呼吸一緊,很是意外地看著趙輕丹。

怎麼回事,這女人說話的時候竟讓她覺得充滿了壓迫感,不自覺地就抖了抖。

“奴婢是看貓兒嚇得不輕,一時緊張就……”

“就可以誣衊當家主母?”

夏嬤嬤眼底閃過不甘:“奴婢不敢。”

“本宮本同這隻貓相處甚歡,它是見你來了才受了驚嚇,你沒有看到它在你懷裡發抖嗎?”

“怎麼可能?”夏嬤嬤不服氣地反駁:“這是側妃養了許久的貓,跟老奴關係親密,它怎麼會怕老奴?”

趙輕丹對著白貓招了招手:“靈兒,來,讓本宮抱抱。”

靈兒毫不猶豫地從夏嬤嬤手裡躥了出去,舒服地在趙輕丹懷裡蹭了蹭,驚得夏嬤嬤眼睛都瞪直了。

“看清楚了嗎?夏嬤嬤。”趙輕丹不緊不慢地站了起來。

夏嬤嬤怕她扣著貓,咬著牙用力將貓掐了回來。

“看來是奴婢誤會了,還請王妃勿怪。”

她說完就要走,身後卻傳來擲地有聲的兩個字:“站住!”

趙輕丹緩緩走過來:“本宮準你走了嗎?”

“王妃有何吩咐?”

啪!趙輕丹抬手,一巴掌狠狠地打在了她的臉上:“這是今日,你不敬的懲罰,滾吧,下次可不會這麼算了。”

夏嬤嬤恨恨地沉下臉,一聲不吭地走了。

紅螺出門取外敷的藥膏,見夏嬤嬤怒氣衝衝地走了,心裡一緊,忙跑了進來:“王妃,可是夏嬤嬤又來找麻煩了?”

“那賤奴被本宮打了一巴掌。”趙輕丹輕描淡寫地吐出這一句,紅螺嚇得臉都白了。

“她,她可是側妃的人,若回去向側妃告狀,再傳到王爺耳朵裡,恐怕王妃日子又不好過了。”

她眉眼中止不住的傲然:“告狀?呵,一個卑賤的東西冒犯了主子,本宮身為王妃還打不得嗎?”

紅螺戰戰兢兢地為她敷藥,心裡卻十分擔心。

果然到了傍晚,一道盛著怒氣的身影大步邁了進來。

慕容霽原本就清冷的五官此時佈滿了寒霜:“趙輕丹,你好大的膽子!本王警告過你離月秋遠一點,可你傷了月秋的貓還打了她貼身的嬤嬤,你有沒有把本王放在眼裡!”

趙輕丹漫不經心地喝了口茶,舉手投足間竟是說不出的貴氣:“王爺,哪隻眼看到我虐貓了?”

“還敢狡辯?貓爪被切開了一道血口,若不是你,誰會這麼狠毒!”

她像是聽到好玩的事情,微微一笑。

那雙晶亮的眼眸更閃著奪人心魄的光芒。

慕容霽被她看的渾身不自在。

“人是我打的,但貓不是我傷的。我打那奴才,是因為她目無尊卑。我知道你一心護著沈側妃,可我這人不喜歡被冤枉,不如讓沈月秋當面跟我對質。”

“月秋因靈兒的傷哭得肝腸寸斷,哪有力氣聽你狡辯。本王有眼睛,看得到真相,原以為你被打了一頓能收斂些,誰知還變本加厲了!”

她扶著桌子站了起來,眼裡充滿了不屑:“你有眼睛?我還以為你瞎了呢!難怪你跟沈側妃情投意合了,這倒打一耙的本事真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昨日是非過錯在誰你心裡清楚,我白捱了一頓鞭子得不到半句道歉,竟成了自己活該?既然黎華能做出栽贓嫁禍的事,為何你的側妃做不出,你查都不查就下了定論,可真是……荒唐。”

“你!”慕容霽眼底有了殺氣,剛要再教訓她,卻聽門外傳來嬌滴滴的女聲:“王爺,王爺放過王妃吧。”

是沈月秋!

聽到她的聲音,趙輕丹心頭一顫。

一股濃重的憤怨席捲而來,她眉心一蹙,難道原主的怨氣,就跟沈月秋有關。

下一秒,一道淡雅秀美的人影就走了進來。

沈月秋瓷白色的小臉還掛著淚痕,嬌媚的桃花眼早已哭得有些紅腫。

這般如花似玉的美人可憐兮兮地掉眼淚,難怪慕容霽要替她出氣了。

沈月秋雙手攀著慕容霽的手臂:“王爺,這其中定有什麼誤會,王妃宅心仁厚,是斷不會傷了靈兒的,恐怕是夏嬤嬤看錯了。”

“月秋,你總是太心軟。”慕容霽心疼地摸著她的臉,手指溫柔地替她擦乾眼淚。

這模樣,跟對自己的時候判若兩人。

她冷嗤一聲:“王爺聽到了?側妃承認是她的下人看錯了,並非我所為,你還要繼續冤枉我?”

沈月秋錯愕,眼中暗暗閃過探究。

眼前的女人,可不像她熟悉的趙輕丹。

慕容霽被她不以為意地態度給氣到了:“月秋為何會這麼說,你心裡沒有數嗎?她是心地善良擔心本王責罰你,才自己忍下委屈想要隱瞞真相替你遮掩,你倒好,蹬鼻子上臉,毫無廉恥!”

“哦?沈側妃,是這樣嗎?你是因為想替本宮遮掩,才故意委屈自己的?”

她目光深重地看著沈月秋,盯得沈月秋差點抬不起頭。

太奇怪了,這個女人怎麼會有這般壓人的氣勢!

“你讓月秋如何回答?毒婦,本王已經忍讓你夠久了,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戰本王的底線,就休怪我不客氣了。”

底線,慕容霽的底線除了沈月秋還有誰?

趙輕丹細眉一挑,面上似笑非笑:“忍我夠久?我還忍你們夠久了呢!若貓真的是我所傷,我願受責罰,可若不是我傷的,不知一向自詡公平的王爺,能不能捨得懲罰側妃縱容下人挑撥是非之罪!”

不等慕容霽發話,她朝紅螺吩咐道:“去,把靈兒跟夏嬤嬤帶過來,本宮要當面對質!”

沈月秋心底微駭,實在想不通這個草包怎麼突然變了個人似的。

先前夏嬤嬤說起時她還不信,這會兒倒有些慌了。

但她看到邊上臉色陰沉慕容霽又多了底氣。

誰都知道四王爺對她情根深種,要不是趙輕丹這個女人,她就是正王妃了。

慕容霽恨死了她,更對自己心存愧疚。

他是絕不會站在趙輕丹這邊的,就算這女人把天說破了也無濟於事。

很快,夏嬤嬤就抱著靈兒來了。

趙輕丹一眼就看到了靈兒後爪的傷,雖然用紗布包裹住了傷口。

可仍有血跡沁了出來,看來傷口很深!

靈兒見了她可憐兮兮地喊了起來,落在慕容霽眼中正好成了害怕。

他眼底的盛怒已經壓不住:“趙輕丹,靈兒怕你怕成這般模樣,你還有何可辨?”

“靈兒。”趙輕丹輕輕地喚了一聲,白貓也跟著冷靜了下來,乖順地躺著。

她想要伸手去抱,卻被慕容霽一巴掌拍在了手背上。

他眉目一片肅殺,似乎要將她千刀萬剮。

“你還敢碰它?”

趙輕丹看著手面上被拍紅的一片,也已耐心全無,森冷地開口:“我不看它的傷口,怎麼自證清白,慕容霽,你不要欺人太甚!”

兩人無聲地對峙,眼中皆有驚濤駭浪,一時間連屋子裡的溫度都彷彿降了不少。

“王爺,既然王妃堅持就讓她看看吧,別為了一件小事傷了和氣,妾身心裡會過意不去的。”

沈月秋柔柔地說出這一句,慕容霽身上的戾氣一下子淡了不少。

他漠然地盯著趙輕丹:“本王倒要看看你還想怎麼撒謊。”

趙輕丹解開了貓爪子上纏繞的紗布,一道猙獰的血口就出現在眼前。

這傷口顯然只是用清水沖洗了一下胡亂包紮好,根本沒有處理妥當。

為了嫁禍給她,她們居然對一隻小貓下這種毒手。

可惜了,他們算計錯了人。

若是以前的趙輕丹,自然不知怎麼應對。

但她什麼陰詭沒見過,這點小聰明,也敢來害她?

靈兒噙著眼淚叫了兩聲,趙輕丹已然聽懂了它的意思。

她似笑非笑地打量著夏嬤嬤:“夏嬤嬤,靈兒平日可會主動撓人?”

沈月秋卻是搶先回答:“王妃,靈兒很乖的,它絕不會主動撓您的,是不是有什麼誤會您才對它有這樣的懷疑?”

嘖嘖,這個側妃倒是會給她扣屎盆子。

趙輕丹冷冷掃了她一眼:“本宮問你了嗎?既然沒問,現在哪有你說話的份?”

沈月秋一噎,委委屈屈地看了慕容霽一眼,一副被欺負狠了的樣子。

慕容霽剛要開口訓斥趙輕丹,卻聽她又問:

“若有人蓄意虐待靈兒,弄疼了它,它也不會撓人嗎?”

夏嬤嬤眼神有些閃躲,支支吾吾地道:“老奴從未見過靈兒傷了誰,並不知道。”

慕容霽冷哼一聲:“你是想說靈兒先動手,你才傷了它的?趙輕丹,這樣的藉口本王不會信的。它那麼乖,縱是真傷了你,也一定是你傷它在先。”

趙輕丹要的就是他這句話,她抿嘴輕輕一笑:“此言有理。”

這反應著實怪異,慕容霽一時摸不著頭腦。

夏嬤嬤被她看著卻雞皮疙瘩驟起,驚恐地低下頭。

最新章節
同類推薦
熱門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