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寵代嫁妻

權寵代嫁妻
書名:權寵代嫁妻
類別:豪門總裁
狀態:連載中
作者:匿名
主角: 江丹橘 厲歲寒
更新:2022-03-08 03:31:09
線上閱讀
無廣告閱讀
猜你想看:厲少權寵替嫁妻 代嫁嬌妻不太乖 江丹橘厲歲寒 權寵代嫁妻江丹橘厲歲寒 代嫁嬌妻不太乖江丹橘厲歲寒 代嫁嬌妻不太乖澳白 權寵刁妃
簡介

提供權寵代嫁妻繁體版全文免費閱讀,最新最熱權寵代嫁妻繁體版全文免費閱讀線上閱讀,權寵代嫁妻繁體版全文免費閱讀完整版非常精彩,一場陰謀,江丹橘被迫代替妹妹嫁給坐在輪椅上的厲歲寒。他霸道偏執、富可敵國,卻被傳患有隱疾,不能人道,可是那一晚生龍活虎,長相俊美的男人是誰? 原本說好,大家一年後好聚好散,互不糾纏,不曾想男人卻說道:“既然遊戲開始了,什麼時候結束,我說了算。” 女人暴怒大吼:“你這個禽獸,變態、無恥。” 她逃不出他的囚禁,哀求道,“我只是個暫時的替代品,放了我吧。” 他把她抱到腿上低啞道,“你最好乖一點。”

張東徐婉晴 葉凡 戰寒爵 易瑾離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厲氏集團.

林晟拿著一疊資料,進了總裁辦公室。

“厲少,老爺那邊下了最後通牒,這一個月內必須娶江家二小姐,江桃李。”

林晟取出一張照片放在辦公桌上,厲歲寒看都沒看,直接丟進了垃圾桶。

厲家雖說是白城首富,掌握著白城的經濟命脈,而上流社會一直傳言,厲氏總裁厲歲寒自從遭遇車禍之後,就得了隱疾,不能行人事。

他的身邊從未出現過女人,也恰好證實了這一點,不然像他這麼有錢的人,不知道多少女人要往上撲。

白城其他大家族的小姐,自然不願意和他聯姻。

想來也知道,厲家給他找了什麼樣的女人。

“上次在荷蘭的事情查的怎麼樣?”厲歲寒掃了幾眼江桃李的背調,淡淡的問道。

林晟說話有點磕磕絆絆,“厲少,那個當天晚上您喝的酒裡被下了藥,又不能去醫院,所以才會......”

厲歲寒打斷了他,“那個女人,有沒有查到是什麼人?”

“當天的監控應該是人為破壞的,現在也沒辦法恢復。僅憑著一支鬱金香耳釘,很難找到人。”

那是厲歲寒離開前,撿起自己袖口的時候,錯拿的一支鬱金香耳釘,這是他唯一的線索。

在荷蘭,鬱金香的圖樣實在是太普遍,找起來真是大海撈針。

當日為了幫他找到一個乾淨的姑娘,通過當地的中介,花了50萬歐元的現金,因為有保密條款,對方的資訊一點都拿不到。

阿姆斯特丹不是白城,想要深入調查這件事,必然困難重重,正是這樣,才讓人抓住了時機,將他暗算。

“繼續查,直到查到為止。”厲歲寒感到一陣煩躁,下意識的鬆了鬆領帶。

......

江丹橘下了飛機,直接乘地鐵到了醫院,外婆還在昏迷中。

她走進盥洗室,看著鏡子裡的自己,面色蒼白,眼睛腫的像雞蛋,頭髮亂的像瘋子。暗自在心裡吶喊,這個時候一定要振作,不能垮。

江丹橘跑去一樓繳費,眼看著銀行卡里的錢越來越少,不知道還能撐多久。

這幾日,江丹橘在醫院日夜守著外婆,直到家裡的傭人打電話告訴她,江磐和劉敏蘭回來了,她才回到了江家。

還沒走進客廳,就傳來劉敏蘭和江桃李說話的聲音。

“媽,江丹橘到現在還沒回來,該不會想不開,客死他鄉了吧?”

“她那德性,肯定死不了,死了也要把她找回來,我們的狸貓換太子計劃還沒完成呢。”

“大小姐,你回來了。”突然,張媽端著兩盅燕窩從她身邊經過。

客廳裡霎時一片安靜。

江丹橘斜睨了一眼江桃李,直接去了樓上書房。

叩叩叩。

敲了門,等不到裡面的回應,江丹橘直接推門進來。

“爸,江桃李和顧重深的事情,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江丹橘氣勢洶洶的質問江磐。

“丹橘,這件事已經這樣,就不要再提了。他們兩個人是兩情相悅,這事由不得你。”江磐在把玩著幾盒雪茄,連個正眼都沒給她。

自從繼母帶著江桃李進到江家以後,江磐對她更是冷漠,他眼裡只有那個外遇的私生女。

”為什麼由不得我?“

江磐冷冷的看著她,“當然,這件事我們會補償你,給你尋一門更好的親事。”

我們,自從江磐再婚後,就把她排斥在江家之外了。

江丹橘抿了抿乾裂的嘴唇,“我的事就不需要你操心。我現在只想把我媽媽的東西要回來,從此和江家一刀兩斷!”

這下江磐有點晃了,他已經答應了厲家老爺,月底就把女兒嫁過去。

江桃李因為厲歲寒有隱疾之事,已經悔了和厲歲寒的婚約,江丹橘要是再走了,他就徹底把厲家得罪了。

“乖女兒,不要意氣用事。”江磐從桌子邊繞過來,拉著江丹橘坐下說話。“你想要什麼,和爸爸說,我一定滿足你。”

江丹橘本來還開不了口直接要錢,既然江磐這樣說,她也就不客氣了,這本來就是江磐欠她的。

她定了定神,“是麼?好,我要500萬!”

江磐一聽,氣得雙手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一時無語。

可他轉念一想,這下正好可以提和厲家的婚約,她不是要錢嘛,白城最有錢的就是厲家了。

“丹橘, 別看我們江家在外人看來很風光,你也知道爸爸經營公司的開銷也很大,現在入不敷出呀。”

江磐開始在她面前示弱、訴苦。

江氏集團原本是外公留下來的產業,媽媽去世之後,就被江磐直接奪走,並把公司名字改成了江氏。

江丹橘早就知道公司是每況愈下,沒想到已經到了入不敷出的地步,當然她知道不能全信江磐的話。

“外婆住院了,我急需用錢,不要說你連幾十萬都拿不出來。”

“那你早說嘛,我可以讓你外婆接受最好的治療,但是你要答應我一件事。”

江丹橘一聽,眼眸裡馬上顯現出光澤,“你說。”

“嫁給厲歲寒。”

厲歲寒,這個名字有點耳熟。

厲家是白城第一大家族,厲歲寒應該是厲家人,不然沒有好處,江磐絕不會讓她嫁到厲家。

她現在已經走頭無路了,和人結婚算得了什麼,只要能救外婆,她做什麼都可以。

“我可以結婚,你必須先給我50萬,我要先把外婆的手術費用交到醫院。”江丹橘怕真嫁出去了,到時候拿不到一分錢,還是先把眼前的難關渡過再說。

江磐一看女兒答應了,開啟保險櫃,從裡面拿出一張卡,“這裡有50萬,你拿去。但必須先寫個協議,不許反悔。”

江丹橘拿到錢,簽了協議,直接回到了醫院,到了收費處交了錢,又請了一個護工。

回到病房,外婆已經醒過來,精神看上去比前幾天好多了。

“橘子,你們打算什麼時候結婚?”外婆一雙蒼老的手,緊緊抓著江丹橘,眼睛裡噙著淚水,“他對你不好的話,別委屈自己。”

外婆生病這麼多天,也沒見她的未婚夫出現在醫院裡,外婆只是身體病了,心裡跟明鏡似的。

江丹橘抿了抿唇,朦朧的眼睛微微一亮:“外婆,我馬上就會結婚的,您趕快好起來,到時候一定要參加我的婚禮。”

最新章節
同類推薦
熱門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