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嫁嬌妻不太乖

代嫁嬌妻不太乖
書名:代嫁嬌妻不太乖
類別:豪門總裁
狀態:連載中
作者:匿名
主角: 江丹橘 厲歲寒
更新:2022-02-27 18:57:00
線上閱讀
無廣告閱讀
猜你想看:權寵代嫁妻 厲少權寵替嫁妻 江丹橘厲歲寒 權寵代嫁妻江丹橘厲歲寒 代嫁嬌妻不太乖江丹橘厲歲寒 代嫁嬌妻不太乖澳白
簡介

提供代嫁嬌妻不太乖最新章節,最新最熱代嫁嬌妻不太乖繁體版全文免費閱讀線上閱讀,代嫁嬌妻不太乖繁體版全文免費閱讀完整版非常精彩,一場陰謀,江丹橘被迫代替妹妹嫁給坐在輪椅上的厲歲寒。他霸道偏執、富可敵國,卻被傳患有隱疾,不能人道,可是那一晚生龍活虎,長相俊美的男人是誰? 原本說好,大家一年後好聚好散,互不糾纏,不曾想男人卻說道:“既然遊戲開始了,什麼時候結束,我說了算。” 女人暴怒大吼:“你這個禽獸,變態、無恥。” 她逃不出他的囚禁,哀求道,“我只是個暫時的替代品,放了我吧。” 他把她抱到腿上低啞道,“你最好乖一點。”

張東徐婉晴 葉凡 秋沐橙 湛廉時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江丹橘打電話給丁媽,想讓她幫忙買些換洗的衣服。

丁媽告訴她,江家昨天就把她的行李送一道送來了。

她到了客房,看到了自己的行李箱,裡面是她所有的東西。

天氣剛入秋,早晚溫差大,再加上她受了涼,就穿了一件淺灰色開司米羊絨衫,下身是一件修身的牛仔褲,骨肉均停的身材,讓一身普通的衣服在她的身上,也別有味道。

江丹橘從小就是美人坯子,長大後越發的好看。

一頭烏黑的長髮,襯得膚白如雪,特別是那雙霧濛濛的杏眸,像是能說話。

她從2樓下來,看到坐在餐桌邊的厲歲寒,身著黑色的手工襯衫,整個人看起來矜貴、氣場強大。

江丹橘在男人的不遠處坐下。

她要小心翼翼對待有心理疾病的男人,既不能太親近,也不能太疏遠,保持好安全距離。

“厲先生,早上好。”

厲歲寒冷冷的說一個字,“早。”

江丹橘看到擺在面前的三明治,拿起刀叉,準備用餐,不小心敲到了盤子的邊緣,發出“咣噹”的聲音,在安靜的早上,顯得特別刺耳。

她的心都要提到嗓子眼了。

正在優雅用餐的厲歲寒,稍微停頓了一下,什麼也沒說,起身便離開,和他一起出去的還有助理林晟。

“厲少,江小姐就是在飛機上坐在你旁邊的那位小姐。”

厲歲寒的斂了斂眉,“馬上查一下,她到底是誰的人。”

江丹橘吃過早飯,便出了門。

城南別苑周邊都是別墅區,距離有公共交通的地方有點遠,需要走上一段路。

白城的秋天,天氣陰晴不定,忽然就下起了雨,她出門走的比較急,也沒有帶傘,冒著雨繼續往前走。

林晟剛剛開車出了別苑的大門,看到前面走著的人是江丹橘,“厲少,要不要讓江小姐上車?。”

坐在後座的厲歲寒,往窗外看了一眼,淡淡的說道:“不用了。”

江丹橘終於走到了公車站的站臺。現在正是早高峰,公交車上人擠人,她趕在公交車駛離前擠了上去。

剛到醫院,護工小劉正站在病房門外來回踱步,看到她出現,馬上跑過來說道:“江小姐,你終於來了,我剛才打你電話,一直沒人接。”

她在厲家小心翼翼,連手機都是設定的震動,剛才因為忙著趕路,又加上外面比較嘈雜,就沒有聽到電話的聲音。

她帶著哭腔問道,“是不是外婆情況不大好?”

小劉道:“現在大夫在裡面搶救。”

江丹橘登時臉色慘白,心神不寧。

終於,病房的門被開啟。

她跑上前去,”醫生,我外婆到底怎麼樣了?“

滿頭大汗的醫生,脫掉口罩,”江小姐,你先到我辦公室來一下。“

江丹橘表情麻木,愣愣的坐下。

”我們發現病人的身體出現了血液病併發症,治療這個病最好的地方是厲氏醫院,當然厲氏是私立醫院,費用會比較貴,家屬可以考慮一下。“

江丹橘一聽,喜極而泣,”謝謝醫生。“

她馬上打車去了江氏集團,找江磐要錢。

江磐看見風風火火趕來的江丹橘,淡淡的問道:”你跑到公司來幹什麼?”

“爸,上次你答應過我,給外婆提供最好的醫療資源,現在我已經嫁給了厲歲寒,請你也兌現當初的諾言。”

“我不是已經給了你50萬了嗎?你真是得寸進尺!”江磐厲聲呵斥道。

“現在外婆的病情有惡化的跡象,醫生建議把外婆轉移到私立醫院。”

她不想說要轉去的私立醫院是厲氏醫院,怕江磐再找藉口推脫。

“厲氏醫院就是最好的私立醫院,需要轉過去的話,你不應該來找我,應該找你的丈夫厲歲寒。”

她低估了江磐的無恥,沒想到他把推脫的話說的理直氣壯。

“他不欠我什麼,我為什麼要找他?是你答應我,要幫外婆治病的。”

“我不是已經幫了你, 把你嫁到了厲家,你以為厲家是隨隨便便可以嫁進去的嗎?你如果沒有本事讓他幫你的話,那是你自己的問題,你不應該跑來找我。”

江丹橘握緊了拳頭,指甲沒入了掌心,指尖上感覺到了粘膩。

“江磐!” 江丹橘實在遏制不住內心的怒火,直接吼出了他的名字,“不管你怎麼對我,我都可以忍受。現在是救外婆最關鍵的時候,這樣敷衍我,你還是不是人?”

江磐抓起桌上的水杯就砸了過去,“你這個畜生,居然這樣和我說話。”

啪!

伴隨著清脆卻刺耳的聲音,江丹橘的額頭上霎時開了花,玻璃碎了一地。

“你覺得你配讓我好好和你說話嗎?”

“滾出去!”江磐怒斥道。

江丹橘走出江氏集團,外面下著瓢潑大雨,額頭的血跡馬上被雨水沖刷乾淨。

她不知道還能找誰,難道真的要讓他去求厲歲寒。

她不曾抱怨過他是殘疾又不舉,就被他罰去睡地板,如果真的請讓他幫忙的話,不知道又要遭受怎樣的折磨。

回到醫院,外婆還沒有醒來。她坐在外婆的病床邊,紅了眼喃喃道:“外婆,只要有一點機會,我都會讓你好好活著。”

直到傍晚,她才回到城南別苑,那個男人還沒回來。

她問丁媽,“少爺晚上回來吃飯嗎?“

“今晚少爺有應酬,應該會很晚回來。”

“少爺應酬會不會喝酒?”

“喝酒的話,會提前讓廚房準備解酒湯。”

“如果林助理打電話過來的話,麻煩你告訴我,我來準備醒酒湯。”

江丹橘一晚上都泡在廚房裡,學著煮醒酒湯。

看到厲歲寒回來,她就從廚房端出醒酒湯,正要遞過去,卻被他一抬手,直接打翻在地上。

她一臉的不知所措。

厲歲寒睨了她一眼,男人深邃的眸子閃著幽光,讓人完全讀不懂。

“對不起……您要喝的話,我讓丁媽再做一碗。”說完,江丹橘彎下腰,收拾地上的碎瓷片,一不小心碰到了手心裡的傷口,鮮紅的血珠染紅了潔白細膩的骨瓷。

“以後少打聽我的行蹤,做好一個透明人的本分。”

厲歲寒低沉淡漠的嗓音,帶著不容忽視的警告。

最新章節
同類推薦
熱門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