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難負餘白首

情深難負餘白首
書名:情深難負餘白首
類別:豪門總裁
狀態:已完結
作者:匿名
主角: 葉凡芷 陸煜州
更新:2022-03-27 10:06:50

線上閱讀

猜你想看: 葉凡芷陸煜州小說 情深難負,首席的頭號新寵
簡介

提供情深難負餘白首繁體版全文免費閱讀,最新最熱情深難負餘白首繁體版全文免費閱讀線上閱讀,情深難負餘白首繁體版全文免費閱讀完整版非常精彩,他是她要不起的愛——可本城的人,都知道,她是陸煜州最寵愛的那個女人。————他在她落魄的時候把她撿了回去。她迷迷糊糊的時候說:你很老了吧?他溫潤的笑著。轉日,他給了她一份合約,讓她成為他的情人。葉凡芷咬著唇拒絕了.........

玄幻:我!天命大反派 葉辰 封行朗 許半夏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女孩精緻的妝容下露出嘲諷的笑意,腳上踩著十釐米的高跟鞋走在路上鏘鏘作響,穿著黑色露肩的性感小裙子,一路走過來吸引了不少客人的注意,當然包括此刻正穿著工作服端著咖啡的葉凡芷。

葉凡芷幾不可察的皺了下眉,把咖啡送到客人桌上深吸了一口氣,走到女孩的身前,露出公式化的微笑問她:“你好,請問需要喝點什麼?”

女孩哼笑一聲:“喲,我還以為我看走眼了,原來真的是你啊。”

尖利的聲音穿過葉凡芷的耳膜,讓她難堪的低下頭來小聲說:“葉西沫,我在工作,有什麼事等我下班再說。”

叫葉西沫的女孩非但沒有聽話,反而帶著譏誚:“你怕什麼,難不成我還能難為你?我的姐姐。”

葉凡芷眉凝糾結,眼睛看向葉西沫,掃視了下週圍,語氣裡透漏了一絲不耐:“快點說。”

“你也知道爸現在在打官司,要賠錢的,咱們家那點錢早就搭進去了,葉家養你這麼久,該是你報答的時候了。”葉西沫抬起手瞧著自己剛做的美甲,隨意的說,末了瞥了眼葉凡芷,滿臉鄙夷的道:“你好歹是我爸養大的,難不成還想賴賬?”

葉凡芷聞言,眼底略過一絲冷意,默了默,她淡漠的說:“上個月我已經給家裡拿了錢,爸的事我也找認識的朋友幫忙了,我這個月才開始工作,哪有錢給你。”她已經看到吧檯處領班不悅的眼神,周圍人也用詫異的眼光看著她們,她只想快一點把葉西沫打發走。

“葉凡芷,我們葉家對你可不薄,你一個月給那幾個錢夠我們一家人塞牙縫嗎?”葉西沫撇過頭瞪她,葉凡芷聽了扶額,認命的翻出錢包裡僅剩的幾百塊給她:“我現在就剩這些錢,你拿著趕緊走。”

葉西沫挑眉接過,數了數嘲諷的說:“你逗小孩兒呢,這才幾百。”

說著話就搶過葉凡芷的錢包翻開,葉凡芷下意識的就去拿,兩個人就開始打了起來,葉西沫邊搶邊叫嚷:“葉凡芷你不要給臉不要臉,痛快把錢給我。”

而此刻,坐在轉彎角落裡的男人聽到遠處傳來的吵架聲,合上手中的檔案對身邊的人說:“去看看,怎麼回事。”微微蹙著眉頭,冷峻的外表下露出一絲煩躁。

“總裁,是一個女孩在和葉小姐吵架。”

陸煜州抬起褐色的眸子,偏頭:“哦?”似乎有些詫異,但爭吵的聲音儼然有越演越烈的意思,於是,他起身,理了理襯衫的袖釦,緩步走了過去。

咖啡館的其他服務員已經在勸阻她們,只是葉西沫一直不放手,嘴裡還罵罵咧咧,精緻的妝容下露出潑婦氣質,葉凡芷被她抓著頭髮,狠狠的拽,其他人硬是不敢靠近。

葉西沫正舉起手要扇葉凡芷的耳光,手臂就被人抓住,下一秒葉凡芷就被扯入來人的懷抱,她揉著腦袋抬眼,驚訝的說:“陸……陸大哥?”

陸煜州面無表情的甩開葉西沫的手臂,伸出手覆在葉凡芷的頭髮上,輕輕的揉,淡淡的說:“有沒有事?”

葉凡芷扯出一絲苦笑,搖了搖頭:“沒事。”

陸煜州冷哼一聲:“逞能!別人打你的時候,你不會還手嗎?”

“我在工作,所以……”

在工作不還是鬧得所有人都看到了嗎?陸煜州看了她一眼,沒有說話,只是手上的動作一直沒有停下。

葉西沫被陸煜州的手下控制著,反覆掙扎也沒用,眼光看向被陸煜州拉入懷中的葉凡芷,她笑了下,語氣乖巧的讓人想象不出她是之前那個拽人頭髮的女孩:“原來是姐姐的朋友啊,我和姐姐開個玩笑而已,是吧姐姐?”

陸煜州看都沒看她一眼,低頭對葉凡芷說:“錢包裡有東西?”

葉凡芷愣了一下,看了眼被氣的臉通紅的葉西沫,頓了頓說:“我媽媽的照片。”如果不是因為裡面放著媽媽的照片,她絕對不會和葉西沫爭搶,還被陸煜州發現。

陸煜州從自家妹妹那裡聽過不少葉凡芷的情況,摟著她的肩膀緊了緊,神色一暗,語氣冷冽的對手下說:“送這位小姐回家。”

葉西沫還掙扎著就被人架著出了門,腳上的高跟鞋早已經不知道飛到哪裡去了,葉凡芷見她狼狽的樣子不由得皺眉,不知道她回家之後會不會被變本加厲的還回來。

周圍看熱鬧的人已經被領班驅散了,葉凡芷看到陸煜州調侃的眼光才知道自己還被他摟著呢,尷尬的起身,她拍了拍自己的裙襬,抱歉地說:“讓你看笑話了,這樣吧等我下班請你吃飯吧。”

陸煜州揚了揚眉,看了眼一片狼狽的葉凡芷,用溫潤而富有磁性的聲音對她說:“你都這幅樣子了還怎麼工作?換了衣服跟我出去。”

葉凡芷猶豫的站立著,陸煜州皺皺眉:“還有半個小時我要回公司開會,你還要考慮到什麼時候?”

可是她不想丟了這份工作,還有兩個月她才能上崗新的工作,現在不工作的話葉西沫難保不會再說些什麼,葉凡芷正躊躇的功夫,領班就交給她一個信封,她開啟一看,沮喪的垂下了頭,看來不用她再猶豫,因為她已經被辭退了。

十分鐘以後,葉凡芷坐在陸煜州的賓利裡沉靜的看著窗外,而陸煜州正在看剛才看了一半的檔案,車子裡只有他修長的手指翻動頁數的聲音,陸煜州在聽到一聲輕聲嘆息時抬眸,看著葉凡芷單薄的身子倚在窗邊,眉眼低低的垂著,眉間似乎有一股愁雲難以散開,他也跟著皺起了眉頭,抬起手他安慰性質的拍了拍葉凡芷的肩膀,語氣依舊沉著:“下次再發生這樣的事情,記得給我打電話。”

葉凡芷呆呆的回頭,對上陸煜州那雙褐色眼眸,有些愣神,歪了歪頭說:“這種事情最好不要再發生了,頭疼。”

陸煜州勾了勾唇角,沒再說話。

車子很快到達LE大廈,葉凡芷下車後便對陸煜州說:“謝謝你了陸大哥,我從這裡到宿舍很方便了。”說完話,朝陸煜州點點頭,就要轉身,陸煜州拉住她,勾著薄唇說:“不是要請我吃飯嗎?”

“可是你不是有會要開嗎?改天等你有空我再請你好了。”葉凡芷微微笑,心裡卻在滴血,身上僅有的幾百塊剛剛被搶走了,領班給的工資還不夠她這個月生活費,哪還有錢請他吃飯啊。

陸煜州似乎洞察了她的心思,攬過她的肩朝公司走去:“先去辦公室等我一會兒,大概一個小時,然後我們去吃晚飯。”

葉凡芷被他帶著往裡走,嘴裡卻還在嘀嘀咕咕:“下次的吧,你這麼忙,不要耽誤你工作啦。”可陸煜州置若罔聞,打定主意要吃這頓飯。

陸煜州辦公室裡間的休息室裡,葉凡芷正靠在沙發上等待,白皙的鵝蛋小臉因為室內的溫度高而有些紅暈,額間微微蹙起,穿著白色T恤牛仔褲,顯得人很沉靜,許是感到疲憊,不到十分鐘,她便沉沉睡去。

陸煜州開門之後就看到她歪頭靠在沙發上,微微嘟著嘴唇,似乎睡得很不舒服,他走過去幫她調整了睡姿,讓她安穩的躺在沙發上,他低下頭又幫她放了一個枕頭,手指略過她白皙細膩的臉蛋,陸煜州頓頓,抬手覆上她的眉心,輕輕按壓:“怎麼總是蹙著眉頭?”他已經不下一次看到她蹙眉,似乎他認識葉凡芷時,她就帶著不知道多少愁雲,永遠也散不去。

許是感覺到不適,葉凡芷緩緩睜開雙眼,她眨了眨眼睛有些不敢相信,陸煜州竟然在幫她撫眉,她支支吾吾的樣子,讓陸煜州揚了眉腳,手下動作沒停他問她:“年紀不大怎麼愁事這麼多?”

葉凡芷想躲避,可身體僵硬著,看著他健碩的手臂,她做了個吞嚥的動作,愣了下說:“我習慣了,改不掉的。”

陸煜州自然的收回手,坐到旁邊:“忘掉愁事,不就可以改掉了。”

“哪有那麼簡單,如果都可以忘掉的話,我保不齊得多開心呢。”葉凡芷也坐起來,理了理衣服,帶著苦澀的微笑,讓陸煜州看了稍稍凝眉,他似乎從沒有看過葉凡芷真正開心的微笑。

“去吃飯吧,不過我先說好不準吃西餐,也不準去星級酒店,其他隨便你挑。”葉凡芷舉起手指在陸煜州面前晃悠,陸煜州狀似為難,攤手說:“你說去哪就去哪,今天隨你高興。”

葉凡芷眯著眼睛笑了:“你說的哦,不要反悔。”一個小小的葉西沫不會打倒她,只是葉西沫的背後是她生活了22年的家,她受盡屈辱的那個家,所以她是需要發洩的。

出了公司已經下午五點鐘,陸煜州讓司機回去,自己開車載著葉凡芷,在葉凡芷的指揮下,他們來到一家小餐館,陸煜州停好車下來的時候,就已經在凝眉了,葉凡芷見狀調笑他:“說了不能反悔的。”

陸煜州揉揉她的碎髮,先她一步進了店裡,小店倒是很乾淨,人也不多,葉凡芷選了靠窗的位置,點了幾個家常菜之後,問陸煜州:“按照你平時的口味點的,雖然比不上五星級大廚,我們的家常菜也是很有味道的。”

陸煜州挑眉,她還記得自己的口味,還沒等他誇她,葉凡芷又揚手叫來服務員,頗為豪爽的說:“來一打啤酒,冰鎮的哦。”

“要喝酒?”陸煜州抬眸,葉凡芷朝他笑:“平時都不敢喝,現在有你這個護花使者我喝醉了也不怕。”

最新章節
同類推薦
熱門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