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宮福妾(清穿)

東宮福妾(清穿)
書名:東宮福妾(清穿)
類別:古代言情
狀態:連載中
作者:南風不盡
釋出:2023-11-20 22:03:20
更新:2023-11-29 05:17:41

線上閱讀

簡介

吾要讀為您提供完整版本的古代言情小說《東宮福妾(清穿)》繁體版全文免費手機線上閱讀,該小說是南風不盡傾力所著,內容導讀:東宮福妾(清穿)_俺的預收:《穿成科舉文對照組女配》,美食經營+科舉奮鬥~可以點進專欄收一下哦~程婉蘊996多年,果然猝死。穿越後好日子沒過幾天,被指為毓慶宮一名不入流的格格。程婉蘊:“……”誰都知道胤礽晚景淒涼。可如今胤礽還是個剛滿十五歲的少年,清俊明朗、溫潤端方、自矜驕傲。程婉蘊掰著指頭算了算,距胤礽圈禁而死少說還有20幾年。那就……先躺會吧。廢就廢吧,反正她是努力不動了。圈就圈吧,再哪兒躺不是躺。別人忙爭寵,冬天穿紗在花園跳舞。程婉蘊圍爐看雪邊啃噴香烤鴨。別人忙宮鬥,暗中挑撥引宮中責罰。程婉蘊養著娃兒不忘擼貓養狗。別人忙站隊,福晉側福晉分庭抗禮。程婉蘊嘬著奶茶出牌:“碰!”她稀裡糊塗躺到康熙五十年,後知後覺迷惑:怎麼還沒被廢?胤礽自納了程氏後,與她同眠,偶爾會做奇怪的夢,次次成真。後來,他想起來的越來越多。原來那是他的前世——父子不和、兄弟鬩牆、幼弟夭亡、廢黜幽死。他憑殘缺記憶,步步為營,仍走得如履薄冰。而程氏……沒心沒肺睡得噴香。胤礽:好氣。但還是溫柔垂眸,替她掖好被角。許是長生天知道他前路坎坷,才賜了個小福星給他。他持劍裹血遍體鱗傷,她是他歸路的桃花源。閱讀指南: 1.女主有金手指,但她不知道(攤手)2.不黑四爺。3.基本上都是私設,所以別考據哦,摸摸噠。4.日更,每天早上7點~5.在此載歌載舞鳴謝每個支援正版的寶貝!寶貝寶貝給你一點甜甜(黃渤式扭動)。

鵝絨鎖 蕭初然 林羽 沈輕舞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康熙二十八年春,三年一例的大選漸漸落下帷幕。宮裡新封了幾位答應貴人,宗室裡也賜了幾樁婚事,接連的喜事襯得宮裡的春日都鮮活了不少。

毓慶宮裡有幾年沒進新人了,一是太子不大好這個,二是萬歲爺也擔心招來不懂事的禍頭子,折騰壞了太子的身子。

但自從翻過年李側福晉小產、格格林氏又患了咳症挪出去,毓慶宮裡竟然一個能伺候太子爺的人也沒了,著實不大體面。萬歲爺這才親至體元殿閱看,又叫皇貴妃、惠宜榮德四妃也幫著掌眼,復看了兩回,才千挑萬選了程氏、楊氏兩個格格指入東宮。

“回李主子的話,兩位格格暫住鍾粹宮教了倆月的規矩,保管調教得好好的,萬歲爺親自叫她們來磕過頭,看著還算像樣子才讓她們過來的,萬歲爺也是體諒李主子身子骨沒好全,不敢叫她們笨頭笨腦地進來,省得讓李主子費心神呢。”

內務府敬事房主事太監福泰隆舌燦蓮花,一口一個萬歲爺噎得李氏臉上的笑都僵了。

打小貼身伺候李氏的金嬤嬤最是知曉她的脾氣,連忙笑著取過一個鼓囊囊的荷包謝福泰隆:“皇天菩薩!萬歲爺日理萬機,竟還分神顧念著咱們側福晉,這是何等的恩典呦!福公公您放一百個心,兩位格格進來,一定安頓得妥妥當當——”

福泰隆不動聲色地掂了掂荷包的分量,一張胖圓臉這才露出點實心地笑來:“您客氣了,如今兩位格格還在宮外侯著呢,現下請進來見禮還是?”

“傳進來吧。”李氏強打精神道。

她約摸十七八歲,看得出來原也是個清秀佳人,只是如今面容蠟黃,臉上撲了厚厚的粉也掩飾不住病容,頭上戴了沉甸甸的點翠鈿子,插得滿頭珠翠,還特意穿了側福晉品級的大衣裳,打扮得格外雍容華貴,便是不想被兩個新人比下去。

“嗻。”福泰隆利落地打了個千兒,哈著腰告退了。他這邊的差事了了,還要趕到乾清宮回話。

過穿堂時,可巧遇著那兩位格格跟在太子爺的乳母凌嬤嬤身後進來,福泰隆連忙躬著身子避讓到一邊,凌嬤嬤穿深紫色宮裝,烏髮抹得油亮一絲不亂,一雙吊梢眼透著嚴厲,她向來看不上太監,經過時蹲了個半福,也不寒暄,領著人就走了。

福泰隆拿眼角瞥了一眼,待人走遠,便衝著地上重重“呸”了一聲。

太子尚未大婚,前院諸事由凌嬤嬤看顧,後院裡一切事宜均由李氏代掌,她不敢逾越,自入宮起只在後殿的東配殿起居,日常見客、理事也在東配殿的暖閣。

現快到午時,春陽斜斜透過廊下半卷的竹簾,程婉蘊低眉順眼地跟在凌嬤嬤與另一位楊格格的身後,邁過了通往後殿的蓮花小門,東配殿石階前已有李氏的大宮女春澗專候,引著三人入內。

春澗領著人絲毫不停留地轉過描金刻彩的廳堂,邁入更明朗的暖閣內。

毓慶宮是狹長的“工”字型建築,每間屋子都不算大的,後殿裡更是緊湊,但李氏卻將暖閣裝飾得很是精巧華麗,正中是紫檀木羅漢榻及一組山水人物屏風,屏風兩側擺了一對朱漆天香幾,几上置青花牡丹紋梅瓶,下首兩對紫檀嵌瓷扶手椅,牆邊另擺著紫檀描金多寶架,架上多是玉雕、圖書,牆上還有紫檀雕花掛屏。

這李側福晉怕不是個紫檀控。

程婉蘊躲在最後,飛快地偷瞄了一眼。

到了門口,宮人們沒有通報,直接挑起了厚厚的織錦簾子,便知李氏定然提前交代過。

但凌嬤嬤還是領著二人在簾外頓了頓,輕福下身:“請李主子的安,兩位格格來了。”

李氏端坐上首,語氣還算溫和:“快請進來說話。”

凌嬤嬤先走了進去,在李氏下首一步之遠站定,這才用眼神示意二人進來。

程婉蘊刻意慢了一步,落在楊格格身後。

李氏看著一前一後款款走來的兩人,不自覺挺直了背脊,暗暗攥了一下帕子。

“李主子,這位是楊格格,出身漢軍正白旗,正三品兩淮鹽運使楊伯驄之女。”凌嬤嬤躬身為李氏介紹道。

雖為漢軍旗,但她出身之高還是令李氏禁不住細細打量了一番。

楊格格五官明豔,生得高高的個子,體態豐潤,今兒顯然特意打扮了一番:穿一身桃紅百蝶織錦襖,外罩葡萄色銀鼠比肩褂,頭上是小巧的刻金鈿子,鬢角還壓了支整塊翡翠巧雕而成的牡丹簪子。甫一進門便將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去。

楊格格端端正正地目視前方,略帶傲氣得仰著脖子,禁步晃都不晃,一步步走得像是用宮規戒尺描出來似的。

“這位是程格格,出身漢軍鑲藍旗,歙縣縣令程世福之女。”

李氏早有耳聞,程婉蘊是這一批記名的秀女裡年紀最小卻模樣生得最美的,小小年紀便顏若桃華,身姿如柳,尤其一雙盈盈如水的杏眸,格外有煙雨江南的韻味。

最新章節
同類推薦
熱門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