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順治皇后宮鬥不如養崽崽談戀愛

清穿順治皇后宮鬥不如養崽崽談戀愛
書名:清穿順治皇后宮鬥不如養崽崽談戀愛
類別:古代言情
狀態:連載中
作者:恪蘇
釋出:2023-11-16 19:33:30
更新:2023-11-22 01:13:39

線上閱讀

簡介

吾要讀為您提供完整版本的古代言情小說《清穿順治皇后宮鬥不如養崽崽談戀愛》繁體版全文免費手機線上閱讀,該小說是恪蘇傾力所著,內容導讀:清穿順治皇后宮鬥不如養崽崽談戀愛_【預收:穿成天使投資人抄底小秀才(科舉)】本文:【擼貓養娃濃顏皇后vs撓心撓肝愛而不得的雄才俊俏皇上】金花一直以為順治就是個媽寶+大情種+草包+運氣爆棚撿漏皇帝。穿越成順治的第二位皇后,金花發現他俊+蘇+努力+情非得已,是個有遠見的少年天子。可惜,好男人都是別人的。想到順治以後要專寵董鄂妃,金花先鹹魚為敬。坐在皇后寶座上冷眼看後宮美人兒爭來鬥去:“多大點兒事兒,皇帝,讓給你們。”*順治二婚,被皇后的美貌晃了眼。先是莫名其妙中了她的若干套兒,把自己架高了,碰她不得;後又被她所作所為撓得心癢難耐;推推扯扯,可就是放不下,撂不開。後來順治想通了,皇后的心思猜也無用,就寵她,予取予求。所以順治配合演戲,保持距離……可是她得寸進尺,還想要後宮再多生點兒娃娃?“正妻不愛朕,朕再能幹也生不出來。”“不過朕願意試試種痘。”食用指南:1.就是個故事,拍的磚我都看到了;2.時間線為故事服務;3.養貓、擼貓、養娃、遛娃,有生子情節雷者誤入;4.感情線為主,一切圍繞感情線展開;5.日更,不更請假。綜上,學習歷史請看專業書籍,作者心細又脆,不禁拍。謝謝各位諒解穿成天使投資人抄底小秀才(科舉)【熱衷搞錢的跳脫小娘子vs溫潤如玉的沉穩小秀才】打工人聶雙雙穿越了,穿成洞房裡的新娘子,正舉著一把象牙古董扇等著眾人來鬧洞房。嚇死個人,盲婚啞嫁,瀟灑的聶雙雙可不要。她換了身衣裳翻牆逃了。*半山書院來了個新學生聶友。對讀書不感興趣,偏文章寫的不錯;身無分文,卻很喜歡吃喝玩樂;為人古靈精怪,很快在書院開始搞錢事業,淘到金後終於不用蹭吃蹭喝了。就是聶友覺得來錢有點慢。聶友盯上了未來的舉子老爺:“兄弟,商量下,我資助你科舉,你未來用俸祿回報我如何?”每屆榜上押對一名就夠聶友吃幾年。蘇仲康盯著聶友靈活的妙目,慢吞吞說:“小可有娘子了。”“回家同娘子商量一下。不急不急。”*蘇仲康新婚那日,新娘子翻牆逃了,鄰里流言蜚語滿天,他懶得解釋,陰差陽錯去到臨縣的半山書院。竟然是個讀書的好地方,他索性住下。書院裡有個女扮男裝的小娘子,自稱聶友。這小娘子有趣,在書院混得風生水起,還說要“抄底”他,資助他讀書,要他高中後的俸祿做回報。這是新式的榜下捉婿?若是,他可以收她做小妾,待跟不知所蹤的大娘子和離後再扶正。不想這個小娘子真的只要他的俸祿,蘇仲康黯然,心已經被小娘子偷去,往後不知該如何自處?--食用指南:1.架空;;3.土狗女扮男裝。--

鵝絨鎖 葉君臨 沈輕舞 林綰綰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金花穿越了。

穿越過來時,周圍一片紅彤彤,她正捧著一碗餃子。

剛好餓了,肚子咕咕叫。一口咬下去,麵粉的生氣和羊肉的羶味衝了個滿嘴:“生……”

話還沒說完,就被周圍的人起鬨地截住了:“好,生!”她一看周圍這麼多人,倒不好意思把生餃子吐出來了,還是旁邊的男人說:“吐了吧。”

她才捧著帕子吐出來,攥在手心裡,潮乎乎的。

微微低頭看自己,黃燦燦的一身鳳冠霞帔,頭髮拽得生疼,頂上也不知道戴了什麼,壓在額頭上,跟千斤壓頂似的。再轉頭看看旁邊的人,黃燦燦的衣裳在這一片紅裡格外矚目,看不到正面,只見肩上的矯龍。

呵,正在合巹禮中?夫君是皇帝?

她這是穿成誰了?

周圍的人又在攛掇旁邊的人吃生餃子,他倒不裝,直接聞了聞,不耐煩地說:“生,生。”

接著一堆婦人圍著給她重新梳了頭,把沉甸甸的鳳冠卸下來,梳個雙鳳髻,簪上鬢花,哈,輕鬆多了。從菱花鏡裡看自己,金花還是金花,一張桃花似的鵝蛋臉,一雙秋水含情目,年紀只有十幾歲,而且五官不知哪兒變了一點點兒,好似最精到的微整形,只略動一絲兒,中人之姿變絕世佳人。

金花看鏡中的自己也有些欲罷不能,這竟然是她?如此濃麗明豔。

一群人又攛掇他倆喝合巹酒,金花也不虛讓,跟男子環著臂,一仰頭兒喝乾了一大盞;倒是他,只飲了一口,不認識似地看著她。金花想,盲婚啞嫁,不認識也平常。只是這盞烈酒落進空肚腸,她馬上滿臉紅雲,看人的眼神也迷離起來。

儀式還沒完,之後“撒帳”,花生桂圓紅棗蓮子彩色果子撒了一床,漢語蒙語滿語的吉祥話聒噪得她腦仁兒疼。也有可能就是穿越了腦子還在適應前世今生的回憶,畢竟滿語蒙語她都聽懂了,就這小腦瓜要同時處理這麼多語言系統,是挺累。

倆人的袍子角被打了個結之後,人終於散了,她才一邊剝著花生一邊慢悠悠想,我如今是誰呢?

“咯嗤”,捏開殼兒搓了紅衣把白胖胖的花生仁噙在嘴裡,香噴噴,哦,是了,是阿拉坦琪琪格,蒙語“金花”,莊太后的表外孫女兒,順治帝的表外甥女兒,也是順治帝的繼後。

果然穿越後也還叫金花。

“咯嗤”,又捏開一顆,正要往嘴裡送,一眼看到旁邊的順治帝福臨:“表舅舅,您吃不吃。”怯生生伸出手去,指如柔荑,膚如凝脂,潤白的掌心裡是兩顆白胖的花生。

他伸出修長的指頭拈走一顆,說:“你會說漢話?”金花來宮裡有一陣子了,但是福臨恨他母親莊太后干涉他立後,且又選了個她科爾沁孃家的女子,所以一直對金花不理不睬,倒不知道她懂漢話。

她聽了這句耳朵先麻了,史書上說順治短命、媽寶,做的最叛逆的事兒是專寵董鄂妃;史書上卻沒說順治帝有一把深沉磁性的聲線,剛他只說了個“生”她沒聽出來,如今他多說幾個字兒她只覺得好聽。

“嗯,小時候身子不好,父親見我成日悶在帳中,就請了滿蒙漢的先生,所以不光會說,還會寫呢。”她慢吞吞說著,一邊說一邊匆忙從腦裡讀回憶。

說完笑了一笑,這句是騙人的,自從姑姑孟古青當了皇后,父親就預備著她有朝一日進宮,“親上加親”,在她的教養上下了大功夫,非要教出個才女來。

而且這一句是給自己立人設呢,金花想告訴順治帝她可不是姑姑那種旺健的草原美人兒,她不禁折騰,就是個識文斷字的美人兒燈,風吹吹就壞了,也是她乍穿過來還沒想好以後怎麼過,先把頭兒縮起來的意思。

心裡繼續盤算,穿過來就是皇后,雖然上有好幾個婆婆,畢竟地位尊貴,以她十五歲的年紀,算是開局大佬了。

可惜傳說順治帝兩任皇后到他駕崩都是處子之身?想到這一截,金花一顆心又墮到冰窖裡,在後宮裡不得寵真要命。金花好強要面子,讓她體體面面做鹹魚可以,當炮灰受委屈可不行。

所以福臨往她身邊湊了湊,她嚇得一哆嗦往旁斜剌身子,警惕地看著他,濃眉下一對寒星似的丹鳳眼,高鼻樑,略薄的嘴唇,清晰的唇線,上唇分明如弓。樣子倒是帥的,又廣有四海,少年天子,藉著酒勁睡一睡好像也不排斥,可是他後宮那麼多妃嬪呢?她想想又很彆扭。

結果他只是從她手裡把包著生餃子的帕子接過去:“還攥著呢。”

“嗯。”帕子離了手她又開始剝花生,“咯嗤”,剝好了遞到他面前,像是提醒似的:“表舅舅。”腦仁疼,一時半會兒想不好努力爭寵呢?還是政治聯姻,夫妻相敬如冰,循著阿拉坦琪琪格的老路在後宮當個壁花皇后?

“怎麼不改口?”福臨又伸出修長的手指拈花生,指尖正撓在她掌心裡,癢癢的,她一顫。

抬起紅雲飛滿的臉上的一對桃花眼看他,眼眶裡橫波流轉,裝傻:“改口?”

福臨把包了生餃子的帕子往地上一擲,雙手猛握住她的手腕,硬生生把她推倒在床上,身子一撐把她覆在身下:“大婚之夜,還一口一個‘表舅舅’,其心可誅。怎麼,嫁給朕你不樂意?”這生撲的舉動倒有幾分男子氣。

最新章節
同類推薦
熱門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