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 霍格沃茨支線日常

HP 霍格沃茨支線日常
書名:HP 霍格沃茨支線日常
類別:現代言情
狀態:連載中
作者:翡書
更新:2021-09-14 17:39:16

線上閱讀

簡介

提供HP 霍格沃茨支線日常繁體版全文免費閱讀,最新最熱HP 霍格沃茨支線日常繁體版全文免費閱讀線上閱讀,HP 霍格沃茨支線日常繁體版全文免費閱讀全集非常精彩,新坑是西里斯×原女,文案詳見專欄。正文即將完結,開始修文。簡介一二十世紀七零年代,兩個赫赫有名的純血叛徒,讓他們風雨飄搖的家族徹底走向傾覆。一個成為格蘭芬多,在分院時註定背棄;一個依舊是斯萊特林,卻因為好友喪命最終毅然離開。我們的故事,便從斯萊特林叛徒的混血女兒講起。【有部分私設,佈雷斯本故事中不是黑面板,源於作者當年喜歡的某橙光遊戲,雷者慎入】簡介二眼見未必為實,每個人的人生都不止一面。故事核心是人無完人,不黑獅院,蛇院也並非全員惡人。主線是童年有殘缺的女主堅持信仰光明一路成長,揭開與自己出生相關的複雜事件,牽扯了魔法界與麻瓜社會、新舊社會觀念的對立。作為原著三人組的支線,會有小小金手指幫助三人組解決老伏。————————閒話分割線————————————如標題,在三人組刷主線劇情成長的背景下,講一個(幾個?)支線【校園愛情故事】。女主原創,男主佈雷斯·扎比尼。歡迎討論劇情。非小白文,女主非瑪麗蘇,無金手指無異能,但有女主光環,以上文愛好者請點X太多大神寫主角的故事,珠玉在前,阿翡腦洞太小,只好講講別的。立意:女性獨立成長

顧黎月厲景川 林凡 顧念 楚風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熒光閃爍。“

攥著魔杖的手微微顫抖,她心如鼓擂,用極輕的聲音唸咒。

榛木的杖尖閃了閃,吐出一抹幽蘭的光亮。簡不由得放慢呼吸,似乎感到一絲暖意自魔杖蔓延到全身。

尖叫聲,吵嚷聲,還有大笑的聲音,讓她的耳膜轟隆作響。樹林裡漆黑一片,但能夠聽見孩子的哭聲。她豎起耳朵,希望聽到赫敏他們的聲音,可是這裡太過喧鬧。黑黑的人影在樹林裡亂撞,她決定再多走一段。

熟悉的魔咒爆裂聲破空劃過。

一群黑袍巫師,彷彿是追尋著獵物的蹤跡尋覓到此處。他們肆意呼喝,用魔杖向樹林深處漫無目的地發射五顏六色的光束,簡甚至能感受到魔咒擦過耳畔的熱度。

“在這裡啊小鬼。”一個男人饒有趣味地說。

草叢裡傳出沙沙的聲響,那孩子向後甩出一個障礙咒,踉蹌著企圖逃跑。不料卻被輕而易舉地捉住,施了漂浮咒慢悠悠地橫著飄在空中。

那群人再次大笑起來,言語惡毒,咒罵男孩骯髒的麻瓜血統。男孩驚慌失措而不停尖叫,讓他們越發興奮。

她聽到有個女人尖聲喊:“豬耳朵,豬尾巴,這樣才配小雜種的豬嚎!”

簡皺眉,心有不忍,但明白自己做不了什麼。她熄滅燈光,渾然不覺後背被粗糙的樹幹磨得生疼。她閉了閉眼,希望他們不要發現自己。

“你們在幹什麼?”

簡幾乎要被這聲突兀的插入嚇得魂飛魄散。

她那麼緊張,幾乎每根頭髮絲都在凝神傾聽那群惡棍的動靜,居然沒察覺十步外什麼時候冒出一個人影。

那群人靜了靜,男孩的抽泣在剎那寂靜的樹林裡顯得更加突兀。一個男人語氣陰森地開口:“扎比尼小鬼,不要給大人添麻煩。”

佈雷斯.扎比尼環抱雙臂,微微抬起下頜,說:“難道你們認為扎比尼家周圍會有泥巴種?”

他似笑非笑,眼中看不清是鄙夷又或是什麼情緒。

男人似乎有些忌諱扎比尼一詞,不再回答。他目光狠毒地瞪著少年半晌,有些狼狽地轉身就走。餘下的人低聲騷動,丟下麻種男孩伏在草叢中低泣,也蜂擁離開。

簡長出一口氣,打算等扎比尼離開再出去。卻不想他走了過來,居高臨下地望著她。她遲疑片刻,緩緩起身,直視他灰黑色的眼眸:“你好,扎比尼先生。”

佈雷斯.扎比尼,簡對他的瞭解僅限於女生之間對他迷人外貌不厭其煩的傳說,以及關於扎比尼夫人七任丈夫的八卦逸聞。而此刻,這個傳說中的人物正以略帶蔑視的目光,毫不掩飾地掃視她輪廓別緻的混血面龐,又打量幾番狼狽不堪的她。

“沙菲克?”扎比尼懶洋洋地開口。簡蹙眉,儘管這不是一個恰當的時機,她依舊正式地回答他:“簡·沙菲克。”

他專注地望著她,嘴角綻開恰到好處的溫柔笑意,彷彿在傾聽情人的傾訴那般。

突然的,沉默被一個震耳欲聾的聲音打破。眼前的佈雷斯忽然消失,她仰頭,看見一個巨大的,發著綠光的東西從黑暗中迸發而出。它逐漸上升,越過樹頂到達天空。

這個來自黑暗中的東西,在半空最終組成一個巨大的頭顱,還有一條蛇從口中探出,彷彿舌頭一般。那頭顱越升越高,同時發出綠色的煙。

就在光芒幾乎照亮整個樹林時,這個巨型頭顱轟然炸開,圖騰化作無數細小的綠色流星直墜大地。她想逃,卻被魘住一般動彈不得。她的驚叫被不知名的力量扼在喉嚨口,那鋪天蓋地的綠光瞬間便將她淹沒。

簡劇烈地抽動了一下身體。那種滅頂的恐懼,顛倒思維與認知,顛倒夢境與現實。

火車的這一次顛簸,讓她的頭重重磕在窗戶上。簡·沙菲克的意識,因著這入骨的疼痛,自遙遠又遙遠的地方迴歸。

朦朧中她聽到四下裡交談的人聲,但很模糊。簡將臉頰貼在車窗上,冷冰冰的觸感刺激了神經,男孩們的說笑聲漸漸清晰起來。

她長長伸了個懶腰,赫敏正在讀《標準咒語.四級》,餘光瞥見她的動作,便心不在焉地說:“睡得好嗎,簡?”

她模糊地哼了一聲作為回應,一大半思緒仍舊沉浸在兩分鐘前源於現實的魔幻主義夢境。不可避免地,她想起夢中的另一個主角。

扎比尼,佈雷斯扎比尼。那個災難的夜晚的確是他們第一次正式交談,某種程度上,他救了她的命。

然而她不曾向任何人透露這段經歷。以簡的定義,扎比尼歸屬於危險的陌路人。即便因為潘西,她時常會見到他,卻從未互相正眼打量過。他對她身世的質疑和鄙視,那種真切的惡意,簡併不陌生。在霍格沃茨的三年裡,她對這種惡意的感受由委屈不解到憤怒直到如今麻木。

你永遠管不住別人的嘴,不是嗎?她這樣告訴自己。

她坐直身體,猶豫幾秒,伸手從桌上的零食裡抽出一包巧克力蛙,快速撕掉包裝後果斷塞進嘴裡。她不喜歡看見巧克力蛙迴光返照般跳躍,雖然很多人都覺得這是這種零食的亮點之一,卻總讓她覺得噁心。

甜膩的味道喚醒她的味蕾,神經,大腦。

“我想我們最好現在收拾一下。”赫敏的語氣中難得地有些緊張,從箱子裡拿出她的袍子。

哈利和羅恩也開始換衣服。簡更習慣在上火車之前就收拾妥帖,她看著哈利手忙腳亂換完後,有些羨慕地盯著羅恩一邊抱怨韋斯萊夫人織的毛衣太緊一邊套袍子,忍不住開口:“相信我,你今年的聖誕禮物肯定會有毛衣。”

哈利收回視線,對她笑了笑。赫敏在整理她的頭髮,似乎因為簡的發言有感而發:“我希望今年的聖誕假期足夠我複習考試。”

“嘿,猜猜今年聖誕會怎麼過?我爸說有不尋常的大事,但他不告訴我們。”羅恩出於某些眾所周知的緣故,從去年聖誕後開始,總是偷偷摸摸望著簡,不敢直視她。簡十分無奈,她幾次想說出口,卻不忍心傷害這個單純的小男生——我是和你哥分手又不是和你分手,為什麼你會這麼尷尬?

“潘西也這麼說過,她是聽馬爾福說的,好像有什麼比賽。”三人組望向她的目光有點複雜,

顯然這兩個名字在這裡不太受歡迎。簡尷尬地乾笑幾聲。

火車逐漸減速,遲疑著趔趄了幾次,最終咣噹停下。

簡跟在哈利身後,羅恩和赫敏不出意外,繼續絮絮叨叨拌嘴。她看見窗外黑黢黢的,彷彿沒有月亮。這樣烏雲密佈的夜晚讓她有不好的預感,三年級攝魂怪入駐霍格沃茨時也是如此。

哈利急促地停下腳步,她一時不防,鼻子猛然撞在他乾瘦的後背上。

她眼中瞬間盈滿淚水,痛得腦袋都懵了,揉著鼻子聽見哈利乾巴巴地說:“你幹什麼。”

不需要猜測,她用鼻涕蟲的腦子都能知道對面是誰。

果然,她聽到馬爾福肆意的笑聲:“禮貌,波特。”

這種貴族式的聲調在被挑釁者的角度而言,顯得格外刺耳。

“從我的路上讓開。”哈利怒視。

簡從哈利的肩側探出頭,大聲說:“得了馬爾福,如果你爸爸看到你還是這麼幼稚地堵在路中間挑釁同學被一群人圍觀,他一定會讓納西莎阿姨停止給你寄糖果。”

潘西偷偷告訴過她,她有些無法接受德拉科每週都能收到他母親寄的糖果。

“雖然德拉科值得——哦,他是那麼可愛。但是作為一個貴族少爺,我覺得應該早就停止這種溺愛。”潘西在提到德拉科時罕見地露出一絲嫌棄。

馬爾福高高揚起的下頜似乎猝然收回些許,蒼白的臉頰泛起淡淡紅暈,他尖聲道:“沙菲克!你有什麼資格直呼我媽媽的名字!”

她做了個鬼臉,被氣急敗壞的小少爺狠狠剜了一眼,看他帶著兩個傻乎乎的高大跟班,有些狼狽地撤退,途中推搡怒罵,驚起一片不滿聲。

“幹得好,簡!”羅恩興奮不已,在她肩上用力拍了一記。隨後扎著手,尷尬地僵在原地。

“馬爾福一向很幼稚。”她後退幾步,堪堪承受住男孩的重擊。她有些欣慰羅恩這次終於肯和她正常溝通了。

“其實我覺得你們也很幼稚。”她低聲嘟囔,回頭與赫敏對視,後者露出無奈的表情。

人群多而混亂,低年級的孩子們興奮地說笑著,鑽來鑽去,赫敏和偶然遇見的納威交談起來,卻被人浪越擠越遠。

簡奮力向無人駕駛的公共馬車擠去,哈利卻突然拽住她:“那是什麼?”

“什麼?”她不耐煩地答,夠到最近的那輛馬車的車門。

“你們沒有看到嗎?像骷髏一樣的飛馬。”他又求證似的看著羅恩。

羅恩不可思議地看了眼他,緊隨簡跳上馬車。

哈利無話可說,抿著嘴坐下,臉色像吃了蒼蠅一樣難看。

赫敏不知從哪裡冒出來,有些奇怪地看他:“你們在說什麼?”

“哦,哈利,我更願意相信這是灰姑娘的教母用南瓜變成的馬車。”簡因為哈利的描述抖了抖。

赫敏撲哧一笑,羅恩的表情更加不可思議了:“灰姑娘?那是誰?”

“你沒有看錯,那是夜琪。”比簡更早坐在馬車上的銀髮女孩幽幽開口,“只有見證過死亡的人才能看見它們。”

四個人的目光瞬間黏在她身上。哈利的臉色瞬間晴朗許多,他有些羞澀地說:“你好,我是哈利波特。”

“盧娜洛夫古德。”女孩縹緲地笑了。

她側過頭,看著赫敏說:“你好,赫敏,許多拉文克勞都說你進錯了學院。”

“呃,謝謝。”赫敏好像被噎住了。

簡因為這句奇異的稱讚笑起來。她看見戴著藍色徽標的盧娜目光無比真誠,甚至還有些不同尋常的洞察感。

盧娜歪著頭,又盯著簡:“你認識秋·張嗎?”

“當然,她是拉文克勞的找球手。”

“你看起來和她有點像。”

簡笑了:“因為我的母親是中國人。”

“這樣,”銀髮女孩釋然點頭,彷彿解開了一個千年謎題。她又說:“我覺得,你們一定有很深的聯絡。”

三人組的表情分外詭異,彷彿盧娜說的是“今年不考試”。簡卻開心地聳聳肩。

拉文克勞不只是學霸,還有很多有趣的人物啊。

最新章節
同類推薦
熱門排行